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棄嬰島應該成為城市“標配”

2015年03月26日10:46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因為運行壓力過大導致嬰兒安全島關閉或者暫停,恰巧也說明嬰兒安全島的試點還不夠。如果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嬰兒安全島,一些試點的城市也不至於“難以承受之重”。

自2011年河北石家庄設立首個嬰兒安全島以來,全國多個城市先后設立了嬰兒安全島,但時間過去3年有余,一些城市,諸如廣州、濟南、廈門等地的嬰兒安全島已經處於關閉或暫停狀態。總體來看,嬰兒安全島的運行並不順利。

如今回看嬰兒安全島,它到底是縱容遺棄還是尊重生命,這些爭論大致已有社會共識。現階段如果我們改變不了遺棄這一行為,但至少可以改變棄嬰的命運。與嬰兒安全島的實際價值相比,那些倫理爭論似乎已顯得過於“細枝末節”。

一些棄嬰島出現“井噴”,但這並非是普遍現象,地域不同,遺棄嬰兒數量增加的比重也不相同。比如,廣州、南京、廈門等地的嬰兒安全島開放后,遺棄嬰兒一度出現“井噴”現象,但常德、貴陽、銅仁、太原等城市的嬰兒安全島則運行平穩,接收棄嬰的數量保持在相對穩定狀態。而設立首個嬰兒安全島的石家庄,當年也未曾出現棄嬰暴增的情況。這說明,“棄嬰安全島”的存在,並沒有誘使“不良父母”增多。而且,棄嬰安全島也明顯提升了棄嬰的救治比率。

既然大部分棄嬰安全島運行平穩,那麼關閉或者暫停就未必是其必需的選擇。相對來說,流動人口多的城市,棄嬰安全島的出現短時間內可能會“誘發”棄嬰的數量暴增。棄嬰暴增確實給福利院帶來巨大壓力,大量帶有疾病或殘疾的嬰兒進入福利院,需要大量的醫療費用和精心的護理,這對福利院財力和人力都是巨大的挑戰。同時,由於兒童福利院工作人員的待遇不高,工作人手常常處於緊缺狀態。這些實際困難並非完全無法解決,與暫時無法改變遺棄行為相比,嬰兒安全島帶給社會福利院的壓力,至少可以從現實層面尋得解決之道,比如增加財政補貼,提高工作人員薪水待遇等。

我們不奢望一個嬰兒安全島能從根本上徹底解決棄嬰問題,但至少目前嬰兒安全島可以起到保護棄嬰生存權利的作用。也正基於此,2013年7月,民政部有關負責人在談及“各省確立1至2個棄嬰島試點”時明確表示:設立棄嬰島是基於生命至上、兒童權益優先等原則,與中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與刑法打擊棄嬰犯罪並行不悖。因為運行壓力過大導致嬰兒安全島關閉或者暫停,恰巧也說明嬰兒安全島的試點還不夠。如果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嬰兒安全島,退一步說,每一個中等和較大城市都有嬰兒安全島,一些試點城市的嬰兒安全島也不至於“難以承受之重”。

從一定程度上說,設立嬰兒安全島,這也是提供一種公共服務。在社會保障尚不完善的當下,對於棄嬰來說,這樣的“島”算是一個兜底性的保障,它也體現了政府保護棄嬰的責任擔當。所以,嬰兒安全島應該盡可能成為城市裡的標配,“負荷太重”導致暫停或關閉,這不該成為嬰兒安全島運行的結局。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