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揭秘延安整風運動中“王明中毒事件”真相

2015年07月09日10:18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黨史人物研究新考:“王明中毒事件”真相大白

  隨著大量檔案資料的發掘和解密,特別是黨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貫徹,黨史人物研究取得了新進展:很多已有結論或定論的問題,有了新看法、新解釋﹔以往少為人知的重要黨史人物,逐漸進入普通人的視野﹔一些有爭議的人物的功過,也得到了客觀的評價。

  本文摘自《文史參考》2011年第6期 

  王明(左)、瞿秋白(中)、張國燾

  近年來,隨著大量檔案資料的發掘和解密,特別是黨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貫徹,黨史人物研究取得了新進展:很多已有結論或定論的問題,有了新看法、新解釋﹔以往少為人知的重要黨史人物,逐漸進入普通人的視野﹔一些有爭議的人物的功過,也得到了客觀的評價。本文擇取近幾年學界比較關注的三位黨史人物,略作評述

  瞿秋白:對其歷史貢獻挖掘更多

  瞿秋白(1899-1935年)是中國革命的先驅者,他英年早逝,在生前死后都曾受到不公正對待。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楊尚昆代表黨中央對瞿秋白做出了全面、科學、公正的評價:“秋白同志是中國共產黨早期主要領導人之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理論家、宣傳家,中國的革命文學事業的重要奠基者之一。”近年來,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學界對於瞿秋白在歷史上的貢獻有了更多的挖掘。

  “工農武裝割據”理論的重要奠基人

  以往,學界對“農村包圍城市”道路研究多重在闡述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貢獻。對於在毛澤東之前,作為黨的主要領導人的瞿秋白對這條道路做出的貢獻很少關注。近年,中央文獻研究室的魯振祥研究員指出,歷史的事實和留存下來的史料都說明,瞿秋白是探索“農村包圍城市”道路的主要啟動者之一,是“工農武裝割據”理論的重要奠基人。

  南昌起義爆發后,8月7日,由瞿秋白、李維漢主持的中央緊急會議正式確定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方針和4省農民秋收暴動的計劃。此后,各地武裝暴動蜂起,中國革命進入瞿秋白所說的“工農武裝暴動的時期”。

  暴動之初,黨中央的設想是:通過暴動,奪取縣城、省城,推翻當地反動政府,建立工農革命政權。但是,敵我力量相差懸殊的現實,使這樣的計劃很難實現,各地武裝暴動大都遭到了失敗。一些以攻取城市為目標的暴動武裝,在暴動失敗后,開始轉向農村去創造“割據”的局面。

  1927年12月瞿秋白在《布爾什維克》雜志上發表的《論武裝暴動問題》,是當時黨內總結“工農武裝暴動”經驗教訓,探索中國革命特點和發展方式的一篇代表作。文章雖然沒有突破城市中心論的束縛,仍然認為城市工人暴動是“革命勝利的關鍵”,但它把農民暴動與開展游擊戰爭和“創造革命地域”(即黨史與黨的文件普遍使用的“創造割據局面”)緊密聯系起來,這實際上是在工農武裝暴動思想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工農武裝割據的思想。

  此后,在1927年末至1928年上半年,身為黨中央重要領導人的瞿秋白,在一系列文件和報告中,又多次對“割據”問題進行了系統闡述,這些觀點可稱之為工農武裝割據理論的初期形態。盡管這些觀點也不是他個人的獨創,而是當時全黨共同探索的成果,但從所論問題的原創性、主導性和對全黨的影響來說,代表者無疑是瞿秋白。瞿秋白和黨中央的這些觀點,對六大后毛澤東創建完整系統的“工農武裝割據”理論,起了先導和促進的作用。

