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最具競爭力的國際科創中心

2019年02月21日10:22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最具競爭力的國際科創中心

  章熙春 郭紅鬆繪

  李善民 郭紅鬆繪

  丁煥峰 郭紅鬆繪

  【網友提問】

  ●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創中心建設能為中美經貿摩擦問題的解決提供什麼樣的空間和思路?

  ●粵港澳大灣區在發展和推廣人工智能方面擁有巨大優勢,會有哪些政策上的扶持?

  ●粵港澳大灣區相關城市中,哪個最有人工智能發展特質?

  ●大灣區內智庫建設浪潮涌動,能否進一步加強各方面的研究合作,為各類研究院在香港和南沙搭建更多的交流平台?

  ●著力打造世界科技創新中心,未來大灣區企業與科研機構還有哪些方面亟需加強合作?

  【智庫答問】

  本期嘉賓

  華南理工大學黨委書記 章熙春

  中山大學副校長、自貿區綜合研究院院長 李善民

  華南理工大學經濟與貿易學院教授、廣州國家創新型城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丁煥峰

  用引領式創新解決“卡脖子”問題

  光明智庫:《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提出,要“建成全球科技創新高地和新興產業重要策源地”。有網友問,上海等城市也具備建設國際科創中心的雄厚實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有何不同?“新興產業策源地”怎麼理解?

  李善民:與上海、北京等城市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創中心的特色在於:國際性、產業化、創新性。

  國際化,是指這裡是國際一流科技資源的集聚中心。香港有多家世界級大學,基礎研究實力雄厚﹔澳門在部分領域的科技力量走在國際前列,廣州、深圳也有多所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高等院校。更為關鍵的是,香港實施國際自由港政策,擁有健全的司法和知識產權保護制度,能夠吸引世界一流的科研人員和科研機構。同時,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貿易中心,各類科研資金募集、頂尖科研設備入境等非常便利。

  產業化,因為在這裡科技成果轉化迅速。大灣區是世界最具活力的創新區域之一,產業鏈條完善,配套產業齊全,還擁有豐厚的科技創新鏈中端資源。香港、廣州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在科技創新鏈前端積累了大量的技術和專利成果,深圳已是國際科創成果的孵化基地,香港可提供廣闊的投融資平台,珠三角有強大的制造業能力,這些都讓大灣區擁有廣闊的科技成果轉化市場。

  創新化,這裡是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雙輪驅動”的絕佳試驗田。粵港澳大灣區除了“一國、兩制、三個關稅區”的制度差異,還有科研經費過境、人才跨境流動、稅收、知識產權保護、高校合作、科技體制等障礙。解決了大灣區的科技合作障礙,就是為全國其他地區乃至國際科技合作給出了行之有效的思路。粵港澳大灣區內擁有3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可以以自貿試驗區為平台大膽推進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服務國家創新大局。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創中心對於我國科技強國具有獨特意義,尤其是中美經貿摩擦發生以來,我們更加意識到“卡脖子”的核心關鍵技術的重要性。《規劃綱要》提出,要“建成全球科技創新高地和新興產業重要策源地”。題中之義在於,中國不能再走模仿創新、跟隨式創新的道路了,必須要有引領性的創新,我們的產業發展也要擺脫舊有格局,在新興產業上發力,實現“彎道超車”。但科技創新不能閉門造車,必須面向世界、緊跟前沿。因而,國際科創中心必須是開放性很高的區域。粵港澳大灣區無疑是國內現階段最符合這一條件的區域。

  丁煥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不同之處在於,粵港澳大灣區能夠合力發揮“全球金融中心+全球制造業中心+全球商貿中心+全球創新高地”優勢。香港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和全球物流中心﹔廣州是國際商貿中心,全球性物流樞紐中心﹔深圳則在科技創新、新興產業、金融領域等方面具有超強競爭力﹔珠三角是世界制造業基地。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業中心將與北京、上海兩大實力雄厚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形成互補關系,為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提供“三大支柱”。

