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中國古長城生存狀況堪憂 30%已消失

2015年06月29日10:22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長城保護工作者梅景田在花家窯殘長城上巡查。本報資料圖片

  長城保護工作者梅景田在花家窯殘長城上巡查。本報資料圖片

  風雨侵蝕、人為破壞、缺乏維護管理,一些地區文化價值較高的明代長城文字磚被偷盜、拆解、販賣的現象屢見不鮮……記者日前在河北省撫寧、盧龍、遷西等長城沿線縣市走訪時了解到,一些荒居野外的古長城生存狀況堪憂。

  1風雨侵蝕、樹木撐壞牆體現象嚴重

  稍微碰觸城牆,就會有薄土落下,不少烽火台的磚瓦脫落,部分牆體出現傾斜,有些經風雨侵蝕已被掏空,留下數個大洞,可能一場暴雨就會坍塌,這是河北境內部分古長城上的現象。

  2014年中國長城學會調查顯示,長城保護狀況不容樂觀,以明長城為例,明長城的牆體隻有8.2%保存狀況較為良好,而74.1%的保存狀況較差,甚至隻剩下了地面的基礎部分。

  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董耀會表示,真正的磚石結構長城大部分分布在河北和北京境內,即使這些長城是磚石結構,也經不住常年的風吹雨打,不少城樓已經搖搖欲墜,夏季一場暴雨就可能被沖塌,對於這些即將坍塌的危樓,政府要盡快普查,修繕越早,消失的就越少。

  記者查閱資料顯示,城樓被沖塌的現象不乏先例,2012年七八月份的強降雨天氣,就曾造成河北境內的萬裡長城大境門段出現36米坍塌,山海關城牆出現漏雨險情,烏龍溝段敵樓坍塌。

  除了夏季暴雨,長在城牆縫裡的樹已成了這些地段長城最大的危害。在撫寧縣板廠峪、董家口等地段長城,不少城牆縫裡都長出了樹,有些甚至長在了敵樓上,牆體被樹撐壞的現象十分嚴重。當地百姓表示,如果不清理,這些樹根經過雨水的作用會繼續生長,牆體會繼續被撐開,直至撐裂城樓。

  2人為破壞、野長城熱加速破壞

  撫寧縣長城保護員張鶴珊表示,除去地震、風雨侵蝕等自然因素,人為破壞仍是長城生存的一大威脅,長城磚被盜、販賣現象時有發生,加之近年來的野長城旅游熱都加速了古長城的破壞。

  記者來到河北盧龍縣劉家營鄉東風村,首先看到村裡房屋多是低矮破舊的建筑,但房屋本體和院牆使用的多是青灰色的長厚磚。村裡老百姓表示,村子比較窮,所以早些年從長城上拆下這些長城磚來蓋房,近年來當地老百姓保護意識有所提高,拆長城磚蓋房的現象已有所減少。

  記者獲悉,盧龍縣東風村背后的長城上有一些磚比較特殊,磚上刻有文字,即文字磚,破壞盜竊文字磚的現象還是時有發生。東風村一村民表示,自己家裡面就有文字磚,磚上刻著左、中、右等字,市場價多是四五十元錢一塊文字磚,如買,可便宜

  至30元錢一塊。該村另有一位婦女表示,自己家沒有長城文字磚,但可以去村后的長城上撿去,管得不算嚴。

  長城學界認為,這些文字磚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物價值,但歷經數百年自然侵蝕,加上人們的破壞,目前正在漸漸消失。

  記者採訪的撫寧縣、盧龍縣多名長城保護員表示,近年來,到野長城旅游探險的游客越來越多,但這些長城目前多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況,這些年催生的野長城熱實際上已經超過不少長城的承載能力,目前部分地區野長城的破壞比已開發的長城景區要嚴重得多。

  據當地長城保護員表示,游客頻繁的踩踏難免也會造成一些長城磚石的鬆動。撫寧縣文保部門表示,撫寧縣野長城破壞少的,都是山坡比較陡峭,游客難以攀爬的地段。

  3《長城保護條例》仍屬一紙空文

  2006年我國《長城保護條例》頒布實施,但有專家表示,由於缺乏執法者,缺乏具體細則,《長城保護條例》仍處於一紙空文的狀態。董耀會表示,破壞長城的行為現在隻能發現一起舉報一起,然后再協調稽查隊,等執法人員到現場后,文物可能已經被破壞了。

  其次,長城保護面臨缺人和缺財兩重困境。長城沿線文物部門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對長城遺址進行巡查監督,但因長城是線性文化遺產,體量太大,不可能單純依

  靠文物部門,以撫寧縣為例,撫寧縣文物部門在編人員隻有9人,不可能僅靠這些人員完成巡查全縣142.5公裡長城的任務。

  同時,長城沿線縣區經濟相對貧困,比如長城經過的張家口市幾乎全是國家級貧困縣,地方政府確實無力出資維修和保護長城。

  “長城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單體線性文化遺產,絕大部分處在野外,不可能像其他文物那樣收藏起來,對它的保護,單靠文物部門是不行的。”董耀會表示。

  怎樣去保護我們的長城

  怎樣保護我們的長城?除去具體的措施,業內專家在一些方向性的問題上也存在不同的意見。

  段落保護還是全程保護

  長城是中國乃至世界上體量最大的文物,因為體量龐大,如何更好地保護一直是個難題,我們是集中金錢和精力重點保護其中的若干段落?還是把長城作為一個整體,全程來保護?

