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慈禧死后清廷內斗:袁世凱被嚇得一夜白頭

2015年07月13日10:20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慈禧死后清廷內斗秘聞:袁世凱被嚇得一夜白頭

  本文摘自《絕版袁世凱》,張社生著,文匯出版社出版

  袁世凱是個如假包換的軍人,在袁之前,中國其實沒有真正的職業軍人。幾千年來都是秀才帶兵打仗,明清的總督不單是地方政府行政首腦,還兼任軍區司令,公檢法一肩挑。

  和日本打甲午戰爭,人家天皇在廣島大本營裡與參謀部策劃於密室,制訂了詳細的作戰方案。據說連被中國人打敗后,逃到西伯利亞的退路都設計好了。中國人卻隻顧滿足於口水抗日,讓那些“愛國詩人”寫些慷慨激昂的對仗詩句,諷刺挖苦日本人。認真的軍事准備卻一樣沒有,結果可想而知。

  袁世凱沒進過軍校,但是業余愛好兵事。據說做政府部門文員時,人家吟詩作畫,吟風弄月,他卻一個人在那裡捯飭兵家那些個事兒。同事們笑他,他卻死不悔改。

  練兵,練新式軍隊,這在袁世凱去小站前已經有幾人干過了。

  袁世凱不是第一個,卻是最成功的一個。

  袁世凱是在1895年接下不大熟諳軍事的文官胡燏棻的練兵攤子,來到小站的。

  小站在天津咸水沽南約10公裡。甲午戰爭之后,袁世凱奉旨在此督練“新建陸軍”。

  剛干了一年,1896年4月,監察御史胡景桂參奏袁世凱“嗜殺擅權”、“克扣軍餉,誅戮無辜”,以及用人“論情面大小食鬼遺多寡”等多條罪狀。

  袁得到被參劾的消息,感到十分懊惱:“兩旬來心神恍惚,志氣昏惰,所有夙志,竟至一冷如冰。軍事實無心詳述。”

  不久兵部尚書榮祿邀其幕僚陳夔龍隨行,奉命前往查辦。親歷此事的陳夔龍在《夢蕉亭雜記》稱:

  該軍僅七千人,勇丁身量一律四尺以上,整肅精壯,專練德國操。馬隊五營,各按方辨色,較之淮、練各營,壁壘一新。文忠(指榮祿)默識之。謂余曰:“君觀新軍與舊軍比較何如?”余謂:“素不知兵,何敢妄參末議,但觀表面,舊軍誠不免暮氣,新軍參用西法,生面獨開。”文忠曰:“君言是也。此人必須保全,以策后效。”榮祿回京后指令陳起草覆奏稿。陳建議擬“請下部議”。榮說:“一經部議,至輕亦應撤差,此軍甫經成立,難易生手,不如乞恩,姑從寬議,仍嚴飭認真操練,以勵將來。”

  就這樣,為袁軍軍容所動的榮祿以所參各節“查明均無實據,應請勿庸置議”,將袁世凱的各控罪一筆抹掉,而且吹捧袁說:“查該道員血性耐勞,勇於任事……於將領中間為不可多得之員。”

  由於榮祿的庇護,袁不僅沒有被問罪,反而受到清廷的慰勉。這對袁世凱來說是多大的恩情啊!后來譚嗣同要袁世凱殺榮祿,這是他們不了解榮袁之間的這段生死之交。何況,袁一直標榜自己是新派人物中的穩健派,有意和康有為保持一段距離呢!

  榮祿沒看錯人,袁的確是練兵的裡手。袁練兵有理論:“治軍之道,首重訓兵,其次練兵,訓以開其智識,固其心性﹔練以增其技藝,增其材力。”

  一次閑談,張之洞問袁世凱練兵的秘訣,袁世凱說:“練兵事看似復雜,其實簡單,主要是練成絕對服從命令。我們一手拿著官和錢,一手拿著刀,服從就有官和錢,不從就吃刀。”

  袁世凱說得輕巧,練兵沒這麼容易,君不見蔣百裡后來主辦保定軍官學校,要什麼沒什麼,他這個校長在無可奈何之下,竟至在大操場檢閱台上,當眾舉槍自殺。

  以上所有各點,都是在就事論事,其實軍人袁世凱自己都想不到的是,他開創了一個新時代,謂軍人理政。從袁世凱始,職業軍人成為主宰中國政治舞台台前幕后的主角。其最響亮的口號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

  這等於間接否定了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儒家文官體系。費正清對此有專門論述:

  當時中國社會結構的變化,在於原有的儒生—農民—手藝人—商人范圍之外,軍人有了新的社會地位﹔軍官學校出身的軍官,取得了過去隻給儒生保留的一些特權。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