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百年危房倒塌 73歲獨居老人被活埋

2016年05月17日16:07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百年危房倒塌活埋獨居老人

  5月9日上午9點左右,一聲巨響打破了湖北省黃沙鋪鎮新民村的寧靜。村裡一座建於清代的危房民宅轟然倒塌,73歲的獨居低保戶阮家國被瓦礫活埋,當場死亡。距離事發現場不足200米,就是其兒子家近百平方米的大瓦房……

  新民村危房重建工作剛剛開始,去年該村隻有5戶名額,比阮家國情況更困難的還有不少。

  坍塌帶走獨居老人

  新民村位於湖北省通山縣黃沙鋪鎮,全村共520戶600余人,絕大多數村民為阮姓。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自然村,村內至今仍存在著眾多始建於清朝的民房,且多數還有人居住。但由於年久失修,一些外觀看似尚完整的老宅實際上已經成為危房,隨時面臨著倒塌的危險。

  73歲的獨居村民阮家國,就住在村南部一座40多平方米的老宅內。

  5月9日上午9點左右,一聲巨響打破了村裡的寧靜,這座有著100多年歷史的老宅塌了。據村民們回憶,聽到響聲后,大家從四面八方趕來,開始在瓦礫中尋找阮家國的蹤跡。“他腿腳不方便,一般很少出門”。村民阮家清(化名)說,房屋倒塌時,阮家國應該還在屋內睡覺,大量的瓦礫瞬間壓在他的身上。

  在這片緊鄰村內阮家祠堂的廢墟中,除了斷裂的房梁,混合著黃泥的青磚塊以及部分勉強支撐的房頂和斷牆,幾乎看不到任何與生活有關的痕跡。“就算是房子不塌,屋裡也沒有什麼東西,一個煤氣灶,一張床,這麼多年他(阮家國)就在這裡勉強活著,僅僅是活著。”然而,那聲巨響把這位老人僅有的“活著”也帶走了。

  倒塌發生后不久,村民們在房屋中間的床鋪上找到了阮家國。當時,他滿身塵土,額頭上有一處開放性傷口,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真的是太慘了,有兒有女的人,最后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實在讓人寒心”。

  幾天之后,老人的遺體在當地政府和村民的幫助下被安葬在村南側的山裡。

  村民寄希望政府更多扶助

  記者走訪黃沙鋪鎮新民村后發現,村內老人獨居老宅的情況並非個案。按照村民的說法,這些始建於清朝年間的民宅,經過百年的風霜雨雪,其內部結構大多已經出現嚴重的破損,有些甚至隻能依靠木棍、竹竿等外部支撐才能勉強維持不倒。

  阮四喜家距離阮家國家不足30米,其老宅的外牆雖然比較完整,但仔細觀察就能看出,其東側外牆已經明顯外傾,屋頂瓦片也已破損。阮四喜的哥哥說,弟弟在智力方面存在殘疾,沒有配偶和子女,平時的飲食起居隻能靠自己一家照料。隨時可能倒塌的房屋就像一顆定時炸彈,無時無刻不在威脅著弟弟的安全。

  在村西七組的五保戶阮士長,同樣居住在清代留下的老宅內。其弟弟阮士禮(化名)告訴記者,哥哥沒兒沒女,晚年隻能依靠政府的生活保障款和親屬的救濟生活。作為前任村支書的阮士禮,早已經蓋起了新的瓦房,但是在家族觀念非常強的村子裡,把哥哥接到一起同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阮士禮用手指在哥哥的老宅牆面上輕輕一劃,磚縫間的黃泥紛紛掉落,“(建)這種房子用的不是水泥,雨水一沖刷黃泥非常容易脫落,而且已經經歷了一百多年,安全性可想而知”。

  在村裡做過領導的阮士禮表示,在他卸任之后,當地政府已經針對新民村危房的情況採取了相應的措施,“房屋改造的名額是比較有限的,去年已經解決了4戶,但是危房或者存在安全隱患的房屋數量還比較大,像我哥哥這種情況,還不是最嚴重的,可能還需要等一段時間”。

