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專家:深莞惠創新圈已形成並擴至香港

2015年07月10日08:42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深莞惠創新圈已形成並擴至香港

  酷比實業投資有限公司員工正在手機生產線上作業。南方日報記者 胡國球 攝

  2015年6月12日,東莞市譽銘新精密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譽銘新”)總部項目投資協議簽約儀式在塘廈鎮舉行。該項目計劃投資14億元,計劃今年底動工,2017年底竣工。項目投產后,可新增年產值28億元,新增年納稅2.4億元。

  在惠州大亞灣,比亞迪惠州產業園正在緊張地生產一種叫做“鐵電池”的充電電池,這些電池生產后會被運到比亞迪位於深圳等地的汽車生產基地,並最終成為比亞迪秦、e6、k9等新能源車型的“核心”——電動車動力電池的一部分。

  近年來,隨著深莞惠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的建立健全,類似的企業之間分工協作和企業內部經營要素分工在深圳、東莞、惠州三個城市表現得越發明顯。

  曾有學者就深莞惠之間的這一轉型發展新態勢做過調研,認為三市之間,尤其是東莞、惠州的臨深片區和深圳已經形成了一個新的創新圈,這個創新圈甚至可以擴展到香港。

  溢出

  深圳創新惠及東莞惠州

  隨著深圳產業向東莞、惠州擴散的加快,深圳的技術也隨之向兩市擴散。2014年,東莞主動承接周邊地區高端產業轉移,精准招商效果明顯,其中在主動對接深圳先進產業溢出方面,全年引進符合東莞產業發展的深圳項目共158宗。

  在惠州市仲愷高新區TCL通訊全球制造中心的生產車間裡,工人和機器都在忙碌著,從表面貼裝到組裝、包裝出貨,平均每天幾十萬個手機產品在流水線上快速流動。這裡是全中國單體產能最大的手機制造基地,手機年產能高達1.2億部。從這裡生產的手機,最終漂洋過海到達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消費者手中。

  支撐著TCL通訊產品的技術因子來自深圳——作為惠州TCL集團的核心成員公司,TCL通訊研發在深圳、生產在惠州。TCL制造通訊產品的這一模式在深莞惠城市圈裡非常流行:歐美需求—深圳研發設計—惠州(或者東莞)生產。

  類似的例子也很容易在東莞找到。常平聖旗美服飾的產銷流程基本上也是這樣:歐美客戶下單,並提供他們研發的面料,公司設在深圳的設計公司負責設計,在常平的工廠裡生產,然后出口。宇龍酷派品牌市場部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宇龍酷派在東莞以生產制造為主,研發為輔,深圳總部以研發和營銷為主。

  傳統制造業產業配套能力強大的東莞,對於這樣的區域合作分工有著巨大的需求。東莞市內資經濟促進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2014年,東莞主動承接周邊地區高端產業轉移,精准招商效果明顯,其中在主動對接深圳先進產業溢出方面,全年引進符合東莞產業發展的深圳項目共158宗。

  隨著深圳產業向東莞、惠州擴散的加快,深圳的技術也隨之向兩市擴散。

  在東莞清溪,清溪招商引資的大項目大都來自深圳,該鎮鎮委書記黃宇富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清溪將充分發揮區域、生態、產業等優勢,主動承接深圳產業轉移,積極推進與深圳的區域創新協作,爭取成為深圳建設國際創新中心的輻射區,將加強對深圳科技園區創新資源的吸納及生物醫藥、高端電子信息戰略新產業的引進。

  在惠州,自從深圳的伯恩光學公司2009年進駐惠州惠陽區秋長街道白石村后,白石從一個雜草叢生的小村蛻變為發達的工業園區,迅速城鎮化。在其帶動下,秋長一躍成為工業大鎮,也助推惠陽經濟發展提速。惠陽區政府區長胡斯平介紹,今年1—4月伯恩光學完成產值71.6億元,大幅增長134.4%,對惠陽工業增長的貢獻率由去年同期的25.8%大幅提高至79%。

  反哺

  莞惠產業回饋深圳創新

  說起反哺,在東莞和深圳之間表現得更為明顯。除了上文提到的譽銘新公司外,落戶東莞的華為、宇龍酷派、酷比等大型手機品牌對於深圳的手機產業鏈的支撐作用非常明顯,帶動了深圳通信產業在國內乃至全球話語權的快速增大。

