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沈陽商人投資3000萬項目 被區政府強收出讓

2015年07月02日09:25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沈陽商人投資3000萬項目 被區政府強收出讓

  崔懷彬手裡拿著區政府決定收回土地開發權的會議紀要。京華時報記者 常鑫 攝

  崔懷彬指著被開發后的小區,其背后的3棟居民樓尚未拆除。京華時報記者 常鑫 攝

  時至今日,沈陽商人崔懷彬仍在為找回投資四處奔走。

  2006年,崔懷彬挂靠沈陽福卿房地產開發公司(以下簡稱福卿公司),投資3000余萬元開發沈北新區一宗舊城改造項目。3年后,崔因刑事案入獄,區政府則通過一次政府會議收回了該宗土地所有權,並將開發權過戶給福卿公司。項目開發權被“騰挪”,造成崔懷彬直接損失3000余萬元。

  記者調查期間,多名當地官員稱,收回土地系時任副區長兼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以下簡稱新城子開發區)主任的孫興武發言決定,此后又將收回土地低價出讓。崔懷彬直指過戶過程中存在涉嫌濫用職權、瀆職、國有資產流失等違法行為。沈陽市檢察院已受理案件,但辦案一年來尚無結果。一位當地檢察系統人士証實,檢察院已收集到相關証據,但定個人瀆職還是集體瀆職仍未確定。

  商人投資3000萬開發項目

  為改善老城區居民居住環境,提升城市建設水平,2006年,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政府決定啟動位於新城子開發區佔地33335平方米的文化家園改造項目。此時,該宗土地上尚有建筑物,數百戶居民在此生活。

  當年7月,文化家園項目的土地使用權挂牌出讓。沈陽商人崔懷彬與沈陽福卿房地產開發公司達成挂靠協議,並以福卿公司之名參與競標,獲得了該宗土地使用權。7月24日,崔懷彬以福卿公司的名義繳納了1168萬元的土地出讓金。隨后福卿公司於9月獲得該項目的國有土地使用權,並分別於10月和11月辦理了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証和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証。

  為理清投資主體及責任義務劃分,崔懷彬與福卿公司法定代表人張介卿簽訂正式挂靠合同。福卿公司於2007年8月30日出具了一份《關於文化家園房屋開發有關情況說明》約定:新城子區文化家園房屋開發項目的土地使用權,是崔懷彬挂靠我公司進行操作,由崔懷彬個人投資﹔該項目的具體操作運營及產生的盈利、虧損、稅金由崔懷彬負責。

  2008年4月,福卿公司沈北新城分公司成立,崔懷彬被任命為分公司經理。張介卿出具授權委托書,授權崔懷彬以分公司名義開發文化家園項目。為順利拆除地上建筑物並開發建設,經政府部門評估數額,崔懷彬將2000萬元拆遷保証金存入政府賬戶。

  6月,經新城子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申請,沈陽市房產局下發了房屋拆遷許可証。隨后,崔懷彬立即實施拆遷工作,該項目總計涉及被拆遷戶375戶,截至當年11月進入冬季供暖期,已拆完204戶。

  入獄后項目被他人接手

  供暖期剛過,准備繼續拆遷的崔懷彬,因涉嫌故意毀壞財物及故意傷害於2009年4月1日被公安部門羈押,后被法院判處一年半有期徒刑。

  崔懷彬稱,在進入看守所期間,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和沈北新區建管局等3位領導多次找到他和妻子曲亞平,要求把項目開發權讓給張介卿,但都遭到拒絕。“張介卿動了開發權的主意,前期我花了那麼多心血,肯定不能接受”,崔懷彬稱。

  沈北新區政府於2009年6月5日召開專題會議,並形成《關於文化家園拆遷工作有關事宜的會議紀要》。該紀要載明:“以前已辦完的項目相關手續,如崔懷彬不同意移交,可由福卿公司負責補辦。區建管局配合,可邊施工邊補辦相關手續,不收取費用。”

  曲亞平稱,在未經崔懷彬和她允許情況下,張介卿單方接手該項目強行拆遷並施工建樓,她多次報警無果。此說法得到時任新城子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劉曉和時任新城子街道黨委書姜文元的証實。他們表示,當年6月張介卿開始單方接手拆遷,8月開始建樓,到10月末,工程項目多層主體已完工,高層主體已封頂。

  副區長開會決定收回土地開發權

  2010年10月,刑滿出獄后,崔懷彬發現,其投資的項目已被過戶給沈陽富宸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宸公司),3000多萬元投資不知去向,而張介卿卻稱土地是被政府收回。

  相關資料記載,2009年11月,沈陽市國土資源局新城子分局與福卿公司解除了該地塊的土地出讓協議,收回了土地。2009年12月9日,沈陽市國土資源局沈北分局將該地塊重新挂牌,富宸公司以總價72903645元公開交易競得該地塊,取得該地塊開發權並進行開發建設,項目名稱也被更改為“福宸宬宮”。經核實,富宸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張友,為福卿公司法定代表人張介卿之父。

