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揭秘村官腐敗:監督形同虛設 征地拆遷隨便揩油

2015年06月12日09:41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揭秘村官腐敗:監督形同虛設 征地拆遷隨便揩油

  土地征遷、惠農補貼、新農村建設……這些與農民利益息息相關的環節,在當下成了部分村官雁過拔毛、借機揩油的“良機”。許多村官腐敗的案例証明,小權力若無監管,腐敗就會像泡在水中的胖大海一樣膨脹。

  “給老百姓辦事,收點好處費理所當然”

  王昌斌(安徽鳳陽縣殷澗鎮某村委會原主任):我因貪污罪被判入獄。我從1992年開始當村干部,以前待遇低,一年拿兩千多元,后來漲到四五千,直到近兩年可以達到一萬元。早期村干部沒油水,沒人願意干。從農業稅免除以后,越來越多人搶著干,甚至請客、送煙拉票。

  為啥?因為國家的各種惠農補貼和項目資金越來越多。比如國家開始給種糧補貼后,我們村就用多余的地往上報,村裡200多畝地,一畝補貼100多元錢,一共兩萬多元,這些錢被用作了招待費等。除了這些錢,還有上面撥到村裡的特困戶補貼、倒房戶補貼、征地拆遷款等,這些資金的分配權都在村干部手裡,多給點少給點,村民們也搞不清楚。另外,農民辦事、蓋個房子、辦低保等都要村干部批條子。這些權力看起來不起眼,但農民要辦的事多,各種好處費也就積少成多。

  我以前總認為,給老百姓辦事,收點好處費是理所當然的。當時有個國務院針對庫區移民的后扶項目,補貼是每人600元一年,一共20年。我負責填表,往上申報。是不是符合政策基本上我說了算。於是,我幫了十幾戶不太符合政策的人辦了這個項目補貼,收了他們給的好處費,最多的給了六七千元,最少的也給了1000元。這些人中,有的戶口都已經遷走了,但我讓他們成功享受到補貼。他們享受到好處,給我點回扣是正常的。

  征地拆遷隨便揩油

  黃玉龍(安徽馬鞍山市花山區霍裡街道原紅東村黨支部書記):我在村委會干了30多年,2010年退休,2012年因貪污挪用村集體資金被判入獄,主要問題是利用村集體的60萬元給村兩委班子成員買了養老保險。當時政策規定我們53歲退休,但給我們的養老保障要到60歲才能開始享受,中間7年時間沒有任何經濟來源。

  我想自己辛辛苦苦干了幾十年,老了卻沒有保障,心裡不平衡。加上我老婆是公務員,她有公務員的退休和養老保障,想到我退休后還要靠她養老,覺得面子上過不去。於是,我們就趁“村改居”征地拆遷的機會,利用村集體的征拆資金補貼買了保險。

  60萬元買的是商業養老保險,一共是村兩委6個人。我是村黨支部書記和村主任一肩挑,就拍板決定讓村會計去辦了。2003年,我們15個村民組就征拆了10個、近1100畝土地,當年僅征遷資金流入流出就達到1個億。后來,剩下的村民組也陸續被征地,全部轉為市民了。村集體也借機獲得了一大筆征地補償款,村改居后的土地收入也很多。如果村干部隨隨便便過道手、揩點油,都是不小的金額。

  監督形同虛設

  黃玉龍:許多村干部是書記、主任一肩挑,村裡大小事務都由“一張嘴”“一支筆”說了算,村民大會形同虛設,民主監督蒼白無力。盡管馬鞍山的村級管理在全省比較先進,村賬是三審制,即村主任審核、村民理財小組審查、村黨支部書記審批,但最后也暴露出不少弊病。

  村民理財小組本應代表村民行使民主監督職能,但隨著我們村開始征地拆遷,部分村民變為市民,這個理財小組逐漸成了空殼。我們就鑽了這個空,不公開賬目。即便村民理財小組實際存在,往往也是我們選的村民代表,大家比較熟悉,誰也不會撕破臉皮指責你村干部,畢竟有些事還要求你辦。

  賬目監管混亂,存在制度漏洞。村裡每天都有資金來往,有時為了彌補修路、架橋或者征遷安置中的一些資金缺口,往往把上面下撥的資金互相挪用,最后村流水賬與鎮賬對不起來。鎮裡也一樣,在管賬時,也常常把這個項目資金拿到那個項目名下,對村級報賬不深入核實。因為鎮農經站往往隻有一兩個人管幾個村的賬,管不過來。村出納把發票報到農經站,農經站的人不去現場核實,你報多少我就做多少,虛報也沒人發現。

  王昌斌:村民理財小組只是形式,那幾個人都是村干部選的,關系都不錯。村干部把招待費單子拿來讓你簽字,誰會不簽字?現在講村賬鎮管,但實際上並沒有“嚴管”。我們村每年做兩次賬,鎮裡人來查賬,基本不細看,翻翻就走了。平時報賬,村會計全聽村干部的,要求怎麼做就怎麼做,是不是虛列虛報,也不會多嘴。(半月談記者 楊玉華)

(責編:田偉、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