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貧窮、壓力、缺愛 三個毒販的“朋友圈”沉淪

2015年06月26日09:56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三個毒販的“朋友圈”沉淪

  74歲的李柏,做了大半生的農民和鄉村理發師,卻在人生的余暉裡嗅到了毒品中的金錢氣息。36歲的陳多,一人“分飾”數學老師、帶頭大哥和癮君子等多種角色,最讓他感到有人生價值的是交織著涉毒人員和生意伙伴的“古惑仔”圈子。20歲的季科健,從小身處不幸的離異家庭,11歲就嘗試過K粉的味道。

  前日,本報記者走進佛山監獄,那裡有835名在押毒販。這個群體有形形色色的人,有的長期混跡毒品買賣的圈子,有的只是過著平凡生活的普通人,在偶然的機會下涉毒,再難自拔。令人感慨的是,他們往往是毒品“朋友圈”的受害者,又是自己“朋友圈”中的施害者。在國際禁毒日這天,讓我們一同近距離了解他們的經歷,究竟是什麼導火線使他們沉淪?他們的經歷可以給人們怎樣的警示?

  數據

  近三成在押毒販有前科

  目前,在佛山監獄服刑的835名毒販中,年齡從18歲到74歲不等。其中,30至50歲的佔65.99%,50歲以上的佔6.1%,而年齡在25歲以下的(含25歲,即“90后”)則佔到了17.25%。從文化程度來看,文盲、半文盲和小學以下文化程度的佔到總數的28%。有16.4%和27.19%的在押毒販分別為累犯和有前科的人員。

  佛山監獄相關工作負責人分析說,綜合這類服刑人員的文化程度以及有累犯和有前科的情況,這些毒販要脫離違法犯罪的軌跡,還需要整個社會一同付出巨大的努力。

  1

  鄉村理發師年逾古稀時入行販毒

  年齡段:40后 職業:農民,鄉村理發師

  學歷:小學 判處:3年有期徒刑 身邊吸販毒人群:約10人

  導火線: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為什麼會去販毒?李柏簡單地說:“因為窮。”為了補貼家用,他除了務農、給別人理發,就隻想到利用毒品賺錢。雖然知道販毒是犯罪行為,但他依然抱著僥幸的心理,沒想到自己會被抓。

  在佛山監獄的醫院監區,記者見到了74歲的李柏(化名)。他瘦弱,短發花白,有多年的眼疾和胃病。原本,他的生活圈和朋友圈與毒品沾不上邊,然而一次意外遭遇改變了這一切。

  由於外形孱弱,在2013年夏天的湛江下山街頭,李柏被毒販誤以為是“白粉仔”,引得對方主動上來兜售白粉。就在那天,李柏第一次專程去找白粉,雙方一搭上話,交易就很順利。此后的半個月中,李柏在自己家裡,分三次把白粉賣給了4個人,拿到了130元。

  “我們村沒人吸毒,那些‘白粉仔’是隔壁村的,他們找人打聽才找到我。”讓人吃驚的是,李柏被定案的三次販毒交易地點,都在他家裡。在那個百余平方米的老屋裡,比李柏小15歲的老伴不清楚丈夫在做什麼生意。

  李柏自稱沒吸過毒,也很少接觸毒品,向來都以種稻谷、花生和番薯為生,得閑時便挑著擔子去做理發師傅,孩子們很少接濟他。務農所得幾乎隻夠自給自足。

  因為從父輩起就家境窘迫,在家中排行最小的李柏直到39歲才成親。在服刑期間,李柏的小女兒結婚生子,也隻有這個小女兒來探望過他。“但我現在連小女兒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都不知道。”

  2

  數學老師混古惑仔圈終究淪陷

  年齡段:70后 職業:教師

  學歷:本科 判處:7年有期徒刑 身邊吸販毒人群:超200人

  導火線:在講台前,他是受人尊敬的數學老師﹔在生活中,他是古惑仔圈子裡的老大。他自信地認為自己可以在兩種身份中從容地轉換,不料婚姻破裂、教學壓力把他壓垮了,在耳濡目染下,他終究抵制不住誘惑,迷上了毒品。

  在佛山監獄,小學以下文化程度的在押毒販佔近三成。擁有數學教育專業本科學歷的陳多(化名),曾先后在佛山三水區樂平鎮的幾所中小學中任教,在這群人中顯得很另類。

  盡管陳多從初中起就愛結交古惑仔,但他自認為和那些人是不一樣的。他有錢、豪爽,有著體面的教師職業,經營過游樂場、桑拿會所,常常以老大哥的身份在古惑仔圈子裡主持公道。

  “從初中起,身邊的人就吸毒,我經常和他們玩在一起,但從沒吸過。師范畢業后到了三水,和我打交道的這個圈子都愛玩(指吸毒),至少有200人。”陳多交代,直到2013年1月,在一個叫“阿麗”的合伙人那裡,他才第一次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冰毒,嘗試著也“玩”了一次。

  當時,陳多和第二任妻子鬧離婚,感情糾葛和工作壓力夾雜在一起,讓他透不過氣來。陳多說,冰毒讓他獲得了片刻的輕鬆。

  盡管陳多認為自己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中都很盡責,可他坦言隻有在古惑仔的圈子裡才能感受到“特別”的價值。

  3

  從11歲吸食K粉到17歲販毒

  年齡段:90后 職業:無固定工作

  學歷:小學 判處:12年有期徒刑 身邊吸販毒人群:近60人

  導火線:家庭破裂、父母教育的缺失讓他經常離家出走。受年長朋友的惡劣影響,他干脆輟學出外打工,賺到錢后就用來吸毒,后來發展為大量地販賣毒品。年輕的他深陷囹圄,對將來生活倍感迷茫。

  季科健(化名)出生於1995年6月,今年20歲,在佛山監獄的在押毒販中並不是年齡最小的。但因為販賣90.8克冰毒和49.1克K粉,他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與季科健有來往的下家多至十多人,而與他相熟的癮君子和毒販,加起來有將近60人。季科健11歲時,就常常和一群比自己年長二三十歲的人四處游玩,離家出走是常有的事。那時他“玩”(指吸毒)過的第一包K粉,就是這幫朋友在酒吧裡遞給他的。

  到了13歲那年,季科健隻上了半個學期的初一課程就輟學了。那一年,季科健的父母已分居三年,媽媽曾找過他幾次,但沒能說服他回校。季科健從此出外打工,但隻要回到珠海老家,季科健又和朋友們“玩”(指吸毒)。

  “貪玩才販毒。”季科健告訴記者,他17歲以后就沒見過父親。“我10歲時父母分居,后來離婚了。這麼多年來,父親是看守所和監獄裡的常客。”季科健坦言,之所以討厭看見父親,是因為他不負責任。面對十多年的牢獄生活,季科健笑著說會努力活著,但並不清楚能做什麼。(文/楊博 圖/何波)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