  章熙春:改革開放40余年來,廣東弘揚敢闖敢試、敢為人先的改革精神,大力發展實體經濟,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和實力,深化粵港澳互利合作,高水平參與國際合作,是新時代改革開放的先行地、領頭羊。廣東區域創新能力長期位居全國前列,2017年躍居全國第一,具備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基本條件。今天,粵港澳大灣區第三產業產值已超過第二產業,服務產業在經濟總量中佔比大,產業結構后工業化特征明顯。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雲涌之際,大數據、人工智能、生物技術等技術革新,正在推動全球科技創新格局發生深刻調整。加強前瞻性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在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等領域取得重大創新和突破,強力支撐科技強國建設,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全球科技創新高地和新興產業重要策源地的時代使命和重要責任。

  與此同時,隨著人口紅利削弱,珠三角作為“世界工廠”的競爭力面臨挑戰,產業結構調整壓力大。要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對培育新模式、新業態、新產業的引領和支撐作用,以科技創新帶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造大灣區經濟發展新動力、新引擎,不斷優化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發展結構,以新興產業的培育和發展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實現更高水平工業化,加快從“制造”向“智造”轉型升級,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以科技創新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典范。

  抓住協同創新的“共同體、生態鏈、關節點”

  光明智庫: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創中心才能始終站在國際科技前沿。網友們很關心,粵港澳三地科創資源各有什麼優勢,應怎樣優勢互補,增強吸引世界創新資源的能力?

  章熙春:從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生態系統角度看,粵港澳三地各有優勢。例如廣東在平台建設、科研項目和產學研等方面,從中央到地方已經建立起比較完善的科技創新機制,技術創新覆蓋面、經費投入和成果轉化、產業孵化的支持力度比較大﹔香港、澳門在科技創新資源國際化、科技金融服務產業化、知識產權保護等科技創新制度和政策環境方面具有較大的優勢。增強大灣區吸引和對接世界創新資源的能力,必須以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建設為目標,深化科技創新協同機制改革,增進各類科技創新資源要素自由流動和市場化配置水平,在更高層次、更高水平上實現優勢互補。具體來說,應建設創新共同體,推動科技創新資源自由流動和高效配置﹔構建創新生態鏈,推動高水平科技創新載體和平台建設﹔打通創新關節點,推動科技創新資源配置的市場化和國際化。

  李善民:對於大灣區內部而言,要強調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是一個整體,強調競爭與合作,搭建各個創新主體之間交流合作機制。首先,不同於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的單一核心城市格局,粵港澳大灣區多中心格局避免了誰當“龍頭”的爭論,促進城市之間良性分工,既充分競爭也加強合作。其次,圍繞產業鏈,構建創新鏈,形成了以市場為紐帶聯結的“官產學研用”一體化組織形式。未來應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以企業為主體配置科技創新資源,政府則應優化研發投入和做好服務工作。

  對於大灣區外部而言,關鍵是怎樣更好吸引國際科技創新資源。要打造與世界級創新灣區定位相適應的科創平台,組建國際級的科研隊伍,吸引全球科技資源,多方力量共建世界級創新區﹔要突出粵港澳大灣區產業門類齊全、商業環境好,能夠輻射內陸腹地巨大市場的優勢,進一步發展“飛地”模式,並依據“正面清單”有針對性地吸引國際高科技企業入住﹔實施自由貿易港、自由貿易試驗區的“離岸科創”政策,吸引國際科技創新資源﹔利用好灣區狹長的海岸線資源,布局一些世界級的研發機構總部和創新團隊。通過優美的人居環境,激發創新型人才的創作熱情,從而建成世界級創新團隊的向往之地。

  丁煥峰:要抓住幾個關鍵點:

  構建開放型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不斷加強粵港澳科技創新合作,積極鼓勵世界一流科研機構和國際企業在粵港澳設立分支機構,推動港澳融入國家創新體系,探索創新要素跨境自由流動的區域創新體系﹔共享創新創業資源,共同完善創新創業生態﹔鼓勵境內外科研機構與企業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發展活動,協同“走出去”。國家要不斷加強創新基礎能力建設,在大灣區布局國家重大基礎設施、重要科研機構和重大創新平台,向港澳有序開放﹔加強應用基礎研究,拓展實施國家重大科技計劃項目。

