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網連中國]6地早教市場調查:機構資質參差不齊 缺乏統一監管

2016年06月02日10:45    來源:人民網-地方領導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網連中國]6地早教市場調查:機構資質參差不齊 缺乏統一監管

人民網北京5月31日電 青島的“90”后媽媽王女士最近比較煩惱,剛懷了二胎的她還帶著大女兒去各種早教中心試聽課程。一邊是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心理,一邊是父母念叨著以后有了“二寶”孩子也有伴了,去早教中心花冤枉錢沒必要。在 “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孩子普遍精細化培養、各類早教機構層出不窮的大環境下,“早教到底要不要上、早教到底教出了什麼、上得到底值不值”已然成為越來越多的孩子家長關注的話題。人民網記者分赴北京、上海、安徽、山東、廣東、四川等地走訪發現,目前國內早教並未形成行業規范和國家標准,這導致機構資質參差不齊,教師沒有統一資格認定考試,教學方面也缺乏規范,早教實際效果難以評估。對此,專家呼吁,早教人員資質、機構設立標准均需統一規劃,其監管任務則應由政府承擔。

早教班實際效果難評估 家長稱一些早教如雞肋

據人民網記者了解,在北京,一般的早教機構一節45分鐘左右的早教課程收費都在200元上下,一年下來學費基本都過萬,對於普通的工薪家庭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早教到底能帶給孩子什麼實際效果很難評估,一些選擇上早教的家長認為,早教班的最大作用是能增進孩子與同齡人之間的交流。

“我們有一個媽媽微信群,群裡每天都是分享孩子去了哪個早教中心,打了哪種自費疫苗。想法就是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現在家長的攀比心理太重了。”

“太貴了,一次性要交一萬多塊錢,不就是陪著孩子玩,在哪都能玩何必花這個冤枉錢呢!”

“如今中國的應試教育就已經讓孩子特別累了,如果從這麼小就帶孩子學這學那的,才是捆綁孩子天性。”

在採訪中,諸如此類的聲音普遍存在。

李女士給1歲多的女兒報了北京某知名早教機構的課程,談及早教班的作用,她很直接地表示沒什麼作用,早教內容基本就是父母和孩子一起做游戲,這些在家裡自己也可以和孩子玩。王女士對記者說,她覺得早教的目的是為了讓孩子多和其他孩子接觸,不怕人,能與人溝通,並不是讓他學什麼東西,如果能有機會多和同齡小朋友玩,就沒必要去早教班。

北京的梁先生也在家附近的早教中心為3歲的兒子報了早教班,談及早教班的作用,他表示不太清楚現在早教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他認為現在的早教大多就是讓孩子去感受包括藝術在內的各種情境,如果他有大量的時間,那他會選擇陪孩子一起玩耍旅游而不是去上早教。

上海的王小姐表示,孩子曾經上過兩個早教班,感覺費用普遍偏高,師資良莠不齊。她認為,早教的費用和作用並不是完全成正比,大運動可以多去兒童樂園發展,倒是語言類和藝術培養需要早教。但現在好的早教報不上,不好的早教又形同雞肋,就是去打發一下時間。

身為上海外企白領江小姐則稱對早教不是很“感冒”。她說:現階段我覺得我們陪伴孩子就夠了,以后去了幼兒園每周末也都有親子活動。小朋友就應該多玩。如果未來扛不住,要跟風上早教的話,我不會讓孩子上英語數學這種學習型的,會上舞蹈音樂這種娛樂型的。

而北京的劉女士和安徽合肥市民鮑女士則認為3歲以前沒必要給孩子報早教班,孩子太小意義不大,不如花錢帶孩子出去玩玩,長長見識,3歲以后可以根據興趣給孩子報英語、舞蹈這種興趣班。

同樣明確表示不會把孩子送進早教機構的廣東省廣州市民張女士則認為,孩子的教育應順其自然,早教機構場所、課程和上課時間均固定,過早讓孩子接受這種固定的教育或許會影響孩子后期的學習興趣。另外,對早教機構課程設置合理性的懷疑和相關部門對早教行業監管仍不完善等也是她不選擇給孩子進行早教的原因。

家長對早教有種種疑慮,那麼小學老師是否建議孩子上早教呢?

