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自貿試驗區大幕將啟 三大片區同為改革發力

2015年03月25日09:14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數據文本:黃少宏 張瑋 沈文金 丁侃 圖表:張冠軍

  開欄語

  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廣東、天津、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進一步深化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

  至此,三大新設自貿試驗區離正式挂牌又走近了一大步。

  作為“先行者”的上海,創造了哪些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同時獲批的廣東、天津、福建自貿試驗區,又將如何發揮自身優勢,實現錯位發展?近日,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派出由南方日報、南方都市報、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組成的1+X報道團隊,分赴廣東、上海、天津、福建等地深入採訪,為您呈現中國四大自貿試驗區的實踐探索。系列報道將於今天起刊發,最先推出的是“廣東篇”,敬請垂注。

  隨著總體方案審議通過,廣東自貿試驗區挂牌在即,南沙、前海蛇口、橫琴三大片區籌備進展如何?將帶給外界怎樣的驚喜?連日來,南方日報記者深入一線走訪,探尋廣東自貿試驗區三大片區的使命與未來。

  如果說,當年深圳蛇口那沖破思想禁錮的石破天驚,成為一個時代的歷史坐標﹔那麼,今天肩負著深化粵港澳合作、打造新型國際投資貿易規則試驗區歷史使命的廣東,則將在新世紀“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指引下,為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探索前行。

  正如省委書記胡春華在今年省委十一屆四次全會上所強調的:廣東要抓緊謀劃和啟動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積極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加大力度推動走出去和引進來,加快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進一步提升對外開放水平。

  廣東新一輪的改革開放浪潮,正從這三大片區率先發軔。

  規則新高地

  探索國際高標准投資貿易規則體系

  2月12日上午,深圳大浪街道某工業區某公司生產車間被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實施隊查封。不過,作出查封裁定的則是剛剛成立的前海法院。這既是前海法院受理案件以來實施的第一例訴訟保全,也是該法院在全國率先探索審判權與執行權相分離的第一次實踐。

  事實上,前海法院自挂牌成立起,就承擔著探索實行立案登記制、基層法院跨行政區劃管轄案件、審判權與執行權相分離、司法行政事務管理權與審判權相分離、全面落實主審法官辦案責任制等一系列改革使命,並在此前已率先嘗試“港籍陪審員”、實施港籍調解。

  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背景下,前海法院的成立正是廣東自貿試驗區所肩負的制度創新使命的一個縮影。

  “自貿試驗區不是在建‘政策窪地’,而是要建‘規則的高地’。”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省發改委主任李春洪再次傳遞了決策層對自貿試驗區使命與功能的認識。

  “首先就是要構建與國際投資貿易通行規則相銜接的基本制度框架,學習TTP(即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或TTIP(即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等國際先進規則,以此推動全方位、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廣州市委常委、南沙區委書記丁紅都說。

  具體而言,圍繞投資貿易便利化,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將在自貿試驗區實施。國際貿易“單一窗口”,促進口岸管理部門信息互換、監管互認、執法互助“三互”合作機制,建設高效的大通關體系,也成為自貿試驗區未來探索的方向。

  其中,貿易便利化是衡量一個地區國際開放度的重要標准。以廣州海關為例,該關已為廣東自貿試驗區量身定做了八項重點措施。

  “實施新機制后,大部分查驗作業時間由原來的平均約2個小時減少為10分鐘。”南沙海關副調研員徐志平介紹。此外,廣州海關還將實施國際轉運貨物自助通關新模式,將使國際轉運貨物在港停留時間從原來平均24小時大幅縮短至2到4個小時。

  作為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的前海,也為此做了充分的准備。“未來,前海將成為一個‘雙跳板’的區域,國內企業可以先到前海去適應國際化營商環境,然后走向全球,而境外企業則通過前海適應國內環境,進入內地。”深圳市市長許勤如是說。

