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工業互聯網 拓展“智能+”

2019年04月15日09:15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工業互聯網 拓展“智能+”

  AI是工業互聯網的技術支柱。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俊杰攝

  用AI來改造傳統產業生產線

  巴圖魯華南智慧中心倉

  孫雁飛,金蝶中國總裁(金蝶集團是亞太地區管理軟件龍頭企業)

  康敬偉,科通芯城(中國最大的電子制造業採購交易O2O電子商務平台)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2018年10月23日深夜,風格低調的馬化騰在知乎上罕見地親自發問:“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這一提問不但引發了探討前沿科技的浪潮,也讓“產業互聯網”一詞火了。

  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到“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大力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和優化發展。”

  2019年3月,全國兩會上,工業互聯網又成為熱詞,政府工作報告裡特別提到“打造工業互聯網平台,拓展‘智能+’,為制造業轉型升級賦能。”

  陸續亮相的重磅文件不僅讓工業互聯網升溫,還清楚地釋放著一個信號:粵港澳大灣區乃至全國,都希望在全球新一輪科技與產業革命中,推動各個產業進行“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的轉型升級,佔據全球數字化轉型先機。

  廣州 大灣區唯一一個頂級節點

  在工業互聯網體系中,網絡是基礎,而標識是網絡的基礎,要實現工業全要素、各環節信息互通,需要有可靠的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去年11月23日,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國家頂級節點(廣州)正式開通。全國頂級節點隻有5個,其余4個分別落戶在北京、上海、武漢和重慶。也就是說,在粵港澳大灣區范圍內,廣州是唯一一個頂級節點。

  廣州坐擁深厚的傳統產業基礎,汽車配件、布匹、塑料等如數家珍。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再發展,龐大的傳統產業基礎通過工業互聯網結合軟件和大數據分析等手段,可激發巨大的生產力。工業互聯網的大平台建設,離不開各個小平台、小節點的完善。素有“悶聲發大財”習慣的廣州,早已出現一批具有競爭力的工業互聯網企業,廣州市巴圖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巴圖魯”)正是其中之一,其創始人兼董事長曾萬貴也對廣州發展工業互聯網抱有很大信心。

  “我們昨晚正式宣布了新一輪的融資。”曾萬貴告訴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這家專注於汽車后市場,用全新的電商方案對傳統汽配行業進行互聯網化改造的企業自2013年創立以來,已收獲4輪融資和1筆戰略投資。資本瞄准的是一個亟待開拓的市場:汽車后市場。據中金資本副總裁黃博介紹,汽車后市場規模已達萬億元級。在如此龐大的市場面前,巴圖魯卻是目前唯一一家為維修廠提供一站式信息收集、一站式線下落地服務的全車件交易B2B服務平台。

  曾萬貴是汽配行業出身,深知汽車配件交易的痛點:供需雙方語言不通。上游用“數字”交流:配件供應商為了管理方便,會有自己的一套配件編號管理體系,但此前沒有人對這些編號集中起來形成標准化的商品。而下游的汽車維修廠則是用“文字”溝通:在傳統的汽修模式裡,維修廠真正懂配件的人很少,維修人員面對一輛故障的車,找出故障零件后,他隻知道零件大概名字叫什麼,並不知道它具體的編號,這就需要專門的人在中間不停溝通以確定所需要購置的車件,逐級聯系零售店、多級流通商、代理商和配件制造商。

  整個過程中間環節多、缺乏標准、依賴人工,效率很低。更要命的是,不同的供應商用的是不同的編號體系,同一個配件很可能編號各不相同。而目前市場上汽車品牌繁多,同一車型還有不同配置,不同配置又會引申出不同規格的配件。

  這種上億級的匹配關系,因為上下游之間無法順暢溝通而導致整個汽配市場混亂不堪,某些供應商通過信息不對稱甚至可以達成暴利的交易。

  巴圖魯從混局中殺出,通過統一汽車配件編碼,整合一個標准化、智能化的配件數據庫,做出了供需雙方之間的“翻譯器”:“巴圖魯汽配鋪”交易平台。這個平台取代了原本汽配行業高度依賴的人力模式,使亂象橫生的汽配交易變得標准化、透明化、數字化。維修廠在這個平台上,可以通過文字描述、vin碼、拍照上傳等多種方式精准地找到自己所需的配件,遠比之前方便。供應商則可以將配件放進巴圖魯的中心倉庫,降低自身配件管理成本和解決開發客戶的煩惱之余,可根據平台反映的市場需求和價格變動適時調整庫存、制定靈活的價格策略等。雖然失去了此前暴利的空間,卻因此獲得了集約化、規模化發展的可能性,不再局限在某一區域內開展業務,隻要把產品信息連上網就可進行交易,而最大的獲益者莫過於終端車主。

  通過電商化運營,汽配行業的交易場景徹底改變,未來通過電商平台產生的大量交易數據亦可反哺上游生產制造,提供更精准、個人化的制造服務,汽配行業的發展空間變得極具吸引力。而這,僅僅是工業互聯網一點微小火花產生的光芒。

  深圳 饅頭機器人“1頂6”

