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廣東頻道

捅人66刀的區人大代表讓人驚恐

佘宗明

2015年06月09日09:1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捅人66刀的區人大代表讓人驚恐

  持刀行凶是越法治雷區,“連刺66刀”更是逾越了人性底線。而人大代表兼村支書的身份,更是為此事徒添了幾分諷刺。

  “連續66刀捅死同村村民”,光看這情節梗概,不少人就毛骨悚然:是怎樣的殘暴,才能這般同鄉泄恨?是什麼樣的凶徒,才能這樣殺人不眨眼?而答案更讓人悚然:殺人者是個區人大代表,行凶原因只是因對方是“釘子戶”、向拆遷方索要賠償款過高。日前,一則內蒙古通遼科爾沁區人大代表徐慶屹殺人被判死緩的新聞,讓無數人倍感震驚。

  本該帶頭遵紀守法的代表,卻因極為殘忍的“連刺66刀”行徑上了法治新聞,這番角色錯亂令人驚詫:其背離基本法治信仰的故意殺人之舉,代表的隻能是凶殘暴戾。如今他身陷囹圄、因之獲刑,摒除量刑輕重的爭議,這也算是咎由自取。

  梳理這起凶案,其背景牆與導火索都耐人尋味。事件並未跳出“強拆”相關公共事件的常見演變邏輯——徐慶屹是當地“舊城改造”拆遷協助人員,而受害人則對拆遷補償標准不滿拒絕被拆屋征地的要求,結果徐認為其補償要求是“天方夜譚、不切實際”,沖突激化,結果成了蓄謀的持刀行凶。

  由拆遷糾紛帶出凶案,這其中隔著太多的“本不必”,可悲劇最終未能幸免。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強拆易誘發悲劇的現實投射:近些年來,因某些地方政府又當裁判又當運動員,搞單方定價、罔顧拆遷程序,而被拆遷者又缺乏對補償標准的抗辯機制等,舊城改造背景下的拆遷,引發了不少糾紛,而這起個案正是其極端化的呈現。

  在該案中,徐慶屹是村一級基層組織中的“干部”,其本職應是代表村民處理本村公共事務,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見、要求和提出建議。而他作為人大代表,該履行之責也應是對強拆程序等的監督。可他卻被推向與拆遷戶對峙的“前線”,成了強拆的協助者,這也說明當地相關拆遷動員的“跑偏”。

  而他將受害人視作不符合政策的“釘子戶”,顯露了其法治意識的薄弱,事實上,將釘子戶視作“刁民”,也是有些強拆者慣有的病態認知。但是,這事發生在一個本該代表、反映“釘子戶”利益訴求的人大代表身上,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人大代表本應代表其選區民眾的利益,如今卻向他的選民拔刀相向,這是一種怎樣的現實悲劇。

  無論如何,持刀行凶都是越法治雷區,“連刺66刀”更是逾越了人性底線,而人大代表的身份,更是為此事徒添了幾分諷刺。作為基層人大代表,本該由基層民眾選出,並代表基層民眾利益,釘子戶哪怕利益訴求再不合理,也不應該暴力對待。

  □作者系媒體人

(責編:馮芸清、甘霖)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