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鄧超《烈日灼心》演死刑犯戲入戲深 手指發麻兩度暈厥(圖)

2015年07月16日14:52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鄧超拍死刑戲入戲深 手指發麻兩度暈厥(圖)

鄧超拍死刑戲入戲深手指發麻兩度暈厥(圖)

  中新網7月15日電 電影《烈日灼心》繼第1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榮膺殊榮之后,定檔於8月27日公映,並將在大銀幕呈現一個“不一樣”的鄧超——在沉底七年的水庫滅門強奸案中,鄧超因一念之惡成為逃亡七年的不法之徒“辛小豐”——殺人犯、逃竄犯、強奸犯“三罪合一”,又改頭換面成了協警,在罪孽與善念的糾困煎熬中遍歷父女之情、同性之誼,最終又在復雜返歸單純的人性旅途中做出驚人決定,如鄧超自己所說,“是我拍電影這麼多年以來最愛的一個角色。”

  鄧超玩命狂飆 導演曹保平大哭:以為你真死了

  在剛剛落幕的第十八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上,鄧超於6月19日現身《烈日灼心》發布會現場並於6月21日憑借“烈片”摘得本屆上影節最佳男演員獎,在獲獎感言中他深情提到自己對於“辛小豐”這個角色的“忘不了和放不下”,並發微博向另個世界的辛小豐喊話:“如果有平行空間的話,我相信小豐就站在我身邊,感謝小豐。這個獎是你的。”

  拍攝中,鄧超兩度暈厥,玩命狂飆:“一場是在審訊室,拍攝不得不中斷,讓我在車上躺了三個小時。還有一場是在死刑那場戲時,最后那個形態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了,隻知道不可控了。我們是真的注射,在注射的時候,我本人的身體已經開始報警:休克,耳鳴,嗡……所有的手指發麻,體驗著生命一點點的沒了,一個人的命沒了。我也是第一次嘗試注射那個地方,我要求導演,給我來真的。”虐心灼人的死亡直播中還不慎出現一個讓鄧超哭笑不得的技術失誤:“我們找的那位醫生不是專業的醫生,他很緊張,好幾次扎不准,我隻好一直被他戳著。”導演曹保平在叫“停”這場戲之后,放聲大哭:“超,我以為你真死了!”

  鄧超演完辛小豐 患上幽閉恐懼症

  鄧超提到:“在廈門拍這個戲的時候我盡量在人物角色裡不出來,晚上也會和導演聊角色,不斷騷擾他。有很多廈門的朋友叫我出去吃飯我都不會去,是因為小豐吃不起那個飯,他是一個逃亡的人,我會盡量讓自己在他的狀態裡。我會讓自己提前進入角色,去小攤上選他會穿的那種內褲,而且故意穿很久,穿成舊的一樣。”劇組的人,都是鄧超合作過三次的老熟人了,但“這次他們會問我為什麼不高興,不愛理人,因為這才是辛小豐,一個逃亡了七年的不法之徒,罪孽和善念都在他身上。拍完戲我離開廈門的時候,我在車裡就像一張畫皮,隻剩一具空殼,這是我從業以來最長時間沒有走出的一個人物,他確實讓我有點兒神經質了,不但會在片場失態,演完之后我心理上也陷入一種幽閉恐懼。”

  《烈日灼心》通緝令:“放過鄧超,追捕辛小豐”

  《烈日灼心》近日迅猛定檔於8月27日全國上映,該片由藍色星空影業、博納影業聯手出品,曹保平導演,鄧超、段奕宏、郭濤、王珞丹主演。自上影節首場放映以來,“烈片”引爆映后神評狂歡,被樹以“華語犯罪類型片新標杆”,主演鄧超在電影中的上乘表演亦受到專業影評人和上影節觀眾的一致肯定。而鄧超飾演的男主角辛小豐,面對撫養七年的純真女兒、亦敵亦友的犀利警察伊谷春、情深意重的兄弟阿道和比覺以及突然撞入逃亡生涯的同性“戀人”,不得不進入灼烈煎熬的人生困局,而往日罪孽和一念之善,最終讓他做出驚人的決定,反轉的劇情和復雜的人性,令觀者扼腕洒淚。導演曹保平、“警察”段奕宏通過烈日灼心官方微博向這個復雜返單純的“不法之徒”發出全組通緝:“放過鄧超 追捕辛小豐”,也似別有深意。究竟鄧超與辛小豐的關系是什麼?一如鄧超所言:“表演這個職業是這個世界上相對特殊的職業,你可以在幾個月裡面去過一次別人的人生,嘗試很多鄧超不可能有過的人生經歷和遭遇,其實挺分裂的。去演戲的時候就像住進那個人的房間,我在這個人的房間裡忘掉鄧超。”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