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西湖晉5A城市人文韻益悠

2018年12月02日11:00  來源:惠州日報
 
原標題:惠州西湖晉5A城市人文韻益悠

  一池西湖水,勾連千古情。

  古老靜謐的西湖見証著惠州千百年來的變遷,緩緩流淌的東江水不停吟唱著這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傳奇。5000多年的文明史、2000多年的建置史、1000多年的建城史,時光流轉,透過不斷變換的歷史舞台,一幅人文與自然交相輝映的壯麗畫卷在嶺東雄郡惠州徐徐展開……今年10月29日,惠州西湖風景名勝區被正式授予中國旅游界含金量最高的榮譽——國家5A級景區稱號,這是繼羅浮山風景區之后,惠州再次喜摘5A級景區金牌。這一榮譽的獲得,讓“嶺東雄郡”惠州再添新彩,也讓這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更具風韻。

  惠州地處五嶺之東,故有“嶺東”之稱。自隋朝設郡治開始,惠州一直是歷朝的郡、州、路、府的行政中心,惠州府及所轄歸善縣“府縣同城”的歷史保持了1400多年。歷經時代變遷,惠州府城的格局雖有改變,但仍延續了古城風貌,“九街十八巷”的城市格局與肌理依稀可見,明代惠州府城牆和歸善縣城牆、金帶街、鐵爐湖明清古街、惠新古街等歷史建筑和街區保存完好。始建於1078年的水東街,至今沿襲“一街挑兩城”的傳統風貌,清晰展示出惠州古城發展的脈絡。

  “半城山色半城湖”,東江、西枝江賦予惠州城市靈動與蓬勃生命,享譽中國的惠州西湖更與惠州古城相生相依,興衰與共。“湖上飛白鷺,城中聞鷓鴣”的自然生態和山水風貌,奠定了惠州發展為現代生態城市的歷史根基。

  以苧蘿西子之惠州西湖和嶺南第一山之羅浮山為代表的自然山水風光,更是令歷代文人墨客流連忘返,使惠州成為一個名宦、文人墨客薈萃之地,自晉至清,以葛洪、蘇東坡等為代表的480多位名重一時的歷史名人先后來到惠州,在惠州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他們或詩或文,或創辦書院,或修堤筑路,在不同時期留下了近百處遺址、數千件文物和許許多多動人的傳說,對惠州的經濟文化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影響深遠。

  早在東晉,中國最早的制藥化學家葛洪來到羅浮山煉丹制藥、行醫治病,寫下《肘后備急方》《抱朴子》等大量醫學著作和闡述道家學說,“道、佛、儒”三教和諧共處的“嶺南第一山”羅浮山由此更加聲名遠播。

  “一自坡公謫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北宋大文豪蘇東坡被貶惠州,寓居兩年零七個月期間,寫下了500多首詩詞、散文和序跋,為惠州留下了數不盡的精神財富的同時,更是開啟了惠州此后一千多年崇文厚德、包容四海的文化風氣。

  歷史綿延,山水滄桑。千年的文化積澱,讓這座城市處處是故事,處處是傳奇。羅浮山下的葛洪博物館、白鶴峰上的蘇東坡祠,一座座建筑,都能讓惠州人穿越時空,感受惠州醇厚的人文意蘊……

  硬頸大義的城市性格,造就了惠州人敢於擔當、舍我其誰的英雄氣節。從辛亥革命喋血廣州的“黃花崗烈士”——羅仲霍、嚴確廷,“紅花崗烈士”——林冠慈,到“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的“惠州民國三杰”——廖仲愷、鄧演達、葉挺,每當歷史走到拐點,在中華民族處於最危急的時候,總有惠州人挺身而出,慷慨赴命。

  歷史名人的到來和出現是惠州文化的亮色,與此相映襯的是地域文化的精彩。惠州是東江中下游的中心城市,處在客家文化、廣府文化和潮汕文化的交接地帶,各種文化相互交融、兼收並蓄,顯得多姿多彩。惠東漁歌、客家山歌在這裡傳唱,舞火狗、小金口麒麟舞、鳳舞、瑤族少女成年禮等地域特色鮮明的民俗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依然經久不衰,日益盛行……惠州就如同一塊調色板,多種外來的、新興的文化落筆、著色,卻掩不住其厚重的底蘊和本色。

  東江的吟唱,日夜不息,古韻悠悠,新潮浩浩,一聲聲都是遠古歷史與現代文明的呼應。立足新時代,跨越新征程,嶺東雄郡惠州愈發生機勃勃。

  本報記者龔 妍

  本版圖片由惠州報業傳媒集團東江圖片社提供

(責編:陳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