  一種說法是,面對動輒幾十公裡甚至上百公裡的長城遺址,地方既沒有財力人力也沒有精力去保護。有的遺址損毀嚴重,甚至遺址不存,也沒有必要去保護它。需要保護的,是保存較為完整的精華地段。

  記者採訪中了解到,長城沿線一些地方政府,僅對當地的標志性長城建筑,或者能帶來經濟利益的長城段落,加以修繕保護。而對於大部分長城段落,由於地處偏遠,隻能聽之任之,自生自滅。

  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董耀會說,長城之所以偉大,就是因為它是萬裡長城,如果我們隻有十裡長城或者一裡長城,它就不會成為世界著名的文化遺產。所以,長城作為一個整體,保護它應該是保護它的全部,而不是選擇性保護。

  原始保持還是“整舊如舊”

  如果修復長城,到底該怎麼修復?是像八達嶺、山海關長城一樣,恢復它歷史上原有的雄姿?還是照著目前遺存的樣子,保留它的殘舊滄桑感?

  董耀會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到底什麼是長城原樣?有的人認為長城最初建造時的式樣是原狀,有的人認為今天的保存狀況是原狀。維修長城時常用的一句話叫“整舊如舊”,這個“舊”指什麼,是指長城修建之初的舊,還是指長城保存現狀的舊。

  如果是按照現存的樣子修復,那長城修后也會很滄桑,仍然很殘破。如果按照起始的樣子修復它,那維修后的長城,肯定是一座很新很完整的長城,如山海關老龍頭長城、八達嶺長城等。

  “這兩種修建方式都有各自的科學道理,最讓人痛恨的是那種既不管歷史狀況,也不管現存狀況,想怎麼修就怎麼修,結果把維修長城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破壞長城。”董耀會說。

  開發保護還是“養在深閨”

  游人的增多,不可避免地帶來對長城的破壞。由此帶來了一個問題,是旅游開發好,還是繼續讓它“野”下去?

  每年十萬人、幾十萬人去攀爬數百年未修的段落,破壞力可想而知。因此,很多人認為,與其把長城暴露在游客面前遭踩踏,不如讓它繼續“養在深閨”,躲過人為破壞的一劫。

  但另一種建議正好相反,他們認為適當合理地開發長城恰恰是保護長城。撫寧縣板廠峪長城開發公司董事長徐國華說,散居野外的長城每年也有很多探險者,另外長城邊上的群眾破壞也很嚴重。經過旅游開發后,告訴游客哪段是瀕危長城不可以爬,哪段可以爬,游客旅游有序了,村民的破壞行為也被制止住了。這幾年來,長城保護反而比以前要好得多。

  董耀會說,好多野長城每年有十多萬的攀爬者,這實際上反映了大家的一種精神需求,堵不如疏,政府要做的是順應這一需求,但開發建設的前提是以保護長城為原則,而不是單純以營利為目的掠奪性開發,目前更需要關注的是名為長城開發,實為破壞長城的行為。

  長城上榜最瀕危遺址

  對大多數人來說,八達嶺長城就是心目中的長城:雄偉挺拔,游人如織,一直蜿蜒到了視線之外的地方。絕大多數長城和八達嶺、山海關不一樣。

  根據國家文物局2012年發布的長城資源調查成果,歷代長城總長度為21196.18公裡。今天所說的萬裡長城多指明代所修建的長城,據此前所測的明長城數據,明長城全長8851.8公裡,除去2000多公裡自然天險作為牆體的段落外,其中人工牆體長度為6259.6公裡。

  長城6000多公裡的人工牆體中,目前保存較好的513.5公裡、保存一般的1104.4公裡、保存較差的1494.7公裡、保存差的1185.4公裡,已消失的1961.6公裡。

  長城牆體保存狀況總體堪憂,較好的比例隻有不足10%,一般的隻有約20%,消失的比例為30%。

  換句話說,萬裡長城正在變短、變得更殘破!

  一個典型的事例是,上個世紀80年代文物普查的時候,寧夏長城有1500多公裡,800公裡左右可見牆體。而到了90年代中期,可見牆體隻有500多公裡。而如今,隻剩下300公裡左右了。

  2003年9月,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世界古遺跡基金會公布了2004年度全球100處最瀕危遺址名單,萬裡長城榜上有名。

(責編:田偉、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