2500名選手大比拼 全球機器人廣州從化“亮劍”

2019年07月21日10:19  來源:大洋網
 
原標題:2500名選手大比拼 全球機器人從化“亮劍”

  國際機器人從化總動員

  學生自己編程、拼裝的機器人既能像相扑手一樣摔跤,又能像蜘蛛俠一樣爬上爬下。還有智能垃圾處理系統,瞄准城市垃圾分類下的“痛點”。在2019RoboRAVE國際教育機器人大會全球總決賽的現場,隻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7月20日上午,2019RoboRAVE國際教育機器人大會全球總決賽正式開幕,冰壺擂台挑戰、騎士比武挑戰、滅火挑戰、開放相扑挑戰等14個項目“大戰”一觸即發。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700多支隊伍、約2500人集結從化生態設計小鎮,開啟一場機器人之間的“較量”。

  滅火挑戰項目

  機器人大戰一觸即發 小選手前方“作戰”后方優化

  開幕式結束之后,生態設計大會會址二樓,參加比賽的小選手和他們手中外形酷炫的機器人早已摩拳擦掌,進入“戰備”狀態。

  記者巡館時發現,比賽現場分為“作戰區”和“后方保障區”兩大陣營。選手們帶著自己的機器人在“作戰區”進行作戰,發現問題后,則可以立即回到“后方保障區”的電腦前進行程序修改和優化。

  相扑挑戰項目

  選手們首先要進行的是積分挑戰。在“三人相扑挑戰”賽區,裁判一聲令下,隻見三個機器人“相扑”在規定的圓形區域中,迅速向對方發起“攻擊”,力圖將對方“鏟”出界外。最終,“瘋狂戰隊”的機器人在短短幾秒內大獲成功。

  記者採訪到該戰隊的隊員之一——來自福建省福州市的關鴻,他告訴記者,和相扑比賽類似,重量、速度和對手是自己戰隊的機器人在這個游戲獲得成功的三個關鍵因素。“另外,我們還在機器人前面設計一塊‘鏟板’,可以將對手推出界外,機器人側面的擋板可以保護它的輪胎。這個相扑機器人是我們團隊用了兩天時間組裝的,程序是我們和老師一起寫的。”關鴻說。

  勇攀高峰挑戰項目

  而在“勇攀高峰”挑戰區,一個擅長攀登的機器人,正沿著坡度為60°的木板一步一步往上爬。記者注意到,該機器人不僅有6個強大的驅動輪和4個給力的馬達,在攀爬過程中還有兩隻“手”緊緊地“抱”著木板,向上移動時變得更加穩健。

  這個“攀爬”機器人的設計團隊是由三個來自江蘇鹽城,平均年齡在12歲的學生組成的。團隊成員之一徐琮罡告訴記者:“我認為,我們和其他隊伍相比有優勢的地方是在機器人‘爬坡’輪子的使用上,其他隊伍的機器人用的都是履帶,在爬升過程中與光滑的木板接觸會打滑。”

  巡線挑戰項目

  解決小區垃圾分類難題 初中生設計智能垃圾處理系統

  與此同時,各色“解決方案式”的機器人智能系統亮相主會場的創新挑戰區。一款由編程設計、樂高拼接的“城市垃圾智能處理系統”現場十分“吸睛”。該智能系統的設計者之一——13歲的張博涵告訴記者:“夏天來了,垃圾容易腐爛,我們這套智能系統的設計理念,主要是為環衛工人減輕負擔。”

  勇攀高峰挑戰項目

  據介紹,這個城市智能垃圾處理器主要應用於小區,每棟樓前都設有一個垃圾分類收集器,垃圾堆滿后會被傳感器檢測到,以沙漏的形式進入地下,並用履帶集中傳送到小區地下的一個“垃圾焚燒站”就地處理。

  白女士此次專程陪孩子從內蒙古包頭市遠道而來,她告訴記者,孩子從小喜歡拼裝類游戲,學習機器人編程之后,他拼裝的機器人就能“動”起來了。同時,自己以前上學的時候學的是計算機專業,所以在這方面經常會給孩子一些指導和靈感。“設計這個智能垃圾處理器就是我和孩子通過觀察人們生活中遇到的垃圾分類難題獲得的靈感,然后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嘗試解決。”白女士告訴記者。

  騎士比武挑戰項目

  不要“按鈕學生”而要培養享受比賽的學生

  比賽現場,此次活動的裁判長之一——劉翠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2013年就開始帶學生參加這個比賽,帶的第一批參加比賽的學生有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軟體機器人。今年已經是她連續第七年參加,隻不過身份從帶隊老師變成了裁判。

  滅火挑戰項目

  她告訴記者,這樣的機器人比賽在國內越來越受到學生和家長的歡迎。她回憶以前參加比賽,最重視的是成績,老師、家長都放不開手,而現在則更加注重對孩子團隊合作與研究精神的培養。

  巡線挑戰項目

  劉翠蓉認為,比賽的目的是要讓學生自主參與研究,讓孩子讀懂規則,觀念中具備規則意識,之后在規則的范圍內,對於規則沒有限制的地方,發揮孩子的想象力去進行方案優化。“我們不是為了培養哪些所謂的‘按鈕學生’,老師說什麼他就做什麼,也不提倡唯証書、成績的結果導向,而是需要培養那些享受比賽的學生。”她表示。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趙方圓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駱昌威

(責編:牛攀、胡葦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