  開放新格局

  對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

  2015年1月底,廣東省兩家跨境電商試點企業在廣州大道北上線,而它們的保稅倉庫就在數十公裡外的南沙保稅港區,正是廣東自貿試驗區覆蓋的區域。

  進入3月初,前海獲准試點平行進口汽車的消息即在網絡上迅速傳開。前海一家平行進口車銷售商表示,與授權經銷渠道相比,其售價將便宜一到兩成。

  從跨境電商到平行進口汽車試點,廣東自貿試驗區積極試水新業態的背后,瞄准的是更加符合經濟全球化趨勢的開放型經濟。

  “過去我們國家是以外向型經濟為主,而開放型經濟的不同在於,是以降低關稅壁壘和提高資本自由流動程度為主,既出口,也進口,既吸引外資,也對外投資。”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李光輝指出,改革開放30多年所存在的問題,需要通過新的平台先行先試來探索解決之道。通過自貿試驗區的探索可以產生強大的聚變、輻射和帶動效應,推動我國開放型經濟率先轉型升級。這其實也是為我國下一步與美國、歐盟、日本等國際、區域開展的投資貿易協定談判做“壓力測試”。

  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也指出,自貿試驗區的建立和“一帶一路”戰略密切相關。

  事實上,自貿試驗區和“一帶一路”都指向了開放型經濟,指向了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今年的廣東省的《政府工作報告》如是提及:“認真落實自貿區戰略,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深化粵港澳台僑更緊密合作,加快推動外經貿戰略轉型,推動實施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

  如今,乘著自貿試驗區的東風,廣州南沙新區正鉚足了勁頭,向國際航運中心這一目標前進。《建設廣州國際航運中心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初稿顯示,其總體目標是,到2017年,廣州實現港口貨物吞吐量5.5億噸,集裝箱吞吐量2000萬標箱,力爭在全球航運中心評價體系中進入前15名。

  值得一提的是,計劃草案還提出,將推動海鐵聯運發展,啟動南沙疏港鐵路建設,到2017年新增內陸無水港15個﹔推動江海聯運發展,啟動南沙江海聯運碼頭建設,新增穿梭巴士航線20條。同時,廣州港集團還將發起成立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港口聯盟。前者拓展陸向腹地,后者開拓海向腹地,但二者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推動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作為被定位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的平台,橫琴也被寄予厚望。橫琴新區管委會主任牛敬表示,橫琴將以自貿試驗區建設為契機,啟動打造中葡商品展示展銷中心和跨境電子商務平台﹔通過與巴西建立自貿平台,打通拉丁美洲自貿通道﹔通過與葡萄牙建立自貿平台,打通與歐洲自貿通道﹔通過與安哥拉建立自貿平台,打通與非洲自貿通道。

  打好“港澳牌”

  自貿區為港澳服務業帶來巨大機遇

  記者見到蕭志偉的時候,他剛剛坐車從橫琴口岸過來,“我幾乎一個星期就要來橫琴一次,現在兩地實現了24小時通關,效率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今后的融合也會越來越緊密。”

  蕭志偉是大昌行澳門物流倉儲發展有限公司執行董事,也是看好橫琴發展、在橫琴投資興業的澳門企業家代表。他投資的倉儲物流項目經過澳門特區政府的推薦和橫琴管委會的相關評審,已經成功入駐橫琴粵澳合作產業園。

  如今,在粵港澳三地之間密集往來、投資興業的“蕭志偉們”也越來越多。隨著廣東自貿試驗區的利好即將落地,更多港澳資企業已開始踴躍落戶:南沙、橫琴分別擁有港澳投資企業約800家和230家﹔入駐前海的港企1171家﹔而蛇口作為高度國際化區域,更是吸引了大量港澳資本。

  在今年全國“兩會”的廣東團開放日上,省長朱小丹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三大片區的共同點是都將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同時地理區位、產業優勢、發展條件各有不同,將各有側重、錯位發展。

  “前海主要對接香港﹔橫琴主要為澳門經濟未來的多元化發展提供支撐﹔南沙除了面向港澳之外,還要更多地面向國際,要在投資貿易便利化方面與國際接軌。”李春洪說。

  事實上,深化粵港澳合作的主線,一直貫穿在廣東多年來的改革歷程中。

  今年3月1日起,被稱為“CEPA補充協議十一”的《在廣東對香港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議》開始實施。這是內地首份以“准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的方式簽署的協議。至此,廣東服務業對港澳開放廣度已達到95%,也意味著,港澳資企業進入廣東,將享受到和廣東企業同等待遇。

  “金改”試驗田

  為珠三角龐大的制造業提供服務

  2015年1月4日下午,深圳前海,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微眾銀行敲下電腦回車鍵,卡車司機徐軍就拿到了該銀行首筆放貸——3.5萬元貸款。作為落戶自貿試驗區內的銀行,微眾銀行既無營業網點,也無營業櫃台,主要依托互聯網為目標客戶群提供服務。

