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為什麼是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的商業城市

2018年02月11日09:09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廣州為什麼是全世界唯一 千年不衰的商業城市

  2018年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透露了這樣一組數據:廣東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從2012年的5.8萬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8.99萬億元,連續29年居全國首位。其中,廣州、深圳兩座一線城市貢獻最大。2017年,廣州、深圳GDP攜手突破2萬億元。

  廣州是全球城市發展史中的另一個奇跡: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隻有廣州是保持千年不衰的商業型城市。后起如紐約、首爾、東京等世界名城都是過去五百年間才開始繁榮崛起,上海開埠時間不過175年,香港也是從1950年代才繁榮起來的。而曾經與廣州一起站在世界巔峰的威尼斯現在隻有往事可追憶。

  是什麼,讓廣州保持了長期興盛不衰的城市競爭力?

  地理環境

  向海而生 連台風也繞道的城市

  考量一座城市時,不能忽視其地理環境。

  背靠大山,中有珠江,面朝大海,這就是廣州優越的地理環境。廣州雖然是濱海城市,坐擁中國第二大河流珠江出海口,但珠三角低山丘陵羅列,台地縱橫,又為置身樞紐位置的廣州提供了一個天然的保護“口袋”。每年中國東、南部沿海地區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台風的侵襲,廣州卻很少受到台風的直接侵襲。地理優勢是建城兩千多年歷史的廣州一直保持長久不衰的重要財富密碼。

  秦漢時期,中國的絲織品、瓷器、鐵器、銅錢、紙張、金銀等以廣州為起航站運往海外,換回珠寶、香藥、象牙、犀角等物品。明清時期,廣州曾是全中國唯一的對外貿易通商港口,對外交往更加頻繁。“廣州十三行”更是開啟了中國以貿易鏈接全球的歷史。

  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許多聞名於世的大港,讓廣州人非常自豪。縱觀全球,歷史超過兩千年、從未衰落、今天繁榮依舊的現代化商業城市,隻有廣州。去年,全球最為權威世界城市研究機構GaWC發布的2016年世界級城市名冊顯示,廣州首次入圍Alpha-級,成為全球49個世界一線城市之一。

  去年,廣州港集裝箱年吞吐量2000萬標准箱,位居全球第七。背靠中國這個全球第一大市場,廣州港在華南乃至中國的貿易樞紐作用,仍是全球城市競爭中廣州的制勝法寶。

  文化傳承

  氣質開放包容 商道契約蘊於生活細節

  無人售票、飯后打包、AA制,這些當年讓初到廣州的人覺得新鮮的行為習慣,如今已滲透到了全國。看似不起眼的日常細節,改變著每一個來到廣州的人。

  作為一座千年商都,久受商業文明的熏陶,廣州的氣質裡擁有中國傳統文化中非常難得的“規則意識”,這種“規則意識”轉化為市場經濟中的契約精神,降低了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帶來了商業的持續繁榮。在各行各業的精英中,成長在廣州的年輕人似乎總是最早“吃螃蟹”的人。

  1995年,24歲的青年丁磊從寧波來到廣州,創辦網易。8年后,他成為全國首富。他曾坦誠地說過這樣一段話:“在我的心目中,廣東是一片真正的熱土。我在廣州的城中村住過,從零起步,廣東包容我、接納我,給我機會。”

  長隆集團創始人蘇志剛從“一輛自行車、一塊砧板、一杆秤”做起,到坐擁世界一流旅游集團。“隻要你不怕苦,做一行愛一行,也一定會成功。”蘇志剛常說的這句話,也道出了廣州人骨子裡的精氣神。

  繁華而悠久的北京路,是中國少有的一條文史旅相結合的現代化商業步行街,其周邊片區作為廣州中心城區的歷史地位,已經2200年沒有改變過。一座已有2200多年歷史的城市,其城市中心從建城開始到現在一直在同一個地方,這在世界城市發展史上是極為罕見的,這確保了這座城市文化的延續性。

  戰略決策

  全球化新浪潮 樞紐型網絡城市崛起

  廣州的持續繁榮還有著不可忽視的策略決策原因:在每一次城市發展轉彎的關鍵時候,廣州能夠做出順應潮流的戰略選擇。

  樞紐型網絡城市的戰略定位,就是最近的一次關鍵抉擇。根據廣州市的規劃,建設樞紐型網絡城市,重點強化國際航運樞紐、國際航空樞紐、國際科技創新樞紐等三大國際戰略樞紐功能。航運、航空樞紐是廣州作為港口型商貿城市的優勢傳承,並要在互聯網時代把優勢從線下轉到線上,而國際科技創新樞紐則是廣州應運全球化第三次浪潮對城市發展做出的全新定位。

  美國思科公司在廣州番禺建設全球領先的智慧城,預計年產值將超千億元規模,創造超過1萬個知識型、創新型就業崗位,吸引超過百家跨國創新型企業落戶。GE醫療集團在亞洲首個生物科技園,也放在廣州,將在這裡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生物制藥生態圈,年產值預計40億—80億美元。就連最早進入廣州的外企——寶潔,也把代表未來的數字創新中心安在廣州。巨頭企業將先進制造業項目、創新中心、新興產業板塊落在廣州,讓全球創新技術在這裡實現應用。這種轉變,証明了廣州對全球創新要素的鏈接能力,希望成為知識和技術交易轉換的樞紐中心。

  全球化格局趨勢發生變化,廣州由此提出樞紐型網絡城市戰略定位的同時,其“雲山珠水”的城市骨架也正在被注入新的內涵。白雲山、珠江水曾經是人們對廣州城市脈絡的固有印象。從2015年開始,“三大樞紐”取代“雲山珠水”,成為廣州戰略布局的新名詞。地上,高快速路網縱橫交錯,不久的將來從廣州出發到泛珠三角省會城市均有高速直達。地下,廣州地鐵通行裡程邁向400公裡,全國第三、全球第十。

  當知識與技術的流動成為推進全球化的新力量,作為傳統貿易集散地的廣州,正在從線下的中心邁向線上的中心。截至2017年底,廣州市高新企業達到8700家,其中電子信息類的企業佔到3699家。

  就在廣交會展館所在的琶洲,互聯網集聚區加快建設,未來將集聚近十萬高端產業人才,崛起千億級互聯網和創新產業集群。互聯網創新集聚區與廣交會高度重疊,一個線上、一個線下,這是廣州這個千年商都的重新出發和再轉型。

  南方日報記者 鄭佳欣 陳思勤 黃少宏 李丹 江珊 朱偉良 昌道勵 張素圈

(責編:牛攀、李士燕)
掃碼關注人民廣東掃碼關注人民廣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