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父母吵架潑汽油自殘 禍及親兒留下“肉箍”瘢痕

2015年07月14日09:14    來源: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父母吵架潑汽油自殘 禍及親兒留下“肉箍”瘢痕

  ■聽爸爸說起往事,金海突然捂住臉哭起來。

  11年來瘢痕增生嚴重,父親籌錢救子盼能贖罪

  溫暖訴求:“丑八怪、豬八戒……”田金海沒有一個朋友,從懂事起,他的耳邊便充斥著同齡人的謾罵。金海很困惑,為什麼自己和別人不同?覆蓋於面部和身體上高高隆起的丑陋瘢痕,就像銅牆鐵壁,將他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今年初,在金海的追問下,父親田偉建終於道破秘密——兒子身上的“肉箍”,源於11年前一桶汽油,而潑洒和點燃汽油的,正是父親田偉建。“我很后悔,隻要能想到的方法,我都會去做,彌補我對兒子犯下的錯。”為了替自己贖罪,田偉建下決心借錢給兒子做手術,但如果要完全康復,卻遠不是一次手術就能解決。

  噩夢:一時沖動讓妻兒燒成重傷

  武警廣東總隊醫院燒傷科病房裡,12歲的田金海安靜地坐在病床上,臉部兩側因燒傷留下的瘢痕高高隆起。媽媽何小惠坐在一旁給他喂飯。因為剛動過手術,田金海胸部以下直到大腿,都纏上了厚厚的紗布。也許是術后疼痛,吃完飯,小金海平躺在床上,突然哭了起來,淚珠順著眼角一滴滴滾落在枕頭上。站在母子倆左側的田偉建皺了皺眉,突然大喝一聲,“別哭了!”小金海嚇了一跳,怯生生地望著父親,勉強止住抽泣。

  小金海自小就意識到自己“與眾不同”——為什麼我身上臉上都有疤?為什麼小朋友罵我,躲著我?他的疑惑沒有答案,父母對他的問題都諱莫如深。直到2015年年初,又被幾個小朋友追在身后叫罵“豬八戒”后,他哭著跑回家追問父親:“我的疤到底是怎麼來的?我不想做‘豬八戒’,我也想去上學!”媽媽垂頭抹淚,爸爸沉默良久,終於道出了事情的真相。2004年8月,田偉建奶奶去世,在汕頭市區打工的他想帶10個月大的金海和妻子何小惠回汕頭鄉下祭祖,但與夫妻倆同住的岳父母不同意女兒前往,田偉建隻能獨自帶小金海前往。惱怒於老人曾阻撓過女兒的婚事,田偉建與岳父母的矛盾由來已久,並有過數次直接沖突。誰也沒有想到,這件看似微小的事情,竟成為田偉建發泄怒火的導管。

  從鄉下回來的路上,田偉健買了一小桶汽油,計劃與何小惠一家人同歸於盡。

  事發當晚,田偉建在爭執吵鬧中點燃了大火,不僅將妻子燒成重傷,連襁褓中的小金海也被殃及,小小的身軀燒傷面積達60%。在住院治療三個月后,何小惠和兒子田金海都出院了,苦於無足夠的錢,兩人的治療都僅是保全了性命,但那一身的傷疤卻成為永久的噩夢。田金海的面部、臀部、膝關節都嚴重燒傷,兩個腳趾在日后隻能垂直地面走路。

  堅強:被嘲“丑八怪”,仍堅持送弟上學

  得知事情的經過后,出乎田偉建的意料,小金海表現得很平靜。“我不恨他,我想他也不是故意的。”一句平淡的言語,道出了孩子內心的寬恕,卻讓站在一旁的田偉建淚流滿面。當年母子倆出院后,出於種種考慮,何小惠撤銷了對田偉建的控訴,並再次和他生活在一起,又陸續生育了三個兒子。

  歲月可以磨平石棱,卻抹不平心裡的傷痕。今年年初,湊合過活的夫妻倆終於正視人生,在無法化解的種種矛盾中斷然分手,辦理了離婚手續。他們的四個孩子都跟著父親田偉建生活。

  經歷了這樣的不幸,田金海並未怨恨自己的父母,而他的貼心懂事,常常讓田偉建感慨不已。父母離婚時金海不到12歲,雖然自己還是個孩子,但父親不在家時,他便主動承擔起照顧三個弟弟的職責。“蒸蛋、煮蛋、炒蛋……你能想到的跟雞蛋有關的菜,我都會做,還會送弟弟們去幼兒園。”他說,雖然每次送弟弟上學的途中都會被人叫“丑八怪”,但他隻能頂著這些歧視繼續前行,“我總不能扔下弟弟,一個人跑回家。”

  在學校裡,金海找不到玩伴,大家總是對他的面貌露出害怕或嘲笑的眼神。幾年小學生活,他隻能一個人默默去上學,再默默回家。“他從來沒有什麼朋友,反而是來到醫院,有了一些小病友可以說說話,成為玩伴。”田偉建也明白兒子這些年內心的孤苦,他隻能拼命賺錢希望早日幫兒子做完手術。

  傷痛:增生不止關節受困,手術迫在眉睫

  燒傷給田金海帶來的痛苦,不僅僅是精神上的,更是身體上的。而這種痛苦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的發育而與日俱增。“他的臀部被大片的傷疤遮住,膝關節也因為皮膚燒傷而不能彎曲,所以無論大小便,他都隻能站著解決。”田偉建嘆息著說,8年前,自己也曾用賺到的所有錢給金海動了一次手術,將臀部的增生瘢痕割開,解決了他膝部不能彎曲的問題。

  但隨著骨骼的生長發育,小金海膝關節的皮膚再次拉伸而導致關節無法完全生長,連蹲著上廁所都成了非人的折磨。此外,小金海的腳趾也因為燒傷畸形,從3年前開始就隻能垂直生長,每次走路都會血流不止。看著兒子這麼痛苦,田偉建於心不忍,他想再次帶兒子去醫院做手術,但高昂的醫療費阻礙了治療的腳步。

  2015年6月,田偉建實在無法看著金海繼續忍受各種折磨,他把幾年來在工地日夜拼命所賺的錢全部拿出來,再加上好不容易借來的錢,一共湊到了6萬多元,帶著金海住進了廣東武警醫院。“孩子長大了,不能再站著方便了,必須盡快給他做手術。”

  未來:隨著身體發育必須不斷手術

  入住廣東武警醫院之后,金海到目前為止已經做了兩次大手術,分別是面部擴張術和臀部、腳趾鬆解術,而接下來要進行的第三次手術,是膝關節伸直手術。

  據主治醫生沈主任說,隨著骨骼的生長,即使現在動手術解決了金海的當務之急,但未來他的膝關節還會彎曲、腳趾的生長趨勢也還將是垂直的,隻能靠不停地手術一再緩解。

  “為了給我們省錢,醫生盡量把每次手術做的范圍擴大一些,他們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從去年到今年,田偉建不止一次和沈主任溝通,希望能盡量在用少一些費用的前提下,減輕兒子的痛苦。“我們做父母的有罪,但孩子是無辜的。隻要想得到辦法去籌錢,我都願意去嘗試,隻要能減輕對兒子造成的傷害。”

  時至今日,田偉建心中悔恨交加,但他更明白自己目前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為金海醫治,彌補他過去犯下的錯。但如今,兩個手術費用已經花了五六萬元,而小金海的治療卻是一個無底洞,隨著長大,他必須繼續做各種手術,才有可能獲得正常人的生活,而這也成了田偉建心頭揮之不去的魔咒。(嚴蓉)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