合肥市某小學老師李英說:經常會有一些家長問我,是否有必要給孩子請家教或參加培訓,而我通常的建議是聽孩子的。許多時候,尤其是當家長強迫孩子去參加一些補習班的時候,孩子內心的逆反心理會導致這樣的補課效果很差,孩子越小,這種情況就越明顯。另一方面,大多數補習班尤其是早教機構,會想很多花樣吸引孩子前來參加培訓,哄孩子高興,但如此一來,反而對孩子的成長不利。當孩子真正進入小學開始常規課堂學習的時候,許多散漫的課堂習慣就會成為教師們頭疼的焦點。

相對於家長、小學老師對早教的不信任,從業者卻認為在早教機構對孩子進行早期教育的作用很大:

合肥市某知名早教中心陳老師表示,早教是多方面、綜合性的教學,涵蓋音樂、繪畫、講演、語言等很多方面,從聽說讀寫等各方面幫助孩子適應社會,提前掌握必備的生活能力。開發智力的音樂,教寶寶學漢字的視頻,英語的動畫,普通話的語音小故事等,都屬於早教范疇,早教師會根據孩子的特點,有選擇性地讓他對教育內容產生興趣,養成今后學習的習慣。

青島市南區一家早教中心老師告訴人民網記者,兒童早教是非常必要的,由於現在獨生子女玩伴少,在外體驗少,平時也就是和小區內的孩子一起玩,家長出於安全考慮對孩子的玩樂有許多控制,這就約束了孩子的天性。在早教中心裡,孩子通過游戲和課程,可以釋放天性,並培養秩序感和專注力。

早教機構資質參差不齊 缺乏統一標准和監管

近年來,很多商家都注意到早教這個巨大的市場以及孩子家長對於投資教育的熱情,紛紛開發設立早教機構,很多家長在商場、游樂園、甚至孩子打疫苗的社區醫院都能收到早教機構發來的宣傳單。

人民網了解到,自2013年起,全國開展0-3歲嬰幼兒早期教育試點,北京海澱、上海、山東青島等14地成為試點區域,相關地市也在早期教育方面做出了努力:

上海在各區縣設立早教指導中心和指導點,實施對0-3歲兒童家長一年4至6次的免費早教指導服務﹔同時,每年組織兩場大型公益教育咨詢活動,幫助家長了解育兒知識和科學的教育理念﹔從2013年起,上海市啟動了主要針對0-3歲兒童家庭的“育兒周周看”手機報信息免費推送服務,根據0-3歲兒童的周齡特點,定期推送指導信息,目前,訂閱量已超過26萬人。

自2013年起,青島市制定了《0—3歲嬰幼兒早期教養指導綱要》, 其職責分工涉及到市教育局、市民政局、市財政局、市衛計委、市物價局、市婦聯、市人社局等多個部門。其中,教育部門負責早教機構的審批注冊,規定早教機構負責人原則上具備大專及以上學歷,並持“雙証”上崗,早教指導機構招生不得與幼兒園招生挂鉤﹔物價部門負責制定早教機構收費管理政策,同時提供教育行政部門頒發的許可証和登記管理部門頒發的法人登記証書等有關材料,收費前按照規定將收費項目、收費標准等內容向社會公示﹔市內3區每年每區都會組織至少4次的公益早教,為2-3歲的幼兒免費提供指導。

但三年過去后,人民網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目前市場上的早教機構種類繁多,資質也參差不齊,並沒有形成系統,家長和從業者均向記者表示,早教市場魚龍混雜,亟待規范。

家住北京通州的劉女士對記者說,她帶孩子試聽過一個早教班,就是讓家長配合,“讓我抱著孩子走一走,抱著孩子轉一轉”,劉女士說,這個早教班在她試聽完半年后就關門了﹔有家長甚至向記者表示,“有些早教機構的老師其實就是給孩子當陪玩。”

山東一家早教機構的工作人員透露,青島大大小小的早教中心這些年也開起來不少,而有些中心隻在工商局注冊,並未在教育局備案,而且有些幼兒園為了招生或者賺錢,綁定入園孩子要提前參與“小小班”或者“親子班”等等。

有過近10年早教從業經驗的資深人士鐘倩認為,部分不負責任的早教機構教學成本極低,“有的甚至就在網上購買一些其他品牌流出的教案來教學。”早教工作並不是有一個鋪面、請幾個老師、買一套教具就可以做的,而是需要一套科學的管理體系和教育方案。鐘倩表示,我國還並未形成行業規范和國家標准,這導致了各家早教機構的教師質量參差不齊,教師也沒有像中小學老師一樣有統一資格認定考試﹔由於各家機構的早教理念不同,早教教學方案也很難像中小學教育一樣形成統一規范。

四川成都某高校的教師肖捷飛女士表示,在早教行業中,師資幾乎都是年青女孩,很多早教機構也沒有專門的教材,繪本也多是外國文化繪本,缺乏本土文化特色和規范的早教教材。“希望社會有關人士和相關部門能夠重視早教,並多在社區中設置相關早教培訓中心並聘請有經驗的早教師。”肖捷飛說。