  作為國內首家開業的互聯網民營銀行,前海微眾銀行首吃“螃蟹”的舉動,讓各界再次注意到了廣東自貿試驗區在金融創新方面所承擔的使命。在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院長、財稅系主任林江看來,廣東自貿試驗區同時也是金融改革的“試驗田”。

  人民銀行廣州分行行長王景武認為,廣東作為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首批試點地區,市場需求旺盛,金融創新活躍,一直緊跟國家新政步伐,在跨境人民幣業務中積極探索,成效良好。數據顯示,2014年,全省共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2.53萬億元,同比增長47.7%,結算量穩居全國首位。同時,業務領域不斷拓展,截至2014年末,廣東省共與全球206個國家和地區發生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比上年增加17個。全省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企業共3.3萬家,銀行機構網點2757家。

  而這種“試驗田”角色在前海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前海管理局局長張備說,前海每年都上報和爭取新的改革舉措。“目前已申請了40條金融創新措施。僅2014年,國家一行三會(央行、証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就批復最新29條金融創新政策,其中,屬全國第一次提出的有12條,是2010年前海成立以來最為豐收的年份。”張備表示,這讓前海金融政策創新在各新區中保持領先水平。

  自2013年1月22日前海在全國率先啟動跨境人民幣貸款以來,前海跨境貸累計備案金額已突破800億元,比2014年年初制定的“爭取實現跨境人民幣貸款備案金額達500億元”,超過了60%。

  林江建議,前海可以看作是“實驗室”,主要在“高精尖”或制度設計方面展開嘗試,開展“人民幣資本項目下可兌換”等試驗。橫琴則可利用其對接“葡系國家”、打造跨境電商等項目,發展貿易融資,在支付系統、融資方面下功夫。

  而南沙在廣東自貿試驗區中佔地面積最大,背靠珠三角,又是省會城市的組成部分,在金融方面正可為珠三角龐大的制造業提供服務,未來可以攜手前海共同服務實體經濟,其中在融資租賃方面就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事實上,在廣東自貿試驗區獲批之后發布的南沙金融創新15條中,融資租賃正是一大亮點——“支持南沙區開展全國內、外資融資租賃行業統一管理體制改革試點,研究制定內、外資統一的融資租賃市場准入標准”。新政發布后第二天,在南沙新區注冊的廣州農商銀行珠江金融租賃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成為全省首家金融租賃公司。

  “據了解,全球融資租賃市場份額達到10萬億美元,美國佔了四成,而中國佔了約0.5成,所以市場前景非常廣闊。”丁紅都說。

  營造新環境

  將國際的好規則納入“政策池”

  無論是打造規則新高地也好,構建開放新格局也好,這一系列宏大使命的落腳點,最后還是落在了政府身上——如何加快轉變政府職能,簡政放權,建設現代政府?

  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裴長洪談到“負面清單”時說:“以前的投資管理是編了好多投資目錄,我支持什麼、鼓勵什麼、限制什麼、不准什麼,產業導向很具體、很全,但也窮盡不了。現在是投資管理就列什麼不可以,隻要不列的就是可以的,這個太厲害了。”

  在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張光南看來,相比“負面清單”之后,政府權力“正面清單”同樣重要。

  李克強總理曾強調,推廣上海自貿區試點經驗的核心工作,不僅是拓展到三個地區,而是要在全國推行三張“清單”:法無禁止皆可為的“負面清單”、法無授權不可為的“權力清單”、法有規定必須為的“責任清單”。就在今年2月27日,廣東省的這“三份清單”正式公布。廣東是國家發改委批復的首個企業投資管理體制改革試點省份,這也是國內首份發布的省級企業投資項目准入負面清單。

  李春洪說,以前很多審批條件是“放在抽屜裡”的,自由裁量權太大。而清單的出台,將會把一切實行標准化,企業投資項目,除部分特殊事項外,直接登錄網上辦事大廳,實行“人機對話”。

