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正式叫停“托管藥房”

2019年02月22日08:54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廣東正式叫停“托管藥房”

  廣東首個醫藥分家試點曾廣受關注。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喬軍偉 攝(資料圖片)

  春節假期剛過,廣東醫藥界就接到一個重磅消息:廣東正式叫停“托管藥房”行為,同時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

  成文於2019年1月,發文於2月11日的《廣東省衛生健康委 廣東省中醫藥局轉發關於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的通知》(下簡稱“通知”)正式挂網,明確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不得向營利性企業托管藥房。對不符合國家要求的藥學部門建設管理行為要求主動查糾、及時清理。

  據業內不完全統計,2018年僅廣州佛山地區就新增近30家醫院藥房被托管﹔廣州地區近年來上百家醫療機構已由商業公司托管或部分托管,大至華南數一數二的三甲大醫院,小至基層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都有。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雪華

  國家叫停 各地跟進

  去年11月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就正式下發《關於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下簡稱“意見”),意見第六條“加強藥學部門建設”裡就明確:“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不得向營利性企業托管藥房。”截至記者發稿,根據公開報道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有江蘇、河北、北京等10多個省市出台了相應最新文件,跟進國家政策,明確禁止藥房的承包、出租和托管。

  2017年7月21日,廣東發改委價監局召開《藥房托管行為反壟斷執法指南》專題研討會,被業界驚呼:“廣東要對藥房托管下手!”如今,廣東對托管藥房的態度,已經從反壟斷,維護醫藥行業公平競爭秩序,直接邁進到喊停。

  據公開報道,2001年6月,柳州中醫院將藥房交給“三九”醫藥集團管理,開創了國內托管藥房先河。

  業界聲音 1 :因醫藥分家而生,因醫藥分家而死

  藥房托管因何而生,又因何被叫停?眾多的醫藥業界聯盟幾乎異口同聲:藥房托管因醫藥分家而生,因醫藥分家而死。

  公立醫院醫改政策從一開始就強調推動“醫藥分家”,破除“以藥養醫”。藥房托管,由醫院以合同、協議等方式,將藥房採購權、配送權等經營與管理交給第三方,藥房所有權仍然屬於醫院。

  但是,這樣的做法,被認為無法真正實現“醫藥分家”。表面上是醫院不再銷售藥品,但無論何種托管模式,都改變不了有償托管的實質。

  衛生領域專家、原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曾指出,藥房托管運行之初,不少醫藥公司要給醫院高達40%的返點。除此以外,托管企業還要支付醫院藥房員工的工資。

  有償托管還會滋生腐敗,比如2016年11月,武漢市蔡甸區中醫院院長張友軍利用職務之便在“藥房托管”等項目中受賄高達131.29萬元。

  表面上分開,實質仍是利益協作,因為與“醫藥分家”相抵觸,藥房托管自然難逃死亡。

  業界聲音 2 :不叫停,會讓藥品零加成落空

  藥房托管表面上“醫藥分家”,但真正讓它一路高歌、愈演愈烈的,卻是藥品零加成。如今,藥品、醫用耗材都取消加成,實行零差率銷售,即藥品、耗材要按照醫院的購進價格銷售,不允許加價。對於醫院而言是接連兩記“悶棍”,藥房從利潤部門一下子成了不創收還花錢的成本部門。

  此前,醫院最高可以在藥品實際購進價基礎上加價15%銷售給患者,在2014年,時任廣東省人民醫院計財處處長的鄭陽輝曾撰文稱:“眾所周知,藥品銷售收入佔綜合醫院主營業務收入的40%~45%。”廣州某二級醫院曾披露,藥品零加成前,該院每年藥品收入約為3億元,若按15%加成計算,利潤達到4500萬元。該院整個藥房有60多名員工,每年藥房人員的薪酬支出就高達600多萬元。

  這麼多的收入,一下子全沒了,還要養一大群的藥房人員,這可怎麼辦?

