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曾國藩為何愛公開自己私密日記?

2015年03月24日09:39    來源:環球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年輕時的曾國藩是個憤青,“自負本領甚大,每見人家不是”。30歲時,他意識到自身的不足,立志學做聖人,方法就是寫日記。不過,他的日記與當時一般人的不同,很像今天的微博。

  曾國藩所寫的日記篇幅都不長,幾十字,一兩百字,寫的內容多是生活的白描,從早晨起床開始,吃的什麼飯,和誰說的什麼話,甚至晚上做了什麼夢,都一一記錄下來,然后通過日記回憶自己一天的言行,發現其中哪一點不符合聖人要求,就加以自責,做深刻反省。更關鍵的是,曾國藩寫日記不光自己看,還讓別人看。雖然那時沒有互聯網,無法將自己的所思所想發布到網上,與粉絲們互動,但曾國藩有他的辦法:他把日記抄錄數份,然后在朋友圈子裡傳閱,朋友們會在后邊加批注,談自己的感想,或批評,或鼓勵,就像現在粉絲們的跟帖一樣。

  比如,有一次,好友倭仁在他的日記后批語道:我輩既如此學。便須努力向前,完養精神,將一切思維、閑應酬、閑言語掃除淨盡,專心一意,鑽進裡面,安身立命,務要另換一個人出來,方是功夫進步。願共勉之。

  曾國藩看到后的反應是,“為之悚然汗出”,然后感嘆說,不如此“安得此藥石之言”。

  還有一次,他在日記中抱怨駱秉章對他很冷淡,他的三弟曾國華評論說:“兄之面色,每予人以難堪。”這讓他如醍醐灌頂,想起自己素來自負,對這位前輩加上級匯報工作或說話總是不容置疑,於是一下子警醒過來。

  日記通常都是非常私密的東西,通常都會嚴加保密,不讓外人知曉,可曾國藩為什麼如此開放呢?

  原來,他在日記中雖然能夠毫不留情地剖析自己,做到狠斗私字一閃念,但自己的缺點、錯誤或是陋習改正起來卻非常困難,總是改了犯,犯了改,改了再犯。例如,他曾在日記中立誓“夜不出門”,但還是經常“仆仆於道”。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四、二十五兩天,京城刮起大風,他仍然“無事出門”,回來深切自責“如此大風,不能安坐,何浮躁至是!”十二月十六日,菜市口要殺人,別人邀他去看熱鬧,他“欣然樂從”。

  內修效果不理想使曾國藩認識到,光靠自我反思、自我監督是不行的。於是他把日記公開,讓眾多的眼睛看著自己。並且通過親人朋友的“跟帖”、點評,點醒和提示自己,形成強大的外在監督力量。用他的話說就是:“勢必有所激,有所逼,才能有所成。”完全靠自己監督自己,往往靠不住,人都是在外界的壓力之下,才能做出真正的改變。

  曾國藩天資並不聰慧,但卻成為“內聖外王”式的人物,成為清朝的“中興之臣”。這與他注重自我修養,不斷完善自己是分不開的。而在其一生中,寫這種類似當今“微博”的日記,是他最重要的自修方式。

  一個人最難戰勝的,就是自己。即便自制力再強,也有被自己打敗的時候。所以真正強大的人,不是能向外顯現力量,而是能放下身段,放低自己,不斷從外界汲取力量。這,正是曾國藩最聰明的地方。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