  工業互聯網的一大特點就是可以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跟傳統產業等實體經濟有機融合,實現產業升級。在浙江,深圳硬蛋科技為一家饅頭廠提供AI制造整體方案,用饅頭機器人代替了傳統的人工生產。

  在老牌企業安井食品的流水線上,曾經坐著2個剪花工人的位置,已被2台正在高速運作的機械臂替代。原本饅頭剪花程序非常煩瑣,工人身著工作服、戴著帽子和口罩,在盛放著36個饅頭的方形托盤上,手動拿取托盤放在身前,小心地一邊使用剪刀一邊轉動饅頭,兩刀下去才能剪出一個十字花,剪完36個饅頭后再將托盤放回流水線繼續生產加工。

  如今,能替代4到6個工人的智能饅頭機正在高速運轉,取代了用剪刀手工剪花的程序,每兩台機械臂高速配合,分別負責橫剪和豎剪。在精確的機械操作下,刀口更加標准完美,整個操作過程因無需人手接觸,更保証了食品衛生安全。智能饅頭機以每秒2個的輸出速度快速將成品運輸到托盤並擺放整齊,加速下一步加工程序。

  目前安井食品年生產10萬噸冷凍食品,擁有多條產品線,龐大的產品架構和生產線急需智能升級。而來自灣區的AI制造整體方案實現了對生產線的智慧升級:從“開花饅頭機”與“手抓餅分揀機”出發,通過AI技術,面點醒發類產品在數秒內可以加工完成,並且生產全程利用機械手相機視覺分析來料狀況,效率的大幅提升預計能夠幫助安井食品在10個月內收回成本。

  據硬蛋科技相關負責人介紹,作為硬蛋旗下成功孵化的項目,易造機器人如今為傳統食品制造機械裝上“AI大腦”,以智能化生產實現了傳統食品加工制造行業向“新制造”的轉變。

  同樣,騰訊也在進行這方面的探索。比如他們正嘗試在制造業質檢引入AI技術。深圳的面板制造企業華星光電,為了保証產品質量,之前雇用了大量的質檢員。一般質檢員要培訓3個月才能上崗,最熟練的質檢員要3秒才能檢查一張圖片,而且每天隻能看數千張。很多人不願做大量重復性的工作,招工很困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騰訊與合作伙伴一起,為華星光電提供了AI輔助檢測的解決方案。他們通過物聯網採集數據,利用深度學習建模,並借助邊緣計算對產品缺陷進行光學檢測識別。這個系統可以24小時不間斷地進行質檢,時間減少到原來的百分之一之余,還把准確率提高到90%以上。

  東莞 塑化企業插上電商翅膀

  作為“世界制造工廠”,東莞的工業互聯網發展具有廣闊的應用和發展前景,“東莞制造”變身“東莞智造”的路上,也亟須工業互聯網的助力。東莞市盟大塑化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盟大集團)利用互聯網技術助推塑化產業升級,是東莞目前產業互聯網發展進程中的佼佼者。

  盟大集團董事長李實介紹,盟大旗下現有互聯網平台“大易有塑”和環球塑化網。其中,“大易有塑”服務的客戶超過百萬家,為全國70%的塑化企業插上了電商翅膀,2019年平台將實現交易規模1000億元的目標,輻射區域將向全國延伸。

  2010年,已在傳統塑化貿易行業成功掘金的李實,敏銳地捕捉到互聯網技術帶來的產業變革和發展機會,創立盟大集團,搭建塑料化工行業的B2B垂直資訊平台環球塑化網。

  當初創立環球塑化網,最主要是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最后發現,更關鍵的是要為用戶找到精准所需和改造服務模式、提高效率。2015年,李實率領團隊自主研發“大易有塑”在線交易平台。精准聚焦市場需求,圍繞“買賣”構建生態服務體系,提供線上交易、報關報檢、智能採銷、倉儲物流、信息資訊等為一體的完整產業鏈配套服務體系。

  2015年9月16日大易有塑正式上線,首月交易規模就突破了5億元,獲得行業客戶廣泛認可。截至今年4月,大易有塑平台的交易規模累計突破800億元,今年將實現千億交易規模。

  “大易有塑”在線交易平台可以解決供需買賣雙方信息不對稱的問題,讓信息更真實、有效、及時。同時,有更高效的倉儲和物流、金融支付的體系做支撐。在貨物流通上,“大易有塑”還集合了全國物流等第三方合作機構,提高了配送效率,幫助客戶降低成本。

  對社會高度關注的產業互聯網建設,李實表示,盟大集團利用互聯網技術已經全面滲透到產業價值鏈,並對塑化行業的生產、交易、融資、流通等環節進行了改造升級,已經形成豐富的全新場景,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未來“大易有塑”還將繼續重點投入技術研發,搭建完善的前后端系統建設,提升用戶體驗。

  李實認為,信息技術和數據科技作為信息時代的生產力工具,是產業互聯網的重要支撐。5G時代已到來,AI、區塊鏈、物聯網、大數據這些物理層面的新技術都即將重構產業服務及至人們日常生活方面的未來。

