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江蘇一局長受賄百萬 為省錢坐公交下鄉買豆制品

2015年07月13日09:09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為省錢,坐2小時公交到鄉下買豆制品 他竟是個受賄195萬的“葛朗台式貪官”

  朱冬生被判11年。

  文學巨匠巴爾扎克筆下愛錢如命的“葛朗台”,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鎮江市民防局原局長朱冬生就是個“葛朗台式”的貪官,他一方面節儉至極,寧可坐2個多小時的公交到鄉下去買豆制品﹔另一方面,他又把持審批權,大肆受賄195萬多元。

  最近,朱冬生被鎮江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刑11年,並處沒收財產50萬元。日前,偵辦此案的檢察機關披露了這個“貪官葛朗台”的真面目。 通訊員 顧小偉 驊騮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於英杰

  葛朗台

  曾靠打零工為生“摔跤都要抓把泥”

  現年59歲的朱冬生,中等個頭,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樣。他幼年時父母離異,由祖父母養大。為了糊口,和哥哥曾在村裡替人打零工生活,“在馬路上跌個跟頭都恨不得抓把泥回家。”朱冬生在案發后形容當時的窘迫。但生活的艱難磨礪,有時也是一筆財富。朱冬生中專畢業在自來水廠做了10年工人后,進入紀委工作。此后,在公用事業管理局、房產局、人防辦公室、民防局,高居“一把手”15年。

  “沒有官架子。”這是下屬和同事對朱冬生的評價,但裡面別有意味。朱冬生迷上了打麻將,身邊的工程老板圍繞,打麻將就是送他錢,朱冬生“手氣”就沒不好過。每次幾千塊進賬,誰輸給自己多少錢,朱冬生都記得清清楚楚。

  為省油錢不開車 對自己都小氣到家

  鎮江市寶堰鎮生產的豆制品物美價廉,名氣很大,朱冬生一家都愛吃。他每次去買,寧可坐2個多小時的公交車顛簸上30多公裡,也不肯開車去,原因是他算了筆賬——如果開車,來回的油錢加上車輛損耗,“不劃算”。

  審訊中,檢察官發現,朱冬生家屬給他送的兩件換洗衣服,衣服都掉色嚴重,而且領子都磨得毛邊開線,“朱冬生確實吝儉到了極致,對自己都小氣到家。”

  檢察官發現,他是個頗有天賦的“商人”。從出租門面店,到開辦香煙店、網吧、彩票站、制鞋廠,再到投資房地產,他經營的“業務”很廣泛。“2000年時房價還不高,他果斷出手在鎮江小米山、東門各買一套門面房。”

  大貪官

  開發商送“心意”,緩繳人防建設費

  朱冬生主政的10年,正是民防職能與市場開發逐漸融合的階段。地下民防工程審核與易地建設費的收繳,是朱冬生交易的籌碼之一。

  根據法律規定,民用建筑在建設時必須建設防空設施,也就是地下人防工程,平常看到的各種地下停車場就屬於這個范疇。開發商在建設完成后,由民防局決定能否通過驗收,這決定了房產能否及時開盤。如果開發商沒有條件建設人防設施,則按每平方米30元的標准,以總建筑面積測算,繳納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設費,用於擇地另建。如何能通過驗收順利開盤,又緩繳易地建設費,盤活資金,都得仰仗朱冬生。

  2007年,富源房地產開發公司開發“學林雅郡”項目,資金周轉緊張,總經理陳某帶上緩繳人防建設費的材料來到朱冬生辦公室,留下“心意”5萬元現金。朱冬生大筆一揮,同意緩繳。於是從2007年開始,陳某每年春節都會“孝敬”朱冬生,送上2000元的購物卡以及香煙等禮物。

  從2007年到2013年,朱冬生先后同意32家房產公司辦理“緩繳人防易地建設費”,共計受賄24萬元。

  “孝敬”10萬,他就敢改競標標准

  工程由誰承建,是朱冬生另一個交易手段。人防工程主要集中在地下取土、打樁、澆灌混凝土,技術含量並不高。而且,人防工程是專款專用,且回款及時。工程老板都眼熱不已。

  朱冬生有一個重要的“掮客”劉海。劉海是個體包工頭,沒有施工資質,也沒有正兒八經的施工隊伍,經常挂靠在其他工程公司下面撿些基樁的零活。當朱冬生還是普通干部時,劉海就和他是關系熱絡的牌友,經常湊在一起搓麻。朱冬生甚至還在鎮江的老北門給劉海租了兩層的門面房,一樓用來辦公,二樓就是他們一起打麻將的地方。

  可別小看這裡,一些人防工程常常在此一錘定音。天龍建筑公司就是這樣中標的。2013年2月的一次牌局上,該公司副總經理吳立聽說大市口地下工程招標,便向朱冬生表示想承包工程。此時朱冬生手氣正旺,滿口答應。

