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江青:賀子珍不關心毛主席 我男朋友可多了

2015年07月14日09:45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江青爆料個人生活隱私:我有很多男朋友

本文摘自《中國外交隱秘故事:外交風雲親歷記》,張穎 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11

江青:“你不是想了解我個人的生活嗎?哈哈,你別看我現在領導著全國文化大革命,從前呀,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富於感情的,我個人的生活是非常羅曼蒂克的。中國的女人都背著封建主義的包袱,我可不背,我自己要怎樣做就怎樣做。明天和后天我會詳細地對你講,今晚我講點小故事吧……”

江青與毛澤東(資料圖)

1972年,原美國紐約州賓翰頓大學的中國現代史副教授維特克,受邀到我國訪問。1972年8月12日下午,江青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維特克。8月25日,江青又在廣州接見了維特克,當晚9點,江青宴請了維特克,席間,江青向維特克披露了許多她個人的私生活,以下便是當事人張穎對兩人當時的部分談話實錄。

“我幾乎被流氓給騙了”

江青:“今天請你吃廣東飯,中國有句老話:吃在廣州,穿在杭州,死在柳州。因為柳州的木頭特別好,而廣州人特別會吃。這是鹽雞,味道不錯,還有清蒸魚,這種芥蘭菜隻有南方生產……你最好同群眾接觸接觸,到越秀山去看看,我現在不能去了,否則成了展覽品了。我在這兒必須保密,因為廣州軍區要為我的安全對中央負責。因為你是我們的好朋友,會給我保密,所以我請你到這裡來。”

維特克:“希望你有時間好好休息。”

江青:“對,我應好好休息。但我怕把電報和文件壓得太久,怕落后。我應有責任,我在這裡同你談話,我對廣州軍區的講話已經經過政治局批准,我們是嚴格遵守紀律的。”

維特克:“我相信。”

江青:“當然我們不是從早到晚都很嚴肅的,不是這樣的。過去當我能同主席經常在一起的時候,我們談各種問題,經濟、政治、文藝等等,我們從來不枯燥。你一定知道毛主席很會游泳,也很會打乒乓球。”

維特克:“這方面的照片我都有。最近我買了幾幅毛主席打乒乓球的絲織畫,我想帶回去送給我愛打乒乓球的朋友。我知道毛主席早在1917年時就寫過關於體育的文章。”

維特克:“你1933年入黨,作為一個青年,你入黨后的職責是什麼?”

江青:“責任很大。我做各種超過我能力的事。我冒了生命危險找黨。因為窮,幾乎給流氓騙了。當然他不能騙我,但欺侮我。”

維特克:“什麼樣的流氓?”

江青:“有一次我弄了點錢,隻夠買三等艙的船票,是日本船。我的朋友送我,我朋友的朋友介紹了這個朋友給我,讓他在船上照顧我,因為我暈船。我坐過三次海船,還爬過嶗山,爬山我是老虎,在女學生爬山中我是冠軍。坐船是狗熊。這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非常壞。我暈船,吐。因為他聽說我下船時有朋友來接我,他就起壞心了。他說我們到上海,你的朋友不來接你沒關系,我們開旅館去。這樣我就知道他不是個好人。那時我知道上海有專門為女人開的旅館,我想女人總會幫女人的。如果沒有人來接我,一下船我就叫個黃包車到女人旅館去,那是我當時的想法。實際上后來我才認識到我的想法是不行的,因為要住那個旅館,先得交15塊錢的押金,所以我就絕望了。總向外邊看,也不暈船了。這個壞蛋站在我后面,提著我的小行李,對我說咱們開旅館去,我沒有理他。下船后看到沒有人來接我,我決心叫黃包車。就在這時候,來接我的人從人群中突然走過來,我什麼都忘了,高興得跳起來了,把那個壞蛋也忘了。他把我的行李拿走了。你對這一定最感興趣。”

維特克:“你逃掉了。這是你作的最有戰略意義的安排,通過這個例子可看出你在那時就有軍事戰略天才。”

“賀子珍不能理解毛主席的精神境界”

江青:“我聽說你看過關於我和毛主席結婚的事兒,那是假的,說什麼中央有個決定,那是假的。”

維特克:“我知道那是假的。”

江青:“那完全是假的,完全是王明捏造的。當時有人反對的,項英就反對,他甚至打了個電報。他是個叛徒,那時還不知道。他給毛主席拍了一個電報,毛主席回電說,‘我學孫中山’。”

維特克:“恐怕那時孫中山已經去世15年了。”

江青:“孫中山和宋慶齡年齡相差就更大了,約30歲。實際上賀子珍同志隻比我大一兩歲,是她要求離婚的,我不願和你講這個。毛主席不知道她去莫斯科,她到莫斯科后毛主席給她寫了一封信勸她回來。其實在中央蘇區時他們就已分居一年半了。她非常固執,不能理解毛主席的精神境界,不關心毛主席。”

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