  盡管國家醫改政策對於藥品、耗材零加成實施后規定,通過“811”機制進行補償合理收入的損失,即80%通過醫院醫療技術的改革,調整收費結構進行補償,10%由省、市、縣三級政府補償,另有10%通過醫院加強管理自我消化,但很多醫院還是走上藥房托管之路,企圖通過托管第三方返點、收到托管費等方式悄悄彌補損失。

  不過這樣一來,為尋求利益,托管第一方隻能對藥品變相“二次議價”,或者在增加配送費用上動腦筋。這樣的案例已經實實在在出現,2016年底山東某醫院招標藥品配送托管商就被揭露要額外收取5%~10%的利潤。

  業界聲音 3 : 不叫停,最吃虧的是患者

  有業界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范圍內,約有半數以上的二級及以下醫院已實施或計劃實施藥房托管,但普通老百姓對藥房托管一直懵然不知,如果不叫停藥房托管,最吃虧的其實是患者。

  在廣州,某專科三甲醫院可能是患者最直觀感受藥房托管之苦的了,兩年多以前,該院進行“藥房改革”,將藥房剝離,一家本地醫藥公司成為主要供藥商,患者在醫院看完病,得跑出醫院,到院外指定藥房拿藥,如果有藥是院內制劑,還得回醫院二次拿藥。

  不過,與多跑路相比,患者其他利益受損更隱蔽。

  比如藥品被悄悄地“二次議價”。

  無論是托管藥房與醫院就藥品收入分成,還是上交托管費,支付醫院藥房員工的工資等,有償托管的成本,最終都會以不降反升的藥費落到患者頭上。香港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強教授就曾指出,原來賣100元的藥,醫院提成15元﹔托管給第三方后,為保証原收入,就會要求托管方以115元一盒的成本接盤,最終這個價格還會轉嫁給患者、制藥企業。

  再如無法避免過度醫療、“大處方”。

  藥房托管沒有切斷藥品銷售和醫院之間的利益關系,依然是賣藥越多,收益越多,自然無法避免藥企與醫生配合,通過開“大處方”、高價藥,有了藥房托管這一層,拿回扣行為反而更容易、更隱蔽。

  還有,藥物短缺問題可能更突出。

  上述提到的2016年山東某醫院事例,就因為托管商向入院藥品索要5%~10%的利潤,導致藥企停止供貨,一時間國產藥、進口藥大面積停藥,藥品也經常被輪換。而更多情況是特殊藥品、低價藥等利潤空間少,或者因為托管企業獨家、壟斷地位,一些品牌藥也無法進入醫院,最終危害的是患者理應獲得的合理用藥、安全用藥保障。

  廣東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

  承包、出租、托管藥房已經立刻叫停,但叫停之后,醫院藥房會出現什麼新變化?省衛生健康委指出,將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對醫院的藥學服務採取多種方式補償。

  老百姓首先可以放心的是,“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是接下來省衛健部門強調的,醫院也是保障臨床用藥安全的主體。接下來,會進行兩項探索:

  第一項,探索推廣醫院“智慧藥房”。

  包括加強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工作,積極推進互聯網+藥學服務,加強電子處方和長期處方管理等,更強調的是區域性藥事管理和上下級醫院用藥銜接。

  也就是說,以國家基本藥物為核心,以慢性病用藥臨床路徑管理為依托,以醫聯體和區域內醫療機構為重點,推進藥事服務聯合協作工作,醫聯體內逐步統一銜接用藥目錄,統一銜接藥品採購,統一藥品儲備調劑,統一指導合理用藥,統一陽光用藥監管,統一藥師隊伍建設,確保醫聯體和區域內醫療機構藥品供應保障連續性和同質化。

  相對應的,依托區域內藥事管理質量控制中心,探索開展跨醫療機構的處方點評,定期將點評結果進行通報,加強臨床用藥監測、評價和超常預警,對藥物臨床使用安全性、有效性和經濟性進行監測、分析、評估。

  第二項,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

  以后患者在醫院接受藥學、藥事服務,可能要告別免費了。廣東將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合理設置藥學服務收費項目,採取多種方式補償藥學服務成本,探索適當方式體現藥事服務價值,充分發揮藥師在合理用藥、控費節流方面的作用。

  相對應的,醫院也要加強藥學人員編配培養,健全臨床藥師制度,進一步轉變藥學服務模式,提高藥學服務水平。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