  不巧的是,2013年1月鎮江市政府新出台規定:要在原來的商務標、技術標的基礎上增加信譽標,可吳立的公司信譽標分數不夠。朱冬生開門見山地表示,要讓吳立來做該項工程,既然不符合新標准,那就用原來的舊標准,把招投標的評分模式改改。就這樣,在朱冬生強勢要求下,吳立公司就按舊的招投標標准競標,毫無懸念地中標成功。事后,吳立“孝敬”了朱冬生10萬現金。

  50萬一拿,漏水工程都能通過驗收

  人防工程審計、決算的審批權,是朱冬生的第三個交易籌碼。

  2013年初,鎮江一家基樁公司成功中標東吳路地下人防工程。進入6月,大市口與斜橋街連通工程發生漏水事故,朱冬生趕忙奔赴現場調查,發現是施工方偷工減料,把暗墩樁打少了,嚇得朱冬生趕緊在工地附近的小旅館蹲點住下,日夜監工,用他的話說“這是掉腦袋的事”。

  風險排除后,朱冬生火冒三丈,教訓工程經理李峰,表示要扣工錢。李峰一聽要扣錢,趕緊找來劉海商議。果然,劉海從中游說,希望“從寬發落”,並奉上25萬元現金。朱冬生當即心情舒暢,就此放了李峰一馬。

  2013年10月,李峰的工程進入決算、審計環節,再次委托劉海送給朱冬生25萬元現金。果然,李峰工程順利通過驗收,工程款不僅沒有扣罰,反而如期全額支付。

  東窗事發

  神秘銀行卡裡 有建筑公司匯的10萬

  2014年8月,鎮江市人民檢察院接到舉報,鎮江市民防局局長朱冬生在工程招標中收受賄賂,迅速展開初查。檢察官針對朱冬生的財務狀況進行前期摸查,很快一張尾號為“8515”的銀行卡浮出水面。

  尾號“8515”的銀行卡,是以朱冬生的哥哥名義辦理的,但有一筆天龍建筑公司財務會計匯入10萬元現金的存款記錄赫然在目。檢察官懷疑,朱冬生用哥哥的卡收受賄賂,掩人耳目。

  天龍建筑公司副總吳立,曾孝敬朱冬生10萬元,這筆錢就存在這張卡裡。檢察官追蹤發現,當天給“8515”銀行卡存入現金的人,不是天龍公司的會計,而是朱冬生的妻子。因其妻當天忘記帶身份証,遂將“招領處”遺失的身份証借來使用,而這個身份証的主人竟是天龍公司的會計。更加巧合的是,檢察官追查得知,吳立雖不曾通過會計匯款給朱冬生,卻有將10萬元現金送給朱冬生的犯罪事實。檢察官提到這個細節,無不拍案稱奇。這個插曲更讓朱冬生深信,法網恢恢。

  “8515”銀行卡其實還有蹊蹺。個體包工頭王剛在陪朱冬生打麻將時,聽說他要賣掉江山名洲的房子,毫不猶豫地以高出市價40萬的價格買下。不久,王剛嘗到“甜頭”,2013年初,在朱冬生示意下,王剛成功中標東吳路地下人防工程。而朱冬生賣房得來的錢款,一部分流入自己名下的銀行卡,一部分就轉入該卡,“高價賣房”受賄的40萬元就此鎖定。

  有了這些証據,鎮江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對朱冬生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

  被抓時想逃跑 還咬傷了干警手腕

  2014年9月24日,鎮江市政府門前一陣喧囂,不少市民駐足觀望。原來,在檢察官表明身份要求朱冬生配合調查時,朱冬生意圖逃脫。他一手撐著車門,一手胡亂揮舞,還狠咬抓捕人員的手腕。此舉著實讓人目瞪口呆。任誰都沒想到,眼前這個撒潑之人是一名處級干部。

  剛進審訊室,朱冬生依舊端著他的官架子,傲慢地躺著,將腳蹺在扶手上。當案件承辦人走進審訊室,朱冬生倒首先開腔:“我們以前一起在紀委查過案子,現在倒在這裡碰面了。”檢察官一眼看透他想攀關系的伎倆說,“我也沒想到,你竟走到這一步,什麼原因你好好想想。”

  接著,當檢察官將尾號“8515”銀行卡財務往來和其他查實的犯罪証據擺在朱冬生面前時,朱冬生的態度突然發生180度的逆轉,剛才還倨傲的他轉臉卻痛哭流涕,表示願意交代,積極配合檢察官辦案。

  朱冬生在“悔過書”中寫道:什麼事都想自己能賺一點。手中有一定的權力后,便開始貪婪起來。對包工頭送的錢,表面推辭,心中卻有好感。搞權錢交易不想自拔,不願自拔,不能自拔,對金錢的追求越來越瘋狂,以致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人防工程‘不差錢’,‘一把手’又把持審批大權,使得人防工程成了‘唐僧肉’。”辦案檢察官說,朱冬生案件的特殊性就在於民防職能發生變化,權力尋租空間變大,但對其監管的力度卻沒有變化,制度的牢籠並未扎緊。

  最近,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朱冬生受賄195.13萬元,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1年,並處沒收財產50萬元。對受賄犯罪所得195.13萬元及違法所得38.73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文中除朱冬生外,其余涉案人物、公司均為化名)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