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老同學邀約,赴廊坊被扣,買產品賊貴,動輒就挨打 

傳銷窩裡營救大學生(民生調查·打擊傳銷①)

本報記者  王昊男

2016年06月14日09: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傳銷窩裡營救大學生(民生調查·打擊傳銷①)

“別亂動,雙手抱頭,都蹲下!”隨著警察的指令,十幾個男子應聲照做。一名穿運動鞋、戴黑框眼鏡的男大學生,被他的老師趙斌拉入懷中,緊緊抱住。“可算把你小子救出來了。”

身陷傳銷組織23天之后,小賀(化名)終於重獲自由。

老同學盛情邀約,農家院成了監獄

小賀是北京某名校的大三學生,家庭條件很一般。前陣子,老同學劉某博邀請小賀去河北廊坊玩幾天。

“這邊有桃花節,來玩幾天吧。”“請假挺麻煩的,再說我周一還有個情景劇,請不了假。”“咱都好久沒見了,你能不能給力點?”“我還在情景劇中演出呢。”

4月7日,劉某博再次在QQ上向小賀發出邀請。“總給我打電話,我感覺再不答應有點對不起他似的。”小賀於是接受了邀請。

在此之前,許久未曾聯系的劉某博,突然闖入了小賀的生活。因為是老家甘肅那邊的初中同學,小賀並沒覺得可疑。

“就是在QQ和短信上聊聊天,談談各自的生活,主要是他問我答。”其間,劉某博也曾多次邀請小賀見面,一起出去玩,但小賀都拒絕了。“其實我們並不熟。”小賀在QQ上給劉某博備注的姓名,一直有個錯字。

小賀跟室友匆匆打了個招呼,便從北京坐了20分鐘高鐵,於夜間來到了陌生的廊坊。但在出站口,他的老同學劉某博並沒有如約出現。

幾番電話聯系,10多分鐘后,小賀終於見到了劉某博。同來接站的,還有一位年齡相仿的女孩,“第一次見面,她便熱情地與我握了手,感覺怪怪的。”

逛超市、到路邊攤吃飯、壓馬路,老同學和女孩帶著小賀,在廊坊的大街小巷東跑西竄,消磨時間。他們談論的話題,始終不離小賀的學習和生活。

而老同學的一句“你手機不錯,能借我玩玩嗎”,讓小賀在接下來的20多天裡,失去了與外界聯系的唯一工具。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住的地方吧。”深夜,三人打了一輛出租車,七拐八拐,停在了一處黑咕隆咚的地方。靠小賀手機的照明,三人跌跌撞撞走了好久,終於在一扇大鐵門前停了下來。老同學輕輕敲擊之后,門打開了。

這是一處農家院落,除了正對院門的客廳,見不到一點燈光。不大的客廳,除了長條桌和沙發,再無家具。

看到小賀進來,正坐在地上打牌的三男一女停了下來,紛紛像老朋友一樣熱情地跟小賀握手,噓寒問暖,還邀請小賀參加他們的牌局。

不一會兒,老同學劉某博端來了一盆洗腳水,“趕緊洗洗睡吧。”小賀覺得不可思議,“這熱情有點兒過了頭。”后來他才知道,這是“新人”才有的福利。

洗漱完畢,小賀被帶到“寢室”。沒想到,裡面滿滿都是人,睡在地上。“我感覺不對,反復表示要出去住,他們就動手打了我。”

為了避免更多的傷害,小賀決定住下。“當時就感覺,這次肯定是跑不了了。”

上廁所也被監視,洗完腦還要考試

“以前看過一些有關傳銷的報道。當時,我隱隱約約能意識到,他們是干這個的。他們控制得太嚴,我不敢反抗。”小賀說。

6點起床,7點早飯,7點半“做游戲”,然后被“老人”叫到一邊單獨聊天……這裡的日常生活,如同“軍事化管理”:手機一律上交,不許隨便說話﹔隻能坐地上,不許靠牆﹔任何活動,都必須保持至少3人在場,包括上廁所﹔飯前要唱歌,端飯碗的姿勢也有要求﹔見到“領導”,還要問好。

“領導”,是這個小院的主宰者。“就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平時在自己屋裡,沒事不出來。”在“領導”下面,還有幾個小頭目,負責管理下面幾個組的“老人”和“新人”。小賀的老同學劉某博,就是小頭目之一。

打牌、“做游戲”、“被聊天”……前幾天的生活,就這樣機械地重復著。“做的游戲,都是很幼稚的,但必須參加。‘聊天’,就是一個‘老人’專門跟你聊,內容就是他們那個叫‘今天行業’的傳銷事業。”小賀回憶說。

因為是“新人”,小賀還受到些“照顧”:不用干活,有人給打水、擠牙膏。這些“福利”,被稱為“優質服務”。

“第四天、第五天的時候,還有考試,‘領導’問了一些規矩,還有‘今天行業’的內容。”

通過考試之后,小賀得到的“獎勵”,就是購買他們的所謂“產品”。“雖然從沒見到實物,也不知道是什麼,但我還是買了,沒辦法。”小賀買了3套,每套2900元,“當時卡裡的錢不夠,他們通過我的微信,跟我的朋友借了錢,還從支付寶裡取了1000元的貸款。”

