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開封黑駕校潛規則:挂靠正規駕校孝敬教練成行規

2015年03月16日13:57    來源:大河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黑駕校挂靠正規駕校”借雞生蛋“、教練吃拿卡要、練車需加錢、考前要打點……”接到讀者投訴,記者3月9日、11日兩赴開封,發現這裡的駕校“貓兒膩”真不少。

黑駕校數量多於正規駕校

3月9日,記者到開封市祥符區暗訪駕校市場,一知情人透露:目前祥符區的黑駕校多於正規駕校,這些黑駕校打著分校的牌子,自主招生培訓學員,並承諾每位學員的學時由他們交給總校刷卡,學員隻用練車,考試到總校參加即可。

“這是杞縣眾鑫駕校的分校,我們學校開了好幾個分校呢。”周庄村開杞路一所駕校裡,正坐在一邊看學員練車的一位教練對記者說,在車尾處,也確印有“眾鑫駕校”字樣,但是學員正在練習用的車輛無一挂牌。

在該駕校報名處,五名學員填完報名表,就坐上一輛商務車,跟著前面兩輛車上的學員一起去杞縣體檢了。報名處工作人員稱,眾鑫駕校的總校就在杞縣,他們有自己

的考場,分校的學員可以在分校提供的場地練車,考試的時候到杞縣去就行。另一名工作人員趕緊補充稱,就是因為有自己的考場,所以過關率很高,而且戶口在外地的學員,分校還可以幫忙辦理暫住証,隻要肯花錢,什麼事都不用學員跑腿。

當問到學時打卡時,剛才那名工作人員說:“這些你都不用操心,我們會把東西交給總校給你打卡,你就來這兒練車,到時候去考試就行了。我剛才給你說過了,啥心都不用操,保証你學時打卡沒問題。”

在曲興鎮段砦村開蘭公路上,也有眾鑫駕校的分校,面對詢問,工作人員開始也是說在此報名、練車,去杞縣的總校考試。但是,當他接到某教練的電話后,馬上改口稱這裡只是個報名點,其他什麼都不知道。記者離開后不足10分鐘,停在該練車場的兩輛“學”字牌教練車分別迅速駛出,其中一輛車的車牌號為“豫B5028學”。

3月11日,當記者與當地運管所的工作人員一起來到這兩個分校時,卻是另一番情景。周庄村開杞路的駕校大門緊鎖,曲興鎮段砦村開蘭公路的駕校也隻剩下空空的場地。

根據國家相關規定,駕校的設立有很嚴格的條件限制,包括硬件設施以及配套的教練員資質等,但在開封駕考市場上,有不少駕校打著“分校”的旗號招生,這些所謂的分校無論是場地規模、車輛保障還是教練員素質等方面都存在著嚴重的缺陷。

開封市祥符區公路運輸管理所駕培股股長崔洪杰說:“‘分校’是決不允許存在的,在他們來說是‘分校’,但是在我們執法人的眼裡,那些都是黑駕校,是必須取締的。”他說祥符區現有20多家嫌疑黑駕校,都正在調查取証中。

交通部出台的《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要求,機動車駕駛員培訓機構應當在注冊地開展培訓業務,不得採取異地培訓、惡意壓價、欺騙學員等不正當手段開展經營活動,不得允許社會車輛以其名義開展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經營活動。

“孝敬”教練已成行規

3月11日,在開封市深圳大道的科目三考試現場,正在排隊准備考試的小蘇提起學車經歷直搖頭。“培訓費隻能說是考証的一部分費用,其他需要‘孝敬’教練和考官的費用多著呢。”小蘇嘆了口氣接著說,“報名的時候說得可好,學車的時候就說車少人多得排隊,你要是想往前排多練幾把,那就得‘孝敬’教練,今天買包煙,明天買瓶水,這樣,教練不但能讓多練一把,而且還會給些指導。”小蘇覺得“孝敬”過教練后自己的待遇確實好了很多。

為了今天的科目三考試,小蘇已經提前兩天到現場了解情況。他告訴記者,有學員透露考試前要給考官些好處,可以塞點錢,也可以買兩包好煙,這樣方便考試一次性通過。

對此情況,開封市祥符區公路運輸管理所副書記王海領稱,隻要學員能提供出教練吃拿卡要的証據,比如:錄音、錄像,他