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別圓桌匯》42期:關注瓊州海峽水上交通治理

2018年02月07日16:07  來源:人民網-廣東頻道
 

  人民網廣州2月7日電(李語、實習生胡葦杭)近年來,隨著廣東和海南愈加頻繁的交流互動,連接兩省的瓊州海峽交通運輸問題逐漸被關注,其中通航耗時長、港口航運不協調、惡性競爭等問題廣受詬病。而隨著多條直達湛江徐聞的高速和高鐵開通,兩地之間的通航需求和壓力也將越來越大。如何進一步提升瓊州海峽航運效率,加快兩地港航資源整合,優化水上交通管理,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日前,廣東省政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省金融辦原主任周高雄,廣東省政協常委、省九三學社廣東省委會原專職副主委溫洋,廣東省政協常委、省建筑設計研究院顧問總建筑師何錦超三位委員做客《界別圓桌匯》,就如何更好協調瓊州海峽水上交通問題進行探討交流。

  管理體制需改善 統一規范促發展

  “目前兩地航運的基礎條件良好,航道和港口都符合航運要求。”周高雄介紹,目前瓊州海峽的港外航道水深80米,港內航道水深7米,航道寬度足夠,可通行兩萬噸的大船。

  同時,海口新建了21泊位的碼頭,湛江徐聞新建17泊位的碼頭,足以滿足船隻航行需要。此外,這兩個新碼頭的航距為12海裡,相比舊碼頭23海裡的通航距離,通航時間縮短一半。

  周高雄指出,“十三五”時期兩省間客流量預計將比“十二五”增長一倍,達到2000萬人次與600萬輛車次。“按照目前港口、航道與運載能力,船隻2小時內就應完成一趟海峽的往返,但現實往往需要4個小時到5個小時。”他表示,高速增長的客流不僅考驗海峽航運的基礎設施,還對航運的管理調度提出了挑戰。

  “往往船已經出發,但是船上包括船員都不知道船會在對岸哪個碼頭停靠,要到中途才能定下來。”何錦超介紹,雖然目前兩地的運營能力處於過剩的狀態,但經常會發生船已出港還不知道停靠的具體碼頭的情況,尤其在關鍵時刻,運力緊張、通航緩慢等現象也時有發生。

  “無論是指揮調度,還是管理機制上,都對現有的航運造成了困擾。”溫洋認為,目前多運營企業的經營體制與多個部門交叉管理的方式,已不適應新的通航方式與現有客流規模,必須做出改變。

  企業一體化是關鍵 一步到位有難度

  對於現有的航運企業經營管理所暴露出的多種問題,三位委員認為,整合兩地航運企業與碼頭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現有的管理體制不利於運輸效率的提高,並且現存的航運企業和港口有12家公司,這些公司難以做到管理上的步調一致。”對此,周高雄建議成立股份制的聯合航運企業,使在兩地航運的管理上實現兩地或多主體管理的統一指揮調度模式。

  何錦超也表示認同,“目前多家航運企業與碼頭公司並存的情況不僅影響了航運船隻的日常調度,對一些危險品的運輸也沒有統一管理,也埋下了安全隱患。”他提議,對運營企業與碼頭進行整合,實行統一調度管理,航運一體化。

  據了解,目前在兩地從事海峽通航的企業數量較多,且成分復雜,想要一步到位進行企業管理層面的一體化尚有難度。

  “目前的企業整合中還有一些無法回避的問題,這些問題導致兩地航運企業尚不能直接整合。”溫洋介紹,例如徐聞的三家航運企業中,有兩家是民企,一家是國有。如果實行一體化,首要面臨的矛盾是股權糾紛,如何在國有企業佔據主導權的同時,保障好其他民營企業的利益,是整合的第一步。

  此外,合並后各企業的人手如何安排,員工的權益如何保障﹔一體化后公司的日常管理、賬面監管等問題都有待各方進一步討論研究。

  先行規則需統一 聯合企業分步來

  對於以上情況,三位委員認為可以在維持現有企業構成不變的情況下,制定一致的航運規則,形成統一的航運管理,以保証海峽交通的有序。

  “在各方利益還沒有完全協調一致前,整體的一體化可以分步來,先制定統一的航運規則。”溫洋建議,可以借鑒對航空公司的管理,通過統一的規則來約束兩地的所有航運公司。同時設立一個統一的指揮中心,實現兩地指揮調度的一體化。同時對兩地泊位數量、客流規模等數據信息進行實時共享。

  “在運輸的具體安排上,可指定由某個國有公司專門運輸危險品。”溫洋提出,規范危險品等特殊貨物的運輸,交由專門的企業負責。

  周高雄表示,除了改善管理機制外,還可在具體的技術細節上進行改善。他介紹,目前部分客輪裝船卸船還在使用滾裝技術,需要掉頭裝卸,速度比較慢。他建議對著部分客輪加裝可逆螺旋槳,使船隻不需掉頭便可前進后退,縮短時間。

  “安全問題也值得重視,必須要聯合起來。”何錦超介紹,目前各航運企業運輸量大,船不僅裝人、車,還有危險品。航運安全由各公司自己負責,主要靠船隻自救。因此,他希望各航運公司能聯合起來,共同推動平安通航工作。

(責編:李語、李士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