  投資的項目被更名過戶,新項目自己卻無任何開發權,為查明真相,崔懷彬至今仍奔波於多個政府部門間了解情況。

  今年5月,沈北新區國土資源局張貴菊局長對崔懷彬表示,他們是依據區政府2009年10月30日的第10次會議形成的《區政府常務會議紀要》收回的土地。

  記者查閱該會議紀要得知:2009第10次會議鑒於該項目多年形成的復雜情況和信訪問題,同意區信訪聯席會議確定的由區政府收回文化家園項目土地,重新進行挂牌的方案。

  對於信訪聯席會議,崔懷彬十分氣憤,“這個會議根本不存在”。了解此事的一位原沈北新區信訪局領導表示,這樣的會應該有記錄,經查檔案卻沒有任何記錄。“后來好多部門都專門來調查過,根本就沒有這個會議”,時任新城子街道黨委書記姜文元稱。

  該會議紀要中寫有,“聽取討論了區建管局局長李翀昕‘關於文化家園有關問題的匯報’”。而據崔懷彬提供的錄音証實,李翀昕並不承認曾在會上發言。今年6月25日,李翀昕再次對崔懷彬承認,“會上沒讓我匯報,都是孫興武一人說的”。曾列席會議的時任新城子開發區副主任劉曉也証實,會上對於文化家園有關問題的匯報約一小時,“孫興武發言了很長(時間)並表態”,最后形成會議決定將土地收回。

  收地費用轉入其他公司

  區政府收回文化家園項目土地時,本應將開發期間產生的費用及曾出讓土地的費用返還給原開發公司福卿公司,然而該費用卻返還給了法人代表為張介卿之父的富宸公司。

  2014年11月18日,沈北新區政府向沈陽市人民檢察院出具了一份說明。該說明稱,在2009年12月30日至2010年4月7日之間,支付收回福卿房地產土地補償款11670583.5元﹔支付實際拆遷費用64104168元。

  然而,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管委會未將7400多萬元撥付給原開發公司福卿房地產公司。據該說明內容,其將7400多萬元分四次撥付給了張介卿以父親名義注冊的沈陽富宸公司。

  “這樣資金又流回了張介卿手中,他才有資金重新購地,但是前期的投資是我拿的,至少應該有一部分返回給我啊”,崔懷彬稱。

  為何新城子開發區財政局將本應返還福卿公司的收地費用撥付給了富宸公司?時任開發區管委會財政局局長的於維清對崔懷彬表示,兩公司法人代表系父子關系,兩家公司實際是一家,實際均由張介卿掌控,在孫興武的要求下,開發區管委會的會計直接將錢打給了富宸公司。

  對此,時任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副主任劉曉稱他出於無奈,隻能在同意打款的材料上簽字,錢款被全部撥付給了富宸公司。“我當時不想在返錢材料上簽字,但是孫興武找到我說‘這點事都不敢擔啊,如果有事我擔著’,我隻能在上面簽字。”

  開發項目先過戶后補手續

  崔懷彬表示,該項目還存在先過戶后補辦手續的情況。根據相關規定,土地出讓前應先由房產局核實土地成本,后國土資源局才能根據該成本數額出讓土地。

  2009年12月9日,沈陽市國土資源局沈北分局將該地塊重新挂牌,富宸公司以總價72903645元公開交易競得該地塊,取得該地塊開發權並進行開發建設。

  時任新城子開發區副主任劉曉稱,當時土地局在無房產局審核數額的手續時就已經出讓了土地,后土地局找開發商張介卿要相關手續,張介卿又找到了孫興武,孫便給出了一份《情況說明》。

  該《情況說明》由新城子開發區於2010年1月6日向區房產局出具,說明中稱,土地局已於2009年12月將該地塊按5800萬元摘牌,請按5800萬元核實成本。

  區房產局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此事,並稱新城子開發區要求房產局配合補辦手續﹔在此情況下,房產局為其蓋了公章。

  今年6月25日,時任房產局副局長兼拆遷辦主任高仲生表示公章系他所蓋。他稱,由於孫興武開了《情況說明》,他隻能按《情況說明》補辦材料,由於5800萬的數值非自己測算,他還在后面附加了備忘錄。

  “是區長(孫興武)讓我補的(5800萬土地成本才材料),我才出的,他是領導,我能怎麼辦。具體(數值)我沒有核算,我怎麼補?數不是我寫的,不是我測算的,我才附加了備忘錄。備忘錄上寫了,數值與拆遷(補償費用)嚴重不符。”高仲生稱。

