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隱瞞收入坐地起價 廣州街坊吐槽咪表亂象

2015年06月26日09:5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隱瞞收入坐地起價 街坊吐槽咪表亂象

  本報記者調查發現咪表頑疾仍存

  核心提示

  去年底本報連續報道了咪表亂象后,今年5月,廣州市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公布了《廣州市停車場管理辦法(草案征求意見稿)》﹔本月23日,市紀委通報了咪表經營管理腐敗案件,廣州正密集開展一系列舉措監督咪表管理問題。

  本報記者持續調查發現,由於長期以來的組織管理弊病,咪表停車的諸多問題仍然存在。市民及網友希望,在新政策正式出台前,有關部門能“先把原來的賬本晒一晒”。

  市政協常委:

  建議全面清理

  路邊收費泊位

  昨天,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建議全面清理目前存在的路邊佔道收費停車場。由市交委、市公安交警支隊組織各區的相關管理部門對路邊佔道停車場進行全面清理,對無証違法經營的,應立即予以取締﹔對已經審批,但布局不合理,影響了交通的要進行調整,到期不再續批﹔對已經審批,暫時不影響交通的,應有計劃地逐步減少。”

  曹志偉還建議,經全面清理后保留的路邊佔道停車場,現場應統一懸挂標准的公示牌。公示的信息包括:審批部門、允許停放的路段、車位數(配全市統一編號)、承包經營單位、有效期、收費標准等。同時,他建議有關部門制作一份廣州市路邊佔道停車場的地圖,並在網上公示,以便於市民查閱、使用和監督。

  對於咪表收費問題,曹志偉建議,經審批的路邊佔道停車場的收費應統一納入財政預算收入,並且每年報市人大審核。

  調查:

  押金裝進袋 管理員閃人

  “停車前先收20元,十幾分鐘后辦完事來取車,卻怎麼也找不到管理員了。”市民秦小姐沒想到,當她把自己在長壽路附近停車時遇到的尷尬事告訴朋友時,許多人都有相似的遭遇,還有人自稱經常在短暫停車時遭遇“管理員跑路”。

  昨天,記者分別前往天潤路、長壽路、紙行路等咪表位踩點,發現這一情況在中心城區並非偶然,許多管理員在停車時要求車主先交20元“押金”或“預付款”,並稱這是為了防止車主逃避停車費,還承諾最后算賬時多退少補。但當車主短暫停車后准備離開時,往往就找不到管理員了。在紙行路上,記者交費並短暫停車后隻見到另一位管理員,他回復記者稱:“我不是管那一片的,找人退錢你得等。”一些車主說,有時候趕時間,遇到這種情況,隻好把車開走,押金就別想退了。

  記者還接到市民報料,稱在德政中路高峰時段找不到停車位時,停車管理員跑來議價:“咪表位沒有了,但旁邊有位也可以停,我幫你看著就行了,一小時10元,不過交警來抄牌我可就管不了了。”管理員直言可停在咪表旁邊的空位上,但空位上並沒有劃線,也沒有咪表編號,隻有管理員一句口頭承諾:“如果按一個小時16元交費就有發票。”

  近日記者在金穗路附近走訪時,恰好遇到一位車主與管理員起了爭執。“我從傍晚6點10分到現在隻停了40分鐘,但管理員的本子上卻從5點半開始計時,要求我付24元的停車費,難道計時全憑管理員說了算嗎?”該車主還說,管理員在車主吐槽停車費太貴時還趁機推銷停車卡,“說可以先買卡,以后不用人工計時,免得麻煩。”

  起底:

  咪表4頑疾 樁樁都是事

  成本 管理員越來越多

  停車行業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2000年廣州引入咪表管理時,曾表示將逐步減少管理人員以降低經營成本,但如今十幾年過去了,管理人員卻越來越多,“現在許多問題直接從管理員身上體現出來了,比如說議價、賣停車卡,雖然不排除管理人員素質良莠不齊的因素,但成本壓力大肯定要向停車收費轉移。”

