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尸諫:清末官員自殺前指責慈禧“一誤再誤”

2015年07月16日15:29    來源:中國經營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尸諫:清末官員自殺前指責慈禧“一誤再誤”

  1879年4月29日清晨,一條來自薊州知州劉枝彥的奏聞,打破了這個暮春暖日本該有的靜謐祥和。劉知州的折子,牽涉一樁命案:當月11日同治帝奉安典禮結束后,有一名叫做吳可讀的吏部主事未隨大隊人馬返京,而是滯留於三義廟內。25日夜,吳氏先是准備懸梁自盡,孰知房梁太高,且朽敗不堪,於是取出事先准備的洋藥,服毒身亡。

  一個區區的六品京官,在荒郊野外自殺,乍一看似無八卦可挖,亦無賣點可言。按常理判斷其隱情無非仕途失意、畏罪自盡、病魔纏身之類。然吳氏之死很快便傳遍朝野內外,一時間形成巨大的轟動效應。

  一件轟動朝野的事

  “吳可讀事件”之所以轟動,緣由有三:

  第一,吳之死確實屬於自殺,但他臨死前“遺有封存密折一匣,遺書囑為轉呈吏部代遞”,明擺著將肉體消亡作為載體,其真正意圖在於勸諫君上。換言之,吳這是尸諫!中國傳統政治文化中,“武死戰文死諫”乃報國忠君者的至高境界。當君臣關系惡化到有話不能好好說、有事不能細細談的地步時,便會有人豁了出去,以命相搏,以期喚醒天聽。

  第二,吳之遺折言語堪稱火爆。若循常例,部署呈遞的代奏折件,應先由該部堂官共同開啟查閱,如無違悖字樣,才能轉呈皇上。但鑒於吳可讀採取尸諫,且遺折密封,吏部官員料到此折一定牽扯重大且敏感的政治問題,於是違背規定,不拆視就徑報朝廷。如此做法,既可免責,又能保証遺折內容不外泄,可謂一舉兩得。當慈禧打開折子一瞧,不禁勃然大怒。吳氏寫道:

  罪臣涕泣跪誦,反復思維,竊以為兩宮皇太后一誤再誤,為文宗顯皇帝立子,不為我大行皇帝立嗣。既不為我大行皇帝立嗣,則今日嗣皇帝所承大統,乃奉我兩宮皇太后之命,受之於文宗顯皇帝,非受之於我大行皇帝也,而將來大統之承,亦未奉有明文,必歸之承繼之子。

  常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吳氏臨死之折,不僅滿紙忠心,更堪稱生猛,居然徑直指責兩宮皇太后“一誤再誤”,此舉在帝制時代實屬罕見。吳可讀行為極端,言辭激烈,自然引來士林一片嘩然,想必當時不少官紳心裡暗暗為其豎大拇指。

  第三,吳氏遺折中心在於光緒帝之承嗣大統問題,這恰恰點中了晚清政治體制之要害。咸豐逝后,清廷政治運作便進入非常態。先是兩宮太后垂帘,寵信太監,接著實現叔嫂聯手執政,之后又出現同治早夭無嗣之窘境。宗祧繼承的原則是“有子立嫡,無子立后”,無子時,以人為方式彌補自然血緣之缺憾,以其作為繼承人續承宗廟世系。故帝嗣的選立,不僅攸關皇脈延續,更關乎國運。當時慈禧選立同治帝同輩載湉為皇位繼承人,而未從“溥”字輩中尋覓,明顯違背祖宗之法。懾於慈禧之權威,眾臣大都敢怒不敢言。吳可讀遺折挑明此事不合祖制,為眾人提供了再度於朝堂內掀起立嗣承統大討論之理由。

  回望彼時政情,或許除了尸諫,短期內似無他策能聳動視聽,那為何踐行此舉的單單是吳可讀?

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