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網劇《盜墓筆記》遭差評 熱門小說改編劇屢遭吐槽

2015年06月18日08:5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網劇《盜墓筆記》遭差評 熱門小說改編劇屢遭吐槽

  《盜墓筆記》

  近日,三部根據熱門小說改編的電視劇一起接受觀眾審核:《花千骨》在湖南衛視開播后成為收視冠軍,《兩生花》在江蘇衛視播出后有不俗的收視表現,而《盜墓筆記》在愛奇藝上線后迅速打破此前《愛情公寓4》保持的紀錄,被稱為現象級網劇。不過,伴隨高點擊量和高收視率的還有蜂擁而來的吐槽聲,原著粉紛紛表示,要找編劇“談談人生”。

  原著粉傷不起

  沒辦法劇透

  “原著粉都在悲傷。我在哀悼《盜墓筆記》時,看見隔壁的人在哭《兩生花》,想想正被毀的《花千骨》……”三部根據熱門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開播后,原著粉在網上哭成一片。

  最傷透原著粉的是《盜墓筆記》。南派三叔的原著擁有數千萬粉絲,網劇播出后,原著粉紛紛抱怨故事變成了“護寶日記”。此外,一路追打“護寶小伙伴”的雇佣兵戰斗力堪憂,而吳邪和悶油瓶的提前相會、新加入的兩個角色太搶鏡等問題,都讓原著粉哭暈在廁所,“想看部尊重原著的良心劇怎麼就那麼難?隻要尊重原著,大家的要求真的已經特別低,連五毛特效都能忍”。一條彈幕“原著粉還真的劇透不了”在網絡上瘋轉,讓原著粉不由得苦笑。

  原著粉同樣沒辦法劇透的還有《兩生花》。《兩生花》改編自唐七公子的《歲月是朵兩生花》。讓原著粉無法接受的是劇情改動太大,劉愷威飾演的秦漠改編成了一名失憶青年,“在原著中秦漠是一個著名建筑師,是帥得找不到一處缺點的大神”。在小說中幽默感十足的女主角顏宋變成了謹小慎微的單親媽媽,而腹黑正太顏朗也變成小暖男,這些都成為原著粉吐槽的焦點。

  相對而言,《花千骨》盡管刪減了部分角色、讓白子畫從高高在上的上仙變身接地氣的暖男,但主線和人物的主要性格變化不大。可是,一直期望“尊重原著”的原著粉們還是不滿意,霍建華一出場就乘著的筋斗雲趕來英雄救美,還幫女主角修房子,“真是太接地氣了”!而看到白子畫陪花千骨過生日吃包子這一段,原著粉簡直“內牛滿面”,至於為什麼白子畫成了墨冰等原著粉糾結的問題,大家都想問編劇“有沒有考慮過讀者的感受”?

  追劇還是棄劇,這是個問題

  在被《盜墓筆記》、《兩生花》、《花千骨》傷了心之后,原著粉開始糾結:是果斷棄劇,還是繼續追劇看看后續劇情是否好轉?

  有網友決心“棄劇看書”,回頭把自己心目中的經典小說回看一次,“洗掉電視劇的那種不知所謂”、“《兩生花》,對不起我棄劇了。當我知道林喬要去做親子鑒定的時候我就預感報告會弄錯,並且顯示顏朗是林喬的兒子。現在的編劇可以想些新花樣嗎?唯有靠狗血撐起一片天了”、“《兩生花》我看了不到10分鐘就棄劇了”。

  也有網友覺得還是應該給電視劇多一點時間,“萬事開頭難,我會接著看幾集再選擇追劇或棄劇”、“我其實打算棄劇的,但是看了看微博,看了看吐槽,樂死我了”、“即使《盜墓筆記》先導片拍成這樣我也忍不住想要看下去,因為當我看到那些青蔥年少的日子曾讓我在夜裡輾轉反側的人物活過來的瞬間就已經擺脫不了了,期待得太久,可能眼睛自戴了濾鏡”。

  編劇發聲:有些情節必須修改

  季煒銘:改編這活兒真心不容易

  《兩生花》的編劇季煒銘從電視劇編劇的專業角度,解釋了為何在改編時如此“大動干戈”。季煒銘首先強調:“我們不是隻保留了原著中的人物名字,還有許多經典橋段都被保留了下來。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基本上繼承了原著人物情感的發展,只是根據影視作品的需要增加了更多的情節內容。”