呼吁:對於民辦機構的監管任務 政府應該承擔起來

對於早教機構規范和監管,北京市人大代表石曉訪早在今年北京“兩會”期間就曾建議,現在的早教機構魚龍混雜,缺乏統一標准和監管,在放開二胎后新生兒數量增加之前,應盡快出台針對早教市場的統一標准和監管體系。石曉訪呼吁政府未雨綢繆,早教問題要提前做好准備,包括人員資質、機構設立標准都得有統一的規劃。不是說非得公辦,應該鼓勵民辦,但對於民辦機構的監管任務,政府應該承擔起來。

“目前的早教市場還比較混亂,家長需要學習更多的早教知識,來為甄別早教機構做好准備。建議盡量選擇有實力的機構,對早教從業人員的資質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數。”四川省早期教育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日前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表示,該協會正積極爭取政府相關部門、政策支持,逐步聯合各地婦聯,依托各早教機構,倡導行業展現公益之心,推廣規范的公益早教﹔同時,協會和四川省標准化研究院正共同編寫《四川早教行業規范》,下一步將進一步規范課程設置、從業人員資質等。

2013年,廣東省已在全國率先成立早期教育行業協會,倡導兒童早期綜合發展。廣東早教業內人士指出,廣東珠三角發達地區的早期教育起步早,市場活躍,至今廣東工商登記在冊超3000家的早教機構,九成以上分布在珠三角地區。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珠三角地區的早期教育產業發展已經逐漸由“小眾”、“精英消費”的模式向高消費型及普惠型並存的方向轉變。目前,廣東早教協會正在探索一種新的管理模式——政府授權下的社會管理,在這種管理模式中,政府部門委托授權,行業協會積極作為,早教機構進行普惠性服務﹔協會作為政府和市場的橋梁,定期進行調研、評優活動,促進行業機構的自律和市場的有序發展。

早教協會一位負責人指出,早教是一個社會的大工程,同時還帶有很強的公益性質,需要政府扶持、社會支持,特別是早教機構的身體力行,這些都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專家:早教最好的老師是父母 高質量的陪伴更重要

採訪中,記者發現,很多爸爸媽媽白天都要上班,隻有晚上和周末能陪寶寶,但經常因為處理一些事情使陪伴的質量大打折扣,這也是不少父母選擇為孩子報早教班的一個原因。

北京某兒童發展集團創始人程淮表示,西城區針對0—3歲嬰幼兒早期教育,深入152個社區,做了4000余份入戶調查問卷。調查顯示,每天能花60分鐘陪伴孩子的母親隻佔48%,超過50%的父親每天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到30分鐘。

青島大學師范學院的何京玉博士、青島李滄機關幼兒園孫艷老師均表示,如果家長有精力在生活中多給孩子一些引導,這種做法是優於早教中心的影響的。在培養孩子的學習習慣和品質方面,父母的作用才是最重要的。

北京一家知名早教機構亦提出,早教首先教育的不是孩子,而是父母本身。孩子的成長是建立在父母的自我成長之上的,因為所有教育的選擇都是父母思想的體現。隻有當父母能夠正確認識了早教,才能意識到陪伴孩子成長才是早教的核心價值,父母的角色無人能夠替代,這也是早期教育的一部分。

“陪伴不足、父母忽視同物質缺乏一樣,會對孩子大腦發育產生永久性影響。”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健康與教育研究所所長邊玉芳認為,高質量的陪伴必須滿足三點:其一,投入足夠多的時間,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家長陪孩子的“及格線”是每周21.2小時,每周親子共處多1小時,孩子的不良行動會降低﹔其二,有情感的投入﹔其三,一起做有意義的事。因此,比上早教班更重要的是父母對於早教的認識和給孩子高質量的陪伴。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家庭的情況也不盡相同,家長選擇早教應該盡可能結合孩子自身的情況和家庭的實際情況,同時要盡可能多的給予孩子高質量的陪伴。

(人民網肖玲、高星、張西美朵、胡磊、劉穎婕、李士燕、王波,實習生張思雨、張倩婷、周荇參與採寫)

(責編:林龍勇、張海燕)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要聞快訊|地市聯播

6月生效法律法規:入境行李超標將被海關扣押6月生效法律法規:入境行李超標將被海關扣押 透視廣東基層三防:暴雨中"生命之鑼"透視廣東基層三防:暴雨中"生命之鑼" 調查:逾八成網友支持電話實名制調查:逾八成網友支持電話實名制 版權成果展首次亮相2016中國創新創業成果交易會版權成果展首次亮相2016中國創新創業成果交易會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