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眼中天圓地方的宇宙

2019年06月20日17:50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古人眼中 天圓地方的宇宙

  光譜志

  宇宙無邊無際、奧秘無窮。隨著科學的發展,人類才逐漸歸納出一系列理論,來描述和解釋自己身處的宇宙。但在遠古時期,人們眼中的宇宙是什麼樣的?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南北朝民歌《刺勒歌》

  說起古人眼中的宇宙,很容易聯想到小學課本中的這兩句詩。寥寥八字, 生動勾勒出宇宙“天圓地方”的模樣,即大地呈四方形,天宇像一口大鍋罩在其上。

  如果將中國古代神話體系視作一沓厚書,那“盤古開天辟地”的故事絕對算得上“篇首語”。

  太古時期,天地混沌一片。巨人盤古在黑暗中挺立,頭頂天,腳踏地。天每日往上抬一丈,地每日向下增一丈,盤古每日生長一丈。一日九變,歷經一萬八千年,天變得極高,地變得極厚,盤古變得極龐大。天地既分,盤古使命完成,含笑倒下,雙眼變為日月,四肢變為山巒,血液化為河川,毛發化為森林和草原。

  天和地的“起源”弄明白了,古人便開始琢磨起“宇”和“宙”。

  “往古來今謂之宙,四方上下謂之宇。”

  ——《淮南子·齊俗》

  在古人的宇宙觀裡,“宇宙”二字拆解開就是時空。

  “宇”字脫胎於人們居住的“屋宇”,表征空間,“宙”字理解為“由宇中出入”,是時間的總稱。古人的生活模式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屋宇中的一次“出”和“入”就代表了一個白天或夜晚的跨度,故而用“宙”表征時間。

  人們仰觀俯察,發現天上日月星辰一直在以整圓形式周而復始劃弧,故天穹應該是圓的。人們受活動域所限,憑知覺判斷大地載萬物而“靜止”,是無窮延展的方形,“天圓地方”的概念立下雛形。

  “如誠天圓地方,則是四角之掩也”。

  ——《曾子·天圓》

  上述詩句是最早關於“天圓地方說”的記載。“天圓地方說”又稱“蓋天說”,大致成熟於商末周初,是中國古代最早的一種宇宙結構學說。此學說在民間流傳甚廣,認為“天圓似張蓋,地方如棋盤”。北京的天壇是明、清兩代帝王祭祀皇天、祈五谷豐登之所,北面兩角牆呈圓形,南為方形,即是“天圓地方”理念的投射。

  除了對天地形狀進行描述之外,“天圓地方說”還有另一層內涵,即古人認為,天和地是“不平權”的。據他們觀察總結,高處的物體可以自然下落,低處的物體卻不能自然上升,這說明空間“天圓地方說”上下不可顛倒,天尊而地卑。

  橫向來看,“天圓地方說”只是空間概念上的論述,沒有牽涉到時間,因而囊括不了古人宇宙觀的全貌。事實上,人們對時間規律的理解和凝練很早就開始了。太陽東升西落,月亮陰晴圓缺,斗轉星移,春秋代序,無一不潛藏著時間流動的痕跡。人們用滴漏和日晷標記時間,用口傳和著書認識時間。例如,民諺“三星正南,就要過年”,說的是獵戶座參宿三星正南方升起,預示著農歷新年要到。詩句“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則是大時空觀下“時間單向流動”淬煉出的哲學思想。

  縱向來看,隨著人們對自然和宇宙認識的深入,“天圓地方說”暴露出的一些漏洞漸漸難以填平。孔子的弟子曾子曾發問,如果天圓地方,邊緣四角要如何銜接?這時有人試圖站出來解釋,或許天地並不相接,天像一把巨傘懸在大地之上,天和地之間靠八根柱子支撐,形似涼亭,當年共工怒觸不周山觸的就是八柱之一。

  到漢代,出現了“渾天說”和“宣夜說”兩個宇宙模型,與“蓋天說”並稱“論天三家”。“渾天說”以張衡為代表,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且如蛋黃一樣是球形。“宣夜說”更為真知灼見,認為宇宙是無窮無盡無邊界的,從這一層面講,和現在的宇宙觀最為接近。

  (劉會中)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