  打造高水平科技創新載體和平台。發揮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前沿學科資源,提升粵港澳基礎研究水平﹔不斷優化創新資源配置,建設培育一批產業技術創新平台、制造業創新中心和企業技術中心﹔發揮國家高新區支持產業高端化發展﹔支持港澳一批研發中心和產業發展平台。

  優化區域創新環境。深化區域創新體制機制改革。促進創新資源自由流動,探索港澳科研機構平等享受內地支持創新政策和科技計劃項目申請等政策﹔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充分利用港澳國際化優勢,在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貿易、專業人才培養等方面開展合作。

  “著眼於開放融合發展,著力於體制機制創新”

  光明智庫:創新基礎能力建設和科技成果轉化能力,是建設科創中心相互聯系的兩個方面。粵港澳大灣區加強創新基礎能力建設、科技成果轉化能力建設,有哪些已經見效的政策措施,未來還應怎樣推進?

  章熙春:中央和地方已經出台了系列支持政策和舉措。如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港澳伙伴實驗室,建設中國散裂中子源(東莞)、加速器驅動嬗變系統研究裝置、強流重離子加速裝置等大科學裝置﹔支持港澳有關機構積極參與國家科技計劃﹔推動三地高校、研究機構開展科研合作,布局人工智能實驗室、微電子實驗室等高端國際研發平台﹔建設華南技術轉移中心等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平台,加強產學研合作,培育和建設各類科技企業孵化器等創新創業產業園區等。

  下一步,應著眼於開放融合發展,著力於體制機制創新,在更高水平、更高層次上,進一步增強大灣區創新基礎能力和科技成果轉化能力,打造最具競爭力的國際科創中心。

  推動大灣區高水平理工科大學和科研機構建設,深入推進粵港澳科研合作平台建設,推動形成大灣區高等教育創新集群。應以“政府引導、高校(科研機構)主導、企業支持”為原則,在政府科技創新規劃和高新技術發展戰略引導下,充分發揮高水平大學(科研機構)對大灣區加強創新基礎能力建設的支撐作用。

  加強產學研深度融合,重點推進校企合作重大科技攻關平台建設。以“政府引導、高校(科研機構)支持、企業主導”為原則,提高政府在科技創新活動中的指導和服務能力,建設一批關鍵核心技術集成攻關大平台,對產業發展的關鍵核心技術、產業共性技術、新興產業技術加強攻關,突破一批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核心技術。

  構建大灣區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協同機制和生態鏈,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建設一批國際化、全方位、全覆蓋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交易平台、科技金融支持平台、科技服務平台和新興產業孵化平台,將大灣區建設成為全球創新創業和新興產業的引領者。

  李善民:在創新基礎能力建設方面,已有一定成效:廣深港澳科技走廊建設正在加快推進。截至目前澳門已獲批4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廣州和深圳擁有30余家國家重點實驗室。粵港澳大灣區正在建設形成空間分布上集聚、學科方向上關聯的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創新集群﹔打造了多個高水平科技創新載體或平台,科技創新基礎設施正在發揮集群效應和團隊效應﹔培育科技創新聯盟或協同創新共同體。在中山大學的倡導下,包括香港9所大學在內的28所粵港澳三地高校共建粵港澳高校聯盟,目前又成立了粵港澳超算聯盟、粵港澳空間科學與技術聯盟、粵港澳海洋科技創新聯盟等。

  未來需進一步完善體制機制,增強灣區發展的核心能力:明確廣深港澳科技走廊建設具體合作機制和推進細則,並促進科技走廊與其他灣區城市的鏈接﹔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任務為核心,加快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在灣區的布局建設,形成區域協同創新和聯合攻關的輻射源﹔建設科技創新聯盟或協同創新支持體系。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