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社會力量參與,模式多元形態多樣

廣州:共建圖書館 共享紙墨香

本報記者  賀林平

2018年06月14日10: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文創園大樓裡,沿走廊挂著8塊電子顯示屏,顯映的世界名畫細膩逼真,直到畫面自動切換時,才猛然發現不是真的……

  某企業的會議室裡,涌進十幾名女性,饒有興致地聽一場免費的插花課。聽完后,掃一下老師的二維碼,報名參加她辦的培訓班……

  咖啡館的某個角落裡,90后小伙子激情澎湃地講著自己的創業計劃,觀眾不時叫好鼓掌,一旁看書的讀者也不禁抬起頭來,側耳細聽……

  如果不說,你可能想不到這些地方都是圖書館。它們是廣州按照總分館體系建立的一個個遍布社區企業、形態多樣的圖書館分館。

  2017年,廣州市公共圖書館的基礎服務指標實現跨越式增長,已接近紐約等城市同類服務水平。然而,隨著人口分布的不均衡和文化需求的差異化,單純依靠政府、按單一模式建設圖書館,不僅財政資金捉襟見肘,也由於眾口難調,常常“吃力不討好”。在這種背景下,廣州激發社會力量的有效參與,用眾籌概念引來越來越多的“小伙伴”,從“政府包辦”公共文化服務變為“政府主導+社會力量參與”模式,共建共享圖書館,贏得了廣泛點贊。

  共建:以小財政撬動社會力量大投入

  葛聞華在廣州開了一家企業咨詢公司,自從去年到黃埔區緣創咖啡參加了一場活動后,他就愛上了這裡。本月他剛剛把公司從天河軟件園搬到了科學城留學創業園,“這裡創造了一個工作生活相融合的‘第三空間’,這正是我所需要的。”

  這個所謂的“第三空間”,其實就是一座圖書館。別小看了這1000來平方米的空間,有一分鐘即可開卡、借書的自助機,有拿本書坐下即可閱讀的階梯閱覽區,有餓了隨時可點的便捷快餐和創客咖啡,還有讀書累了可以放鬆筋骨的健身房,甚至有供背包客過夜的主題木屋……功能多得超乎想象。

  盡管門口挂著“黃埔區公共圖書館緣創咖啡分館”的牌匾,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卻主要是由園區服務商——廣州開發區科技金融服務中心建起來的。“除了區文廣新局提供的40萬元初始啟動資金外,場地、裝修都是我們企業投資的﹔此外,像購置綠植、書架、朗讀亭、健身器材等的資金,是發動了園區內外11家企業和273位社會人士眾籌的,超過40萬元。”該中心副總經理邢寶偉說。

  通過這種政府主導,採取文教融合、文商融合、文企融合,引入學校、企業、園區、地產商等各類社會機構合辦分館的模式,廣州各區以財政小投入撬動社會力量大投入。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市與社會力量合建圖書館分館達19所,共接待讀者超過60萬人次,文獻外借38.55萬冊次,成為廣州市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的有效補充。

  “政府統籌布局,把控標准﹔社會力量參與,投入場地、裝修和日常管理,市、區級圖書總館支持圖書、借閱設備等,以‘一帶多’形式共建形態多樣的分館,盡可能放大圖書和各種電子資源的使用價值和服務效能。”廣州市文廣新局公共文化處處長彭小群說。

  拿黃埔區來說,近年來以財政出資268.96萬元,撬動了1193.6萬元的社會資金投入。該區常住人口僅109萬人,卻創造了年近300萬人次的進館人數、借閱量180萬冊次的紀錄,其中近兩成是由各分館創造的。

  共管:“一館一策”豐富圖書館內涵

  在廣州市白雲區,廣州圖書館與廣州市兒童公園合建分館甫一開張,即人氣高漲,孩子們在兒童公園游玩大半天后,到圖書館坐一會兒,和家長一起邊閱讀邊休息,好不愜意。據統計,該分館自2016年國慶節開館以來,累計接待讀者超過37萬人次,外借文獻量22萬冊次,在全市所有分館中排名第一。