  有兒有女的低保戶

  盡管在村內生活了一輩子,阮家國的家庭狀況卻似乎很少被人清楚地知道,也許是他活得太不起眼,也許是外人對“議論別人家事”的顧忌。記者隻能通過村民的隻言片語,還原阮家國的人生軌跡。

  上世紀70年代,阮家國曾在附近水庫工地上干活,干到最后落下了殘疾。此后,阮家國結婚了,妻子是外村一個雙目失明的女人。他們育有兩女一男,一家人在老宅裡生活了幾十年。兩個女兒出嫁之后,先后搬離了老宅,兒子阮國流卻一直沒有結婚。

  2005年前后,阮國流在村北靠近小學校的路邊建起了兩幢總面積近百平方米的磚瓦房。此后不久,阮家國的妻子也搬出了老宅,她是與同村另一個男人一同搬進了兒子的新房,用村民的話來講,“她和那個人好上了。”

  身有殘疾的阮家國孤身居住在老房子內,兩個女兒偶爾來看看他,送些吃的喝的,但是其獨處於危房之中的境地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據周圍鄰居回憶,阮家國晚年生活相當清苦,“每天隻能是自己煮一點粥,然后一吃就是好幾天。他腿腳不方便,平時也很少出門。”

  新民村村支書阮英豪表示,鑒於阮家國家裡的實際情況,村裡隻能給阮家國和他的妻子通過打“擦邊球”的方式申請了最低生活保障,每月可以領100多元的補助,“畢竟他的兒子是有勞動能力的,這是他的家事,村裡也不好多說什麼,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好辦法。”

  在阮家國兒子的瓦房裡,記者見到了阮家國的前妻。這位雙目失明的老人表示,自己的兒子常年在外打工,女兒已出嫁,家裡經濟困難,兒女們實在無力贍養阮家國。

  救助獨居危房老人面臨的情理尷尬

  新民村村支部書記阮英豪告訴記者,村裡對阮家國被埋死亡事件感到無比痛心,同時又感到非常無奈,“村裡能做的都做了,但是這件事並不是隻靠村裡就能夠避免的。”他表示,從去年開始,當地政府已經針對該村的危房情況展開了重建工作,同時也對無人照顧的老人採取了安置措施。

  由於危房重建工作剛剛開始,去年該村隻有5戶名額,而村裡比阮家國情況更加困難的家庭還有不少,因此,名單中並不包括阮家國。“最重要的是,阮家國有

  兒女,而且還有房子。”村裡曾經到其家中做工作,但阮家國本人表示,自己的兒子沒有結婚,並不想搬到兒子家中。同時,其兒子也沒有想把自己的父親接到家裡的強烈意願。“他兒子在廣東打工,按理來說,給父母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有村民認為,阮家國的兒子即便不能給父親富足的生活,但是把父親接出危房總是做得到的。

  黃沙鋪鎮政府民政辦孟主任表示,本次事件確實存在一定的意外因素,就在事件發生前兩天,該地區剛剛下過一場大雨,對原本已是危房的老宅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從去年開始,當地已經開始落實國家提出的精准扶貧計劃,“但是政策的落實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所有困難戶的房屋全部重建,資金上也不允許”。孟主任同時表示,在精准扶貧等相關政策的支持下,他們已經在鎮裡建起了專門針對五保戶老人的養老院,如今已經有20名老人入住。此外,今年該村房屋重建的名額也會大幅度增加。但孟主任認為,

  盡管有著相關政策的支持,但解決獨居老人的生活與安全問題,不可能僅僅依靠政府就可以解決,“還需要子女擔負起贍養老人的義務,隻有在家庭、社會和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才能讓這樣的悲劇不再發生。”

  針對阮家國的具體情況,孟主任表示,民政辦此前做過了解,其子女並沒有完全盡到贍養老人的義務,正因為有子女存在,“所以按照相關規定,他也不可能成為‘五保戶’,所以在村裡上報危房重建的名額上,也就不會優先考慮。”

  京華時報記者韓天博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