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三個自貿片區可與港澳建自貿區聯盟

2018年11月26日08:21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廣東三個自貿片區可與港澳建自貿區聯盟

  廣東自貿試驗區(下稱“廣東自貿區”)形成一批批突破性制度創新成果,近日省內外專家們受訪時對其一致予以高度肯定。專家認為,廣東自貿區已在全面推動珠三角轉型發展中發揮著重大引領作用。

  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深化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提出:到2020年,將廣東自貿區打造成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先行區、高水平對外開放門戶樞紐和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示范區(下稱“兩區一樞紐”)。專家建議,在全國已形成“1+3+7+1”共12個自貿區的情況下,廣東自貿區應根據該方案提出的目標,繼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著重在投資貿易便利化、金融改革和粵港澳合作上持續破題,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南方日報記者 張瑋 賓紅霞 沈夢怡

  “制度創新已有顯著成果”

  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院長毛艷華說,廣東是改革開放的先行地,外商投資活躍,進出口貿易佔全國的1/4,廣東自貿區的貿易投資便利化改革動力較強。互聯網+易通關、智檢口岸、智慧海事、全球中心倉、澳門單牌車便利入出橫琴等投資和貿易領域的制度創新都是全國首創。

  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持平也表示,廣東自貿區率先進行的以商事制度改革為主線的制度改革,使區內企業受益非常大。過去三年多,區內新增企業、新增500強企業和外商投資數量都有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長。

  “這種增速非常難得,說明了深化市場化體制改革,能釋放經濟發展的活力。”袁持平認為,改革過程也是開放過程,制度創新促進開放程度全面提升,這是廣東自貿區最顯著的特色。

  上海財經大學自貿區研究院、上海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江若塵認為,廣東自貿區在制度創新方面已取得顯著成果,特別是貿易便利化改革、投資管理體制改革與創新、政府職能轉變方面均處於全國前列。

  其中,以負面清單管理為核心的國際投資管理制度基本形成,企業“准入”和“准營”同步提速,使得開辦企業的便利化水平接近國際最高標准,市場主體獲得“速度感”。同時,逐漸健全法制機構、法律服務多樣和構建“智慧政法”體系,法治化營商環境逐漸實現國際接軌。

  “廣東自貿區正在逐步建成符合國際高標准的法制環境規范、投資貿易便利、輻射帶動功能突出、監管安全高效的自貿區,在全面推動珠三角轉型發展、構建我國開放型經濟新格局中發揮著重大作用。”江若塵說。

  “前海也可開放科創版”

  毛艷華還認為,在金融開放創新方面,廣東自貿區也充分發揮毗鄰港澳優勢,在跨境金融創新上做了很多探索。“比如前海率先開展人民幣跨境貸、跨境雙向人民幣債券試點、試點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業務、開展跨境雙向股權投資試點等。全國首家港資控股証券公司、首家港資控股合資基金公司等也都是在這裡誕生。”毛艷華說。

  袁持平對此也持肯定態度。他表示,我國金融制度改革還有待深化,如果大范圍推進,容易引發風險,不妨在自貿區內先行先試。“比如,如何創新貸款新模式,廣東自貿區可以有很多嘗試。”袁持平建議,在前海率先引進資本市場的核准制,在局部范圍內對特定的高科技類企業開放,類似美國的納斯達克,“上交所將設立科創板,前海也可以開放一個科創版”。

  袁持平認為,隨著金融體制逐步與國際接軌,資金在自貿區內可自由、高效流通,這又會帶來其他生產要素的流通,相應的企業和產業都會集聚,許多新業態也會應運而生。

  此外,毛艷華強調,廣東自貿區要繼續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對標國際最高水平的投資貿易規則體系,建設公平、透明和可預期的營商環境,並探索自貿區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的管理創新,培育貿易新業態新模式,加快推動以技術、品牌、服務質量為特征的廣東外貿競爭力進一步形成,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可探索建立自貿區聯盟

  袁持平說,國家給廣東自貿區的任務之一是深化粵港澳合作,推動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三大自貿片區也體現出差異性定位和發展優勢:前海蛇口片區以對接香港現代服務業和金融創新為特色﹔南沙片區著力促進先進制造業和與制造業密切相關的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打造粵港澳優質生活圈示范區﹔橫琴片區則促進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

  “過去幾年,廣東自貿區通過先行先試開放負面清單,使港澳服務業進入內地的壁壘和門檻在不斷降低,高端服務業在自貿區不斷集聚。”袁持平說。

  江若塵表示,根據“兩區一樞紐”的目標和定位,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國家戰略機遇下,廣東自貿區需進一步凝心聚力,擴大對港澳開放,強化三地經貿投資合作,提升全球資金、技術、人才、信息等資源要素配置能力。毛艷華也認為,廣東自貿區下一步更要發揮制度創新優勢,促進粵港澳大灣區要素便捷流動,推動建設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關鍵是推動灣區的貨物、資金、人員、技術、信息等要素自由流動。目前,大灣區裡有三個自貿片區,港澳則本身已是自由貿易港,建議探索建立‘2(港澳兩個自由港)+3(前海蛇口、南沙、橫琴三個自貿片區)’自貿區聯盟,並成立自貿區聯盟理事會,加強統籌協調。”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說。

  郭萬達認為,建立這一聯盟,可以在制度、法律、標准等方面,從更高層面推進區域融合發展,探索“一國兩制”下粵港澳體制機制、法律法規等制度層面的全面對接,不僅可促進幾個區域之間的要素雙向便利流動,也可全面提升粵港澳大灣區對外開放水平,為推動我國主導的更大范圍的自貿區提供經驗借鑒和制度框架。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