  瞿秋白參與決策南昌起義

  關於南昌起義決策的提出和確定,史學界以往的說法都沒有提及瞿秋白在南昌起義中的作用。陝西師范大學講師全燕黎認為,瞿秋白不僅積極參與了南昌起義的醞釀和決策,統籌部署了起義軍南下的行動方案,而且在起義失敗后,以中央臨時政治局總負責人的身份對起義的得失進行了全面總結。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之后不久,為了挽救中國革命,1927年7月12日,中共中央進行改組,成立了由張國燾、張太雷、周恩來、李立三、李維漢組成的臨時中央常務委員會。當時,瞿秋白雖然沒有參加臨時政治局常委會,但由於他“理論水平較高,無論是反對戴季陶主義,還是反對陳獨秀投降主義,他的旗幟都比較鮮明”,因此在陳獨秀離開中央領導位置后,黨中央的領導工作實際上是由瞿秋白主持的。

  1927年7月20日,正在軍中秘密策動起義事宜的李立三、鄧中夏、譚平山、惲代英、葉挺、聶榮臻、吳玉章、林伯渠等在九江召開緊急會議。因為原先准備聯合發動暴動的張發奎已與汪精衛勾結,暗中布置“清共”,大家一致認為,就當前形勢,回師廣東起義已不可能,建議中央“在軍事上趕快集中南昌……實行在南昌暴動”。會后,即將上述意見向中共中央報告﹔李立三、鄧中夏赴廬山,和瞿秋白、鮑羅廷、張太雷等商議,瞿等表示“完全贊同這項意見”。

  為了促使中央從速決策,瞿秋白21日返回武漢,隨即進入臨時中央常委會。7月26日下午,瞿秋白等臨時中央常委再次開會,討論南昌起義問題,著重研究了共產國際關於南昌起義問題的復電指示,主張堅決發動起義。經過瞿秋白、李維漢的推薦,常委會決定派張國燾前往南昌貫徹中央的決定。然而,張國燾對起義計劃持懷疑態度,不願意去。瞿秋白對其開展了大量的說服工作,說:“還是你去一趟罷,責任不單是送信,是要去看看情形,參與決定呢。”最后,張國燾同意前往九江,后又在周恩來等前敵委員會成員的一再堅持下,最終放棄對張發奎的幻想,同意起義。

  8月1日凌晨2時,由瞿秋白參與醞釀決策、周恩來等前敵委員會成員堅決發動的南昌起義爆發。在起義爆發的當天,以瞿秋白為實際負責人的中央就致信前敵委員會,明確南昌起義的主要意義在於“廣大的發動土地革命的斗爭”,“與中央決定之秋收暴動計劃匯合為一貫的斗爭”,並指示“湘粵贛鄂四省立即進行,響應南昌暴動:一方牽制破壞壓迫南昌之敵,一方開始秋收斗爭”。8月7日,在瞿秋白的主持下,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瞿秋白代表臨時政治局常委會在會上作關於黨的新任務的報告。他指出:“這次南昌的行動,至少是開始走到新的方針。”“農民要求暴動,各地還有許多的武裝……在此種情形之下,我們的策略是獨立的工農階級斗爭。”會議最后改組了中央政治局,選舉瞿秋白為臨時政治局委員。8月9日,瞿秋白主持召開中央臨時政治局第一次會議,並被選為政治局常委,正式主持中央工作。在此前后,瞿秋白和其他中央臨時政治局委員一起,積極部署了配合起義軍南下的具體行動方案。

  1927年秋,南昌起義持續了兩個多月,在南下途中遭遇一連串的挫折和失利后,最終失敗。1927年11月9日至10日,瞿秋白在上海主持召開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對幾乎所有參加南昌起義和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的領導人都給予了組織處分。

  1928年6月在莫斯科召開的中共六大會議上,作為中央臨時政治局總負責人,瞿秋白以其親身參與決策和統籌南昌起義全過程的實踐經歷,全面總結了起義失敗的經驗教訓。在他近10萬字的大會書面報告《中國革命與共產黨》中,可以多處看到他對南昌起義失敗原因的反思。

  7月9日,瞿秋白代表中共中央作六大政治決議案,其中針對南昌起義和配合起義軍南下的四省秋收暴動作了進一步的剖析。瞿秋白從主客觀兩個方面分析和總結了其失敗的原因。客觀方面,是敵人力量過於強大﹔主觀方面,主要是當時起義軍指揮機關政治策略上的錯誤。這實際上很大程度上也包含著瞿秋白代表中共中央作的自我批評。

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