  這樣的人氣來自於該分館的個性——廣州市兒童公園作為圖書館管理方,從親子娛樂的功能定位出發,延伸到親子共讀,設立了專門的親子閱讀區,精選親子繪本、中小學及育兒教育、綜合休閑等類型圖書2萬冊作為分館基礎館藏,並相應舉辦親子繪本故事會等活動,讓家長和孩子在閱讀中增進感情,相得益彰。

  在黃埔區文廣新局副局長張騫看來,“嫁接”不同的社會力量共建圖書館,由不同的群體自主運營,大大豐富了圖書館的內涵,使圖書館擁有了多樣的面孔、鮮明的個性,更好地滿足了不同人群的差異化需求。

  黃埔區轄內有近150家世界500強企業,40多萬人員在此就業。在以鎮街為單位,為社區居民提供公共閱讀服務的基礎上,黃埔區探索“政府主導資源補給+園區企業自主運營+社會力量參與”的模式,陸續建設運營10個企業(園區)分館。“共建的分館由企業、園區結合自身定位和實際自主管理,‘一館一策’,形成靈活多樣的特色圖書館群。在此過程中,政府隻負責基本設施配置的標准化、規范化,由區總館提供圖書資源並定期輪換。”黃埔區圖書館館長孔玉華說。

  去年底開張的勵弘文創旗艦園分館鎖定“文化+科技”特色,大膽運用企業自主研發的全景深多聲道技術、數字聲學環境系統等,提供了圖書閱讀和藝術欣賞的全新體驗。從今年1月至今,分館還“嫁接”文化部門和區總館資源,先后舉辦了插花藝術培訓、科普參觀體驗、無人機拼裝及駕駛培訓等活動,大大拓展了圖書館的功能。

  共享:政府、企業、市民三方共贏

  “建這個圖書館,我們投了約100萬元進行場地裝修和軟硬件配置﹔在運營管理上,扣除售賣咖啡等一些收入,企業每年還要額外補貼60萬元。”勵弘文創旗艦園總經理李思慧給記者算了這麼一筆賬。

  貼錢又貼人搞圖書館,企業圖什麼?在園區一家企業工作的90后小伙子謝通杰的一番話,揭示了部分答案:“我常來這裡讀書、看畫、參加活動,既放鬆身心,也提升自我。因為有這樣的體驗,我工作更加安心,對企業的認同感也更高。”

  “要說直接的好處,其實沒有什麼。”李思慧說,辦圖書館圖的就是靠它聚集來的人氣,靠它提升企業的品牌形象和文化層次,靠它增強對人才的吸引力和就業的黏性。這些間接好處,更有長遠和根本性的意義。“相比而言,那點投入完全是值得的。”

  專家分析,隨著社會文化形態的發展,圖書館越來越不只是一個讀書場所,而日益蛻變為綜合性的公共文化服務平台,惠及不同讀者的同時,企業也能從中找到更多的利益實現點。這和如今許多小而精的實體書店依靠鮮明特色、功能多樣、重在體驗而獲得復興是同樣的道理。

  不僅辦館的企業,很多眾籌進來的“小伙伴”也從中受惠。在勵弘分館展出的數字藝術畫屏、機械拼裝玩具、視源智能會議管理系統、廣繡作品等,都來自園區內外企業和社會人士的無償提供。他們積極參與圖書館的共建,不僅進一步提升了圖書館的服務功能,賦予圖書館新的定義,也為自己的產品找到了絕好的展示平台。今年有家企業來此參觀,就看中了這種高度還原原作的數字藝術畫屏,一口氣也定購了8塊,用來裝飾自己的內部館。

  和社會力量合作辦館,也給政府辦公共圖書館提出了更高要求。不同的分館面對不同的群體,總館提供的圖書也要更加注重差異化、個性化,實現精准服務。記者了解到,如今,廣州許多與社會力量共建的圖書館,都推出了“你選書,我買單”的服務。在越秀區圖書館與廣東新華發行集團合作共建的四閱分館,借助“互聯網+”技術,讀者可在“網借平台”下單選書,“如果讀者想借的書我們這裡沒有,我們會去買或是從其他館調過來,還可以快遞到家。”該館負責人表示。

  《 人民日報 》( 2018年06月14日 23 版)

(責編:牛攀、王星)
掃碼關注人民廣東掃碼關注人民廣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