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黑科技” 垃圾滲濾液也能變“清水”

2019年07月05日08:30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用好“黑科技” 垃圾滲濾液也能變“清水”

  在廣州市無害化處理中心糞便污水一體化處理車間,神奇的一幕正在上演——原本黑臭無比的糞便水,經過一系列生化處理和反滲透膜處理后,竟變成清澈透明的“清水”。

  這是省環境地質勘查院(下稱“廣東環境地質院”)承擔的省環境保護優秀示范工程。該院環境工程中心工程師劉兆偉介紹,如今,糞便污水經過環衛部門統一收集,集中處理后進入“一體化”處理裝置,便可實現糞便水的無害化處理。

  事實上,近日引發熱議的垃圾分類可以說是垃圾處理的上游環節﹔隱藏在垃圾處理下游環節的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污水、糞便污水等亦已成為亟待解決的公共衛生重大難題。有專家指出,從源頭做好垃圾分類工作,對垃圾滲濾液減量將產生關鍵影響。

  ●南方日報記者 黃敘浩 通訊員 李海湘

  專利技術助力垃圾滲濾液處理

  位於廣州市郊的興豐生活垃圾填埋場是承擔廣州中心城區生活垃圾規模最大的衛生填埋場。場內七個填埋區已有六個進入階段性封場,一個正在使用中,垃圾滲濾液每日超過6000立方米。

  “垃圾填埋過程中所產生的垃圾滲濾液有機污染物化學需氧量濃度高達數萬毫克每升,氨氮也達幾千毫克每升,色度高並且會散發惡臭氣味,具有較高含鹽量。同時,滲濾液含有較高濃度的重金屬類物質和較多的致病微生物。如果滲濾液未經妥善處理,對周邊地下水、土壤、地表水等水體環境會產生嚴重破壞。”廣東環境地質院環境工程中心總經理章志勇介紹。

  對不少垃圾填埋場來說,垃圾滲濾液處理是個棘手難題。過去,主要通過外運或回灌等傳統方法處理一部分,環境壓力大,效果不理想。由於興豐填埋場場內滲濾液處理設施產能不足,滲濾液外運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因素,為了盡快消除場內滲濾液儲存隱患,填埋場委托廣東環境地質院進行垃圾滲濾液處理。

  如今,在興豐填埋場滲濾液一體化處理車間旁邊,可以看到72個高9米,直徑3.5米的生化罐。“這就是我們自主設計的生化罐,目前正申請國家專利”,章志勇介紹,“生化罐填料,是我院獨創的生物帶及高效復合菌,其馴化成熟的生化系統抗滲濾液電導率、氨氮等水質沖擊負荷能力強,生化效果十分可觀。”

  此外,垃圾滲濾液一體化處理系統還採用了由廣東環境地質院環境治理首席專家許榕博士自主研發的滲濾液濃水零排放和粉末活性炭可再生專利技術。

  “這項工藝應用獨有的粉末活性炭再生技術,不需外排廢炭,實現活性炭的生態循環利用,降低了成本。”廣東省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副會長劉久洪指出。

  “應用這項技術工藝主導完成的垃圾滲濾液一體化處理工程,目前每天可完成2000立方米垃圾滲濾液處理量,經過處理,垃圾滲濾液有機污染物化學需氧量濃度降到100毫克/升,氨氮也降到25毫克/升,出水水質符合《城市污水再生利用工業用水水質標准(GB/T19923-2005)》,可用於敞開式循環冷卻水的補充用水。”章志勇告訴記者。

  垃圾分好類 滲濾液減量

  目前,我國垃圾處理方式主要有焚燒、填埋、堆肥幾種,而垃圾滲濾液主要來源於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燒廠。

  據了解到,垃圾焚燒場在焚燒垃圾前的壓縮環節會產生滲濾液,但一般會及時做好收集,產生的不良影響相對可控。新建的垃圾填埋場一般會採用防滲技術防止滲濾液滲透,在這個前提下通常不會對土壤產生污染。然而需要注意的是,由於區域經濟發展差異、填埋場設施老化、環保意識不夠到位等原因,一些垃圾填埋場沒有做好防滲工作,滲濾液就會對周邊生態環境產生污染。

  “目前國內通常使用生化手段和反滲透膜處理手段處理垃圾滲濾液。如果使用傳統技術手段,往往隻有60%—70%的污水經過處理后可以達到排放標准、運輸到污水處理廠,剩下約30%的濃水就很難再進行處理。”劉久洪指出,這也是目前廣東環境地質院所研發技術的優勢所在,基本可以達到濃水零排放的水平。

  “垃圾分類在垃圾處理尤其是垃圾滲濾液減量上肯定會產生影響。”在劉久洪看來,近期備受關注的垃圾分類可以從源頭處發揮作用,“垃圾滲濾液的主要成分還是水,如果在垃圾收集環節做好干濕分離,將可以大大減少滲濾液的量。”更重要的是,做好垃圾分類,在前期就將含重金屬廢棄物等垃圾科學回收,滲濾液的成分也就不會那麼復雜,處理難度、成本都會大大降低。

  “美國等國家在垃圾分類已經有比較成熟的做法,值得我國借鑒。比如不少國家是從家庭就做好垃圾分類工作,這比起從垃圾收集環節開始分類效率更高,但也需要一段時間提高人們的環保意識。”劉久洪說。

(責編:牛攀、胡葦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