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希特勒是如何從文青變成狂人的?

2015年03月19日10:54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希特勒(圖源網絡)

  有關希特勒青年時代的文獻,在我國的出版歷史尚且屬空白領域,而《青年希特勒的畫像》填補了這個空白。

  庫比茨克與希特勒相識於林茨的劇院,音樂的愛好與性格的互補使二人過從甚密。藝術充當了最初這個時期的媒介。兩人皆沉醉於瓦格納的歌劇,而在作者看來,希特勒因為“認真對待身邊的一切,他驗証、拒絕、排斥,態度極端認真”,所以性格裡始終有著緊迫感。

  說希特勒的想象力也驚人的豐富大概並不為奇。庫比茨克在書中用了很多篇幅來講述希特勒性格中的想象這一面。如二人去買彩票,希特勒在等待開獎的那段時間,他考慮的不是別的,而是將這筆錢用在哪裡:他先后排除了修建博物館、蓋別墅等一干項目,最終決定改建一棟樓層,並且經過他與作者的長期認真的考察,選定了一個位置優沃的地段。

  隨后希特勒又著手分配各個房間,設計家具的尺寸與擺放,挑選房間牆壁的圖案與窗帘,甚至具體而微到了選擇誰來當他們管家的地步。這些規劃本質上已近狂想,但希特勒事必躬親的認真態度還是極具震撼力。

  庫比茨克因而認為他既有更強的感受力,也有豐富的想象力,所有這些歸根結底都是無窮的自信。又如希特勒曾數十年如一日地喜歡一個名叫斯蒂芬妮的姑娘,可從未與她說過一句話。作者在書中將這種永遠僅止於目光接觸的關系,與希特勒后來狂熱投入其中的建筑學作了一番比較,並且指出它們都不過是一種思想與內心的游戲:“為了確保自己所想不脫離現實,他自己就跑到鄉村公路上,要親眼看到心上人﹔而他放下自學的內容,跑到維也納環城大街,也是為了親眼看到各種建筑,從而獲得內心的平靜。”

  作者還在書裡幾次比較了他與希特勒的不同:在林茨時期,他學得一手裱糊匠的踏實手藝,而希特勒卻“無所事事”,他選擇通過異於常人的勤奮自學以彌補不足,卻因為“越來越多面、抽象”地擴展自學的范圍,從而離實踐也越來越遠。

  “他的情緒極不穩定……如果說到自信,他隻會過於自信,而不會妄自菲薄。可是,現在情況似乎倒了個兒。他越來越多地陷入了自責。”希特勒始終在尋求一種徹底解決的方案,但隻有在抵達維也納之后,他才漸漸明白此種“解決”惟有倚賴政治,最終演變為他對政治的極端迷戀。

  庫比茨克寫這本回憶錄,更多地是出於見証他們青年時期的那份感情,他在很大程度上堅守了記錄的客觀(如記錄希特勒早年的反猶傾向)。作者在這本書的卷首寫有一份《決斷及說明原因》,或可很好地概括他的寫作動機:“如果我們的民族希望贏回遭到重創的自信,就必須靠自己來實現對這個歷史時期的跨越,而不是靠外部力量。可是,這一點並非通過揭批及單方面下結論就可以實現,而隻能通過客觀、公正且具有說服力的史實描寫得以實現。”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