  涉嫌高買低賣致國資流失

  經多位時任沈北新區及新城子開發區領導的確認,5800萬元土地成本數額是孫興武在一次會議上提出並確定的。

  曾參加會議的時任新城子開發區副主任劉曉回憶,會議召開在項目土地第二次出讓之前,“當時孫興武召集了幾位領導開會,會上他提到了第二次出讓時土地成本定價為5800萬,隨后大家也沒怎麼發言,最后就定了價格”。

  “這樣的會議,領導讓我們來就是通知我們一聲,領導讓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張介卿也參加了會議,你說我們還能說什麼?”另一位參加會議的時任新城子街道官員稱。

  崔懷彬稱,區財政收地的實際支出是6410萬,而賣給富宸公司僅以5800萬元(土地成本)成交,從數字來看,僅這一項,就造成國有資產流失600多萬元。

  時任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的於維清也發現了政府高買低賣造成國資流失的情況。

  於維清稱,他將發現的問題寫入題為《文化家園項目情況說明》的內部文件,說明中指出了存在的問題,“實際拆遷補償費用總計支付64104168元。如按有依據文件規定本項目可支付5800萬元,實際比規定超資6104168元。”

  於維清稱他在2011年2月15日以區財政局的名義將該文件向時任副區長的孫興武作了匯報,但對於他的匯報,孫興武並未做出處理。

  崔懷彬認為,文化家園項目區被政府收回,后出讓給富宸公司整個過程中,因時任沈北新區副區長並兼任新城子開發區主任的孫興武和富宸公司法人代表之子張介卿相互勾結,才出現了不少違規行為。

  沈北新區的多位時任及現任領導均告訴記者,孫興武和張介卿的關系密切。“項目開發時,孫興武的辦公室門檻都快被張介卿磨平了,而每次孫興武召開關於項目的會議,我們參會的政府人員還沒到場,張介卿已經和孫興武在會場了”,一位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的時任領導稱。

  據一位接近兩人的沈北新區官員稱也曾看到張介卿頻繁出入孫興武的辦公室,“與之前崔懷彬開發時期的困難重重相比,張介卿開發得太順利了,給我的感覺區裡的決定完全按照張介卿的意思來”。

  據了解,孫興武曾和張介卿在新城子鄉政府搭班任職,當時孫興武擔任新城子鄉政府黨委書記,而張介卿擔任新城子鄉政府副鄉長職務。后來孫興武幾次獲得提拔升任沈北新區負責城建的副區長兼任新城子現代副城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職務,此時的張介卿已辭官下海,成為沈陽福卿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並已成功在沈北新區開發了幾個地產項目。

  6月26日,記者致電張介卿,他稱因檢察院正調查此事,不願接受採訪。現任沈北新區政協副主席的孫興武則表示,記者需先和宣傳部溝通才能接受採訪。截至記者發稿前,沈北新區區委宣傳部並未回應記者採訪要求。

  檢察院辦案一年無結果

  除以上問題外,崔懷彬認為文化家園項目過戶過程中還存在虛開增值稅發票、挪用專項資金(拆遷安置補償款2500萬元)、擅自調整項目容積率及財政局違規操作墊付870萬土地保証金等問題。

  崔懷彬於2013年10月將上述問題舉報至沈陽市公安局。當地公安系統相關人士透露,該局經偵支隊在偵查過程中,發現了瀆職行為,已形成偵查小結,並建議移交檢察院。

  2014年5月初,崔懷彬又向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遞交了舉報材料,該材料指出“孫興武與張介卿相互勾結,非法低價出賣國有土地,給國家造成直接經濟損失600余萬元”。后該局將材料轉至沈陽市人民檢察院,市檢察院從市公安局調取了偵查材料。2014年6月初,市檢察院正式受理了案件,由檢察官周劍非主辦該案。

  崔懷彬稱周劍非辦案期間曾告訴他証據確鑿,孫興武涉嫌瀆職犯罪。然而,當年10月末,周劍非又改口稱案子定的是區政府的集體瀆職行為,無法隻給孫興武定罪,還得到區裡協調解決。

  為此,2014年12月,崔懷彬在沈陽市人民檢察院舉牌抗議,要求周劍非回避辦理該案件。2015年年初,案件轉由沈陽檢察院馬俊威檢察官辦理,但是至今仍無任何結果,“既沒有定罪,也沒有說不能定罪”,崔懷彬稱。

  以上說法得到一位當地檢察系統人士証實,他還稱目前對於區政府未經崔懷彬同意強制收回土地出讓且造成國有資產流失問題,檢察院已收集到相關証據,但定個人瀆職還是集體瀆職仍未確定。

  記者向沈陽市公安局及市檢察院提出採訪要求。市檢察院政治宣教處工作人員稱,目前案件仍在初查階段,具體案情不方便透露。截至記者發稿前,市公安局仍未做出相關回應。(常鑫)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