自此,小賀從“新人”變成了“老人”。有人給打洗腳水的福利,再也沒有了,小頭目開始給小賀安排“上課”和“干活”。

“上課時,必須認真聽課。與領導聊天時,要記筆記。每天晚上睡覺前,要考試,不能錯一個字,不然就是拳打腳踢,或者做俯臥撐什麼的。”小賀說,“干活也是分等級的,先是掃地,然后鋪鋪蓋,最后才能進廚房做飯、洗鍋。”

學習學習再學習,聊天聊天再聊天。“每時每刻,他們都找機會給你洗腦。”

小賀也想逃跑,但身邊總有三四名“老人”對他進行“監護”,“根本不給你耍滑頭的機會。”一次傳銷人員去超市採購,帶著小賀去,讓他用手機給家裡發視頻報平安,說什麼怎麼說都受傳銷人員控制。

制造與外界保持聯絡假象,讓警方難以立案

小賀的離校,讓學校和家人十分困惑。

“一開始,小賀釋放的信息,讓我們覺得他是要退學創業。沒想到,他是卷入傳銷了。”小賀的大學老師兼輔導員趙斌,把小賀離校未歸的情況報告給了學校和家長。

小賀的電話一直關機。4月10日,趙斌與小賀的班長,一起來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三間房派出所,按照失蹤進行報案。沒想到,在派出所,小賀的電話打通了。

“小賀說,他在房山照顧一個生病的同學,第二天一定回學校。”趙斌回憶道。由於人已經聯系上,且語氣比較正常,派出所取消了立案程序。

但第二天,小賀卻主動打來電話,表示要推遲返校時間。為了表示自己沒什麼事,小賀還在親屬的微信群中發了紅包和語音,請家人放心。

“手機一直不在我身上。每次與外界聯系,都要按他們的要求做,不然要受罰。”小賀說,“不過,我打電話或發視頻的時候,會加進去一些暗示。我特意把我的電腦密碼告訴了最要好的同學。”

專家分析,傳銷組織的人員一般都會通過各種方式,讓被控制的對象與外界保持聯系。“這樣就不能算失蹤,警方就不好立案。”

電話、短信、視頻……在各種信息裡,小賀被迫表示:自己沒事,但要退學。“他是准備考研的,怎麼完全變了一個人?”趙斌說。

終於,小賀的家人提供了一條重要的信息:小賀的一個初中同學,據說正在北京“掙大錢”,還召集了一批初中老鄉,這很像是傳銷。

4月16日,小賀的父母到其宿舍查看物品。憑借小賀透漏給大學同學的密碼,電腦被成功登錄。與“老同學”劉某博的QQ聊天記錄,浮上水面。

身份証確定去向,大排檔透露所在

通過調取QQ聊天記錄,再結合小賀平時的表現,三間房派出所的警官王偉認為,小賀卷入了傳銷組織。

“通過身份証號碼搜索,發現他在4月7日坐火車去了河北省廊坊。但具體地點不清楚。”4月17日,王偉前往廊坊進行調查,並將情況上報了所屬分局的文保部門。趙斌也一同前往。

與此同時,由小賀的系主任馮波牽頭,一個營救小賀的微信群迅速建立。一條條零散的信息,在群裡匯集起來。

“雖然廊坊與北京很近,但畢竟跨行政區域,有很多協調工作要做,學校給予了很大支持。”馮波說,“我們有把小賀救出來的決心。他是我的學生,還欠我一次情景劇的演出。”

在小賀發回的諸多視頻中,有兩處場所比較顯眼:某家超市,和一家有小彩燈泡的無名大排檔。

京冀警方密切協作,對小賀的手機號碼進行了定位。顯示的地址,為河北省廊坊市北旺鄉相士屯村。根據該地址,警方發現了視頻中的超市和大排檔。通過進一步工作,小賀的位置被精確鎖定。

“警察進來的時候,我正在擺碗筷。不過,從敲門聲能聽出來,跟平時不一樣。”小賀說,當時小院裡亂了套,“正好是午飯時間,路口沒有放哨的人。”

經過幾分鐘的營救行動,煎熬了23天的小賀,終於離開了這座陌生而又熟悉的小院,踏上了歸途。

“這段時間真的是麻煩各位老師了!真是萬分感謝!我今天晚上的車,明天到北京。”在老家調整完畢,准備回京的小賀給馮波發了一條短信。“好多朋友說,我畢業論文都有的寫了。”

(責編:林龍勇、張海燕)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要聞快訊|地市聯播

6月生效法律法規:入境行李超標將被海關扣押6月生效法律法規:入境行李超標將被海關扣押 透視廣東基層三防:暴雨中"生命之鑼"透視廣東基層三防:暴雨中"生命之鑼" 調查:逾八成網友支持電話實名制調查:逾八成網友支持電話實名制 版權成果展首次亮相2016中國創新創業成果交易會版權成果展首次亮相2016中國創新創業成果交易會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