  管理 多承包給管理員

  許多市民反映,曾遇到不少“亂象”:坐地起價、不開發票,甚至謊稱咪表故障阻礙車主刷羊城通消費……記者了解到,由於政府對咪表並未直接管理,而是委托企業經營,因此許多咪表幾乎是“承包”給了管理員,管理員每月上報停車費甚至售卡數。比如在中心城區,最常見的是一人一崗管理6、7個咪表,收費方式和標准全憑管理員說了算。

  由於經營企業與管理員有共同的利益,加之管理人員隊伍龐大無暇細致管理,因此經營企業“對於管理員不太過分的做法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收費 3成路段沒上繳

  按照去年年底市審計局發布的審計報告,2012年廣州經營道路停車泊位的兩家公司總共有多達70條路段沒有道路自動收費停車泊位經營權收入的繳費記錄,而廣州官方公布的全市咪表停車路段一共才211條,這意味著近3成路段沒有繳費。

  招投標

  依然是糊裡糊涂

  記者了解到,廣州咪表的經營主體由市財政部門和城投集團確定,政府通過招投標出讓咪表泊位經營權給企業,中標企業商業化經營並上繳有償使用費。也正是按此形式,目前經營全市咪表泊位的電子泊車、德生咪表兩家企業,從當年中標的3122個咪表泊位到目前的6426個,憑空多出3304個泊位,至今無人解釋“差額到底從哪兒來”。

  記者了解到,雖然在廣州經營一個咪表泊位,需要辦理臨時佔道証明和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証,但實際上証照不全就劃地收費、邊等審批邊經營、隨意增撤泊位的情況,長期存在,卻鮮有查處。

  多方連續發力

  治理咪表頑疾

  面對長期積累下的頑疾以及媒體的連篇追問,廣州市交通部門去年開始對全市6426個合法經營性咪表泊位陸續在現場設立二維碼,市民用手機掃一掃可知其是否合法、路段名稱、路段編號、泊位數量和經營單位,掃不出碼即是“李鬼”。不少市民對此拍手稱快,也有網友表示:“即使知道它是李鬼咪表又怎樣,車該停還得停,亂收費問題也無法從根源上制止。”

  今年5月,《廣州市停車場管理辦法(草案征求意見稿)》公布,有望從招標開始厘清各方權責利益,如征求意見稿中要求“城市道路停車泊位經營權由各區交通行政主管部門依法通過公開招標方式出讓,且經營權期限不得超過5年”、“由區交通、交警等部門負責劃設城市道路停車泊位標線,其他行政部門、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等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劃定城市道路停車泊位”等。

  而就在本周,市紀委通報了對廣州咪表停車有關問題線索進行的調查,交通、公安等多部門人員共22人涉案,其中11名黨員干部已移送司法,調查出涉案單位管理混亂,存在壟斷經營、權錢交易以及損害群眾利益等問題。

  目前,諸如作為公共資源的咪表為何交給個體經營,停車費6年漲兩次為何上繳財政不漲反降,經營期滿本該由政府無償收回的咪表泊位為何在重新招標前有3年的空檔期,以及怎樣解釋當時的招投標單位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等問題,仍未有明確說法。

  單個車位營收:

  以每天使用12小時、平均每小時收入為8元計,每個車位每年收入:12小時×8元/小時×365天=35040元

  單個車位上繳:

  佔道費:2米寬×6米長×365天/年×0.5元/天·㎡=2190元/個·年

  單個車位收益:

  扣除需要提交給城投集團的每車位2800元/年和交區街的佔道費,一個車位的繳費后收入為:年收入35040元-2800元-2190元=30050元

  全市咪表收益:

  按全市6426個路邊咪表計算,總收入為:30050元/個×6426個≒1.9億元(劉冉冉)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