  在體制機制方面,南沙也將實施“一顆公章管審批”、“一支綜合執法隊伍管全部”,以爭取審批的“特區速度”。

  在蛇口工業區黨委書記丁勇看來,蛇口已經從當年中國第一個工業園區,正式蛻變成為產城融合、宜業宜居的國際化示范街區。由企業來主導的蛇口,是唯一一個處在城市中心區域的自貿試驗區片區,商業、住宅等配套完善,這成為蛇口自貿區獨具特色的優勢。“蛇口自貿區在社區、環境、法律和交通管理上將充分借鑒香港的經驗”。

  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英指出,廣東自貿試驗區可以借用“資金池”的概念,將國際上行之有效、可操作性強的規則,納入“政策池”,作為學習借鑒的對象,進一步推動制度創新。

  鏈接

  粵津閩三地自貿試驗區方案獲審議通過,專家談自貿區建設

  發展錯位走 開放促改革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4日召開會議,審議通過廣東、天津、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進一步深化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

  專家認為,這再一次展示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心與魄力,意味著中國邁向更高的對外開放水平,是加快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重要表現。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說,自貿區從立項到實施,整個過程突出的是制度創新。各自貿區可以結合自己的產業特點和周邊可以利用的資源,形成潛在的配置預期,吸引優質要素,形成集合優勢。“四大自貿區應加快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有效經驗,進一步促進制度創新、優化要素和資源配置,在全國形成輻射效應。”

  不簡單復制、走差異化道路,是自貿試驗區擴圍后能否承擔好改革開放“國家試驗”職能的關鍵。從三大自貿區“新軍”的戰略布局來看,區域化特征、目標指向性更加明顯。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李光輝說,廣東、天津、福建等三個自貿試驗區,將以上海自貿試驗區試點內容為主體,結合地方特點,充實新的試點內容。例如,廣東自貿試驗區注重的內容包括與港澳經濟一體化、服務貿易一體化、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以及加工貿易的轉型升級﹔福建自貿試驗區注重與台灣的融合發展問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節點以及旅游等內容﹔天津自貿試驗區注重京津冀協同發展、租賃、大型機械制造等問題。

  開放促改革,將是四大自由貿易試驗區的鮮明特征。通過進一步擴大開放,用市場機制、國際慣例來倒逼傳統管理體制機制改革。“設立自貿試驗區更像一種壓力測試,相關改革舉措放在這個框架下嘗試,並以此倒逼簡政放權、機關效能建設等行政體制改革加快步伐。”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李文溥說。

  據新華社北京3月24日電

  記者手記

  有“為”有“不為” 不辱改革新使命

  在廣東自貿試驗區即將挂牌之際,南方日報記者密集走訪了南沙港區、口岸大廈、沙仔島汽車碼頭、南沙灣、南沙政務服務中心、廣州航交所,橫琴金融產業服務基地、勵竣友誼廣場、華融總部大廈、橫琴口岸綜合交通樞紐,以及前海蛇口等一線區域。

  在南沙,企業登記注冊“一照三號”進入籌備階段,市場監管信息平台已經上線﹔在前海蛇口,一體化檢務窗口正式運行,平行進口汽車獲批﹔在橫琴,自貿業務推介會已經面向企業啟動……挂牌前夕,廣東自貿試驗區緊鑼密鼓“備戰”的氛圍甚是濃厚。

  在經歷了30多年的改革開放之后,如今,中國又一次把歷史的重擔賦予廣東,繼續給予其改革試驗田的機遇和使命。

  不過,不同於過往,廣東自貿試驗區將不做稅收窪地、政策窪地,而是要做改革的高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的今天,中國所處的歷史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廣東要成為改革高地,就必須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敢於過深水區,才能無愧於歷史使命。

  當然,這需要下苦功夫、使出真功夫。因此,在記者看來,這就必須葆有敢闖敢試的精神,才能在新一輪改革開放中“殺出一條血路”。

  一方面,廣東應該利用好國家所賦予的先行先試政策,對於市場、社會能夠做的,政府不該管的,則不應該“插手”,勇於簡政放權,放開政府之“手”,邁開市場之“腿”,激發市場活力,鼓勵創新、允許出錯,是為“不為”。

  另一方面,在簡政放權之后,政府必須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把該管的給管住、管好。同時,在市場難以調節的公共服務、公共產品方面,政府則應該主動做好,是為“為”。

  不管是“為”還是“不為”,其目的都是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

  我們期待並相信,承擔著國家戰略功能的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將以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推動更深層次的改革創新。(黃少宏 張瑋 沈文金 丁侃)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