  談及深圳比亞迪的新能源汽車,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所使用的電池大多產自設在惠州的工廠。總投資約50億元,2009年建成投產的惠州大亞灣比亞迪工廠,如今動力電池年產能達1.6GWh(兆千瓦時),現有產能居全國第一。正是深惠兩地的協作,壯大了比亞迪的新能源電池業務。

  從2014年開始,隨著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逐漸成熟,比亞迪成為了新能源汽車國內銷量冠軍,再加上其全球范圍內新能源車型的熱銷,這種汽車動力電池正成為制約比亞迪新能源汽車產能的最大瓶頸,而惠州的比亞迪電動車電池生產基地不斷擴大的產能極大地緩解了這一矛盾。

  而伯恩光學惠州廠區生產的玻璃屏幕,也開始應用到華為、酷派的手機上。

  說起反哺,在東莞和深圳之間表現得更為明顯。除了上文提到的譽銘新公司為華為、中興等主要客戶提供手機、PAD等數碼產品設計、精密模具開發制造、塑膠制品注塑成型等一站式服務外,落戶東莞的華為、宇龍酷派、酷比等大型手機品牌對於深圳的手機產業鏈的支撐作用非常明顯。這3家手機廠商均在深圳發展多年,眾多服務企業與它們的上游供應鏈聯系在一起,構成了一個圍繞它們而生存的產業鏈條。同時,這些企業也與它們一起成長,帶動了深圳通信產業在國內乃至全球話語權的快速增大。

  這些企業雖然目前都將生產的主要部分轉移到了東莞,一小部分的配套企業也跟著來到東莞,但是更大量的配套企業還是留在了深圳,在生產中需要採購的零部件仍然在支撐著深圳相關產業鏈條。

  此外,東莞也開始為惠州、深圳的企業提供創新服務。得益於東莞近年來在科技創新上面的大量投入,東莞和全國的科研院所合作建立了24個新型研發平台。據不完全統計,這23個新型研發平台累計服務了珠三角企業2萬多家,其中就有相當大一部分來自深圳和惠州。

  對於創新在深圳、東莞、惠州之間這種流動現象,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深圳分院副院長朱榮遠認為,目前廣東的創新帶主要集中在從深圳大沙河到廣州增城這一帶,其中包括莞、惠的臨深片區以及東莞的鬆山湖,創新因素在這條創新帶尤其是東莞和深圳之間流動頻繁。這種流動既互相支持了雙方的創新,將來也有可能會支撐珠江東岸甚至整個廣東的發展。

  成效

  深莞惠創新圈業已形成

  深圳和東莞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創新圈,雙方在這個創新圈裡緊密合作,東莞強大的制造業基礎和深圳強大的創新能力互相支撐。對此,有學者認為,這個創新圈還應該加上惠州和香港。

  2015年3月24日,為了推動創新驅動戰略,東莞成立了創新驅動講習所,並邀請了時任深圳市副市長的唐杰作創新驅動報告。唐杰在報告中表示,深圳和東莞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創新圈,雙方在這個創新圈裡緊密合作,東莞強大的制造業基礎和深圳強大的創新能力互相支撐。

  對此,有學者認為,這個創新圈還應該加上惠州和香港。

  惠州土地面積佔整個珠三角地區的21%,但土地開發強度隻有10%左右,遠低於深圳、東莞、廣州,開發空間較大,而深圳、東莞建設用地緊缺,因此形成了優勢互補。

  惠州市發改局相關負責人說,深圳具有經濟特區的體制、資本、技術、信息的綜合優勢,東莞具有全球重要制造業基地的生產規模和集群產業實力,而惠州具有資源和發展重化工業的后發優勢,近幾年惠州自身科技創新實力也大大提升、不斷追趕,所以深莞惠需要在差異中找互補,在互補中求合作。

  數據顯示,受深圳等發達區域的輻射以及進行自主創新,惠州產業轉型升級近年邁出新步伐。2014年惠州先進制造業增加值佔規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達62%,高新技術產品產值佔規上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50%,產業高端化水平進一步提升。

  如今,惠州正通過搭建區域平台進一步加深與深圳、東莞的協作發展。去年12月底,惠州啟動了潼湖生態智慧區的建設,現已新引進企業總部、研發基地、創新孵化等項目20宗,總投資285億元。這個位於惠州仲愷高新區西部,與深圳市、東莞市毗鄰的智慧區,將打造成為支撐惠州經濟社會未來10—20年發展的“綠色引擎”。