  季煒銘同時認為,改編這活兒一點也不容易,“就拿《兩生花》來舉例,我們團隊內參加過劇本寫作的就有5個人。我們內部會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更不用說來自投資方、制作方的意見了。這個時候,創作團隊的主見和主心骨就顯得尤為重要”。季煒銘表示改編小說的難點在於塑造小說中的各種情緒。小說裡,可以用畫外音來進行獨白,但在影視劇中就必須用更多場景、光線、台詞來描繪。“為了給觀眾這種感覺,我們嘗試讓顏宋有一份寵物店的工作,收入不多,但充滿愛心,符合原著對她的性格定位。這就是我們做事的方式,很難,做不好就會被吐槽”。

  白一驄:先導片是為了讓吳邪的行為合法化

  《盜墓筆記》編劇白一驄、彭闐一起接受媒體的微信採訪。說到大家熱議的“上交國家”的橋段,白一驄強調:“先導片有三個目的:把吳邪盜墓家族的身份換掉,合法化﹔讓原小說中‘主動下墓’變成‘被動下墓’﹔盡力接回原著線。”

  對於幾位主角出場方式的調整,白一驄表示:“按照原著,三人的相遇太晚了,無論誰拍都會改,但無論怎麼改,都是會被吐槽的。”面對“改編時有沒有考慮南派三叔的感受”問題,白一驄反問:“你覺得三叔會沒看過劇本嗎?”

  白一驄和彭闐透露,改編時他們盡可能遵照原著的內容來延伸。雖然先導片的播出被網友炮轟,但白一驄和彭闐都認為,接下來大部分的內容都貼合原著。有網友擔心吳邪和悶油瓶的性格會被大改,對此,編劇給大家吃了一顆定心丸:“他們的性格基本和小說接近。”

  果果:改編忠於自己的內心

  《花千骨》作者、編劇果果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的壓力特別大:“每個人的想象都不一樣,我盡力去改編了,忠於自己的內心,我自己真的還挺滿意的。”作為聯合編劇,饒俊透露自己被網友“噴”得更厲害:“還有人把我之前的作品拿出來說這是什麼狗屎!”果果則對原著粉的“板磚”更寬容一些:“對於改編我的態度是喜歡就看,不喜歡就把它當成另外的一個故事,可以看,也可以不關注。”

  “忠於自己內心”的改編就是讓高冷的白子畫提前出來,還修房子、砍柴嗎?果果對此解釋說:“電視劇和小說的表現方式不一樣,如果按照小說的節奏白子畫要到第四集才會出來,霍建華的粉絲估計會急死。”

  劇和小說之間不能畫等號

  如果放在以前,一部曾經迷戀過、廢寢忘食啃完的小說搬上屏幕,書迷的心一定是雀躍的——哇,我們愛過的他和她要變成鮮活的影像了!但在經歷了無數次希望到失望的巨大落差之后,這種雀躍變成了觀望,甚至是“求不要”的感嘆,求制作方不要毀了大家心目中的經典,求不要隨便找個演員就來演原著粉心中那個光芒萬丈的主角,最要緊的是,千萬不要把原著拍成“不知什麼玩意兒”。

  但是,不管原著粉多麼糾結,該拍的小說還是會拍,編劇對於改編有自己的看法,於是就有了原著粉約編劇“談人生”的橋段。可是,從創作上看,其實編劇對原著作出修改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畢竟電視劇和小說之間不能畫等號——小說可以天馬行空,寫作和閱讀雙方可以盡情地展開想象,但電視劇不能,它是形象化的藝術,而且受到的限制更多。《兩生花》的編劇季煒銘承認,小說是個人創作,它受到的干擾比較少,創作空間很大。而影視作品是一個集體創作,是借著鏡頭、音樂、場景和台詞來詮釋故事,緯度比文字多得多,“小說人們可以腦補,但是電視劇是力求氛圍精准的,會減少很多遐想空間,我們隻能按照影視本身的一些規律來創作”。

  當然,除了那些過於偏激的網友之外,大部分網友對改編的不滿是善意的,也可以說是基於對作品本身的愛。希望小說拍得更好、期待主角的表現可以跟想象一樣,甚至帶來更多的驚喜,這都是原著粉美好的願望。

  或許有人說,不如撇開原著看電視劇,這樣原著粉就不用糾結了。可是,試問有幾個原著粉能做到?那還不如看一部原創劇呢,省了鬧心的過程!(策劃:徐暉 撰文:廣州日報記者 莫斯其格)

(責編:田偉、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