  政策扶持 護航工業互聯網

  在英文表述中,“產業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都是Industry Internet。2019年3月31日,在深圳召開的中國IT領袖峰會上,很多業界大咖就工業互聯網姓“工”還是姓“網”展開討論。偏重制造業的人認為它姓“工”,是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偏重互聯網的人認為它姓“網”,是萬物互聯的重要部分。

  但爭論雙方都認同的是,Industry Internet已給中國傳統產業升級帶來革命性的變化,幾年前的“互聯網+”,如今已變成“+互聯網”。馬化騰在峰會上形象地解釋,借助工業互聯網,各行各業的數字化轉型升級,將從傳統產業自己“單腳跳”,變為與互聯網協作的“雙腿跑”。

  關於產業互聯網與工業互聯網的區別,馬化騰表示,其實它們在英文裡都是同一個表述,正如“工業革命”和“產業革命”,英文表述也一樣。“從歷史來看,蒸汽機、電力不單單在制造業得到廣泛應用,也對其他產業帶來了深刻改變。今天,信息技術也會給我們帶來同樣深刻的影響。我們認為,工業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重中之重,工業互聯網是產業互聯網的主戰場。但產業互聯網還會更寬泛一些,能夠囊括服務業、甚至農業的轉型升級,也包括制造業的一些新變化。”

  全國兩會之后,廣東省第一時間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來重點扶持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並且提出了具體的目標。《廣東省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實施方案》裡提到:目標到2020年,培育形成20家具備較強實力、國內領先的工業互聯網平台,200家技術和模式領先的工業互聯網服務商﹔推動1萬家工業企業運用工業互聯網新技術、新模式實施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升級,帶動20萬家企業“上雲上平台”。到2025年,在全國率先建成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工業互聯網網絡基礎設施和產業體系。

  灣區廣角

  中國工業互聯網應賦能更多中小企業

  孫雁飛,金蝶中國總裁(金蝶集團是亞太地區管理軟件龍頭企業)

  工業互聯網如果我們把它分成三個階段來看,第一個階段應該是智能制造的階段,第二個階段是工業互聯網階段,第三個階段是工業互聯網進一步跟消費互聯網融合以后是新的互聯網,是姓工還是姓網不重要,未來的產業互聯網在制造業方面還有什麼發展,這是隨著技術和場景不斷豐富,未來會延伸出新的東西。

  工業互聯網是大的網絡化社會化平台,不僅僅是幫助工業制造型企業在這上面提升它自身的能力和做出更好的產品和服務,中國的工業互聯網還應賦能更多的中國廣大制造型中小企業,讓它們基於這個平台共享資源以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例如,在工廠裡面,作業車間有工作區和非工作區,這之間用黃線隔離。現在很多的圖像技術,譬如我們應用在車間裡面甄別有沒有違規行為的技術,是通過移動寬帶解決的。通過Wi-Fi或者其他的技術識別,但這需要設備的部署,成本比較高。有了5G以后,它的圖像傳輸和採集會變得更加迅速,5G在邊緣層可以完成相關的數據計算和提取,它會對整個工業的互聯產生巨大的影響。

  另一方面,從大局看,不僅在工業互聯網領域,譬如在農牧養殖行業,我們知道很多農牧養殖行業在山裡頭或者物理環境比較惡劣的地方,有了5G的覆蓋,數據的傳輸會變得更加簡單,會變得更加方便,同時也能夠變得覆蓋面更加廣泛。這樣一來,過去物理上的距離產生的斷續的數據交換,會變得更有效的無縫銜接。

  產業互聯網本質是AI處理的知識雲

  康敬偉,科通芯城(中國最大的電子制造業採購交易O2O電子商務平台)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現在互聯網已經進入下半場,就是產業互聯網。我們對產業互聯網其實已經提了很久了,今天有了AI和5G技術以后,讓產業互聯網變得更有可能性了。產業互聯網背后的核心是數據,這個數據不是以前講的消費者的數據,而是更多的技術數據、產業數據、機器數據。AI技術和5G技術是兩個技術支柱,可以處理大量的數據,再用這個數據去服務我們的產業,所以我認為這就是今天我們講產業互聯網的本質。

  今天的產業互聯網和以前的互聯網1.0版本不太一樣。我的觀點是,產業互聯網實際上是一個知識雲,它是把以前的知識放到了雲端,用AI的技術去處理這種雲裡面的大量數據,然后再把這個結果反饋回產業,去幫助產業運營發展。

  我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最大的優勢是在於我們接受新科技的速度和把新科技落地的效率。我們有創新的土壤,也有用新技術去服務於傳統行業的動力。在每一次技術革命到來的時候,我們都會動作比較快,我們有很多的企業願意去嘗試,比如我們把AI技術運用到制造業的設備裡面去。

  這就是大灣區,大灣區的特點就是企業對市場非常的敏感,他們會把最前沿的技術,甚至是還在實驗室裡的技術直接就用在了最傳統的生產線裡面。這樣最后的結果是什麼?就是我們大規模的傳統制造業在做轉型和升級。(統籌:王納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納、阮元元、汪萬裡、溫超榮(署名除外))

(責編:胡葦杭、牛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