  對此,中山大學珠三角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丘海雄認為,惠州的產業發展怎麼定位、創新體系怎麼建構,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要加強與深圳、東莞等周邊地區的協同創新、分工合作、資源共享。

  而以電子信息產業見長的東莞黃江鎮則也在對接深圳前沿的電子信息技術和項目。據統計,近3年來,黃江從深圳引進企業34家,其中內資企業28家,外資企業6家,總投資額達118.35億元,這些引進的企業都以電子信息業為主。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理事、中山大學地理科學與規劃學院教授李立勛認為,深圳向周邊地區的新一輪產業、技術和資本的轉移已經明顯開始,它們不只是原有企業的遷移,更多的是新的增量,在產業類型、資本類型、投資主體等方面呈現新的變化。

  ■樣本

  東莞鬆山湖(生態園):

  東莞創新發展的領頭羊

  2015年6月,創業板上市企業長盈精密對外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使用自有資金5600萬元收購東莞鬆慶智能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鬆慶智能”)70%的股權,這意味著該公司向工業智能自動化領域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作為東莞唯一的國家級高新區,鬆山湖(生態園)一直被視為東莞轉型升級的主要增長極以及創新發展的領頭羊。據統計,截至目前,園區已引進培育84家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佔東莞全市國家高新技術企業總數的11%,其中規模以上企業54家,上市企業3家,新三板挂牌企業9家。2014年園區高新技術企業營業收入佔園區總收入的69%,研發投入佔園區企業研發投入的81.2%,當年專利申請量佔全區專利申請總量的41%。

  在新型研發機構建設方面,鬆山湖(生態園)與國內知名大學和科研院所合作,引進華中科技大學制造工程研究院、東莞電子科技大學電子信息工程研究院、清華大學東莞創新中心等20家新型研發機構。

  無論是聯姻鬆慶智能的長盈精密,還是已經成為園區經濟發展中流砥柱的華為,抑或剛剛簽約落戶的光啟研究院,在東莞,鬆山湖(生態園)的超常規發展很大程度依賴於深圳等周邊地區創新崛起所帶來的發展紅利外溢。

  這些優秀企業的引進,不僅在前期為鬆山湖(生態園)及東莞制造業帶來先進管理經驗、創新技術支撐、市場需求及行業帶動,推動鬆山湖(生態園)本土企業的培育與壯大,還促進了創新要素在區域之間的雙向流動。

  ■觀察

  借助創新溢出實現城市群協調發展

  從深莞惠一體化發展已有案例來看,大批企業順應時代潮流趨勢落戶搬遷至周邊城市,不僅沒有損害到這些企業的輸出地,相反給這些先進地區騰挪出了更多的發展空間。對於企業輸入地而言,帶動的不僅僅是產業供應鏈體系的區域流動,還包含技術、管理、人才等創新要素的外溢。

  而且,隨著這些創新要素在輸入地不斷得到優質的重視與培育,源源不斷的創新紅利也在不斷外溢,在給當地經濟產業轉型升級帶來強大動力的同時,也很好地為原有的輸出地提供產業配套支撐,助推輸出地往更為高端的產業領域進發,進而進一步擴大企業的效益,並為地方政府帶來更穩定的稅收。

  按照國外學者戈特曼的研究,長三角在地域規模、經濟規模和城鎮形態等方面無疑進入了世界級城市群的行列。相對長三角和京津冀而言,珠三角面臨比較大的問題是城市群自主創新能力相對不足,產業轉型升級緩慢和協同不足。

  利益協同化是世界級城市群發展最鮮明特征。在筆者看來,要扭轉自主創新能力相對不足的局面,珠三角城市群在發展當中應該擅用類似深莞惠正在形成的創新和產業的流動,在協調發展中形成雙贏的局面。

  目前,珠三角已經基本實現生產一體化,但要實現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目標,眼下必須建立起完善、權威、高效的協調機制,實現規劃協調管理和成本利益共擔,從功能性一體化向制度性一體化轉變。

  正確看待創新資源在城市間的流動,為其創造便利的條件,擅用這種流動來獲得城市群的整體發展,是珠三角各城市都應該關注和思考的共同命題。(戴雙城 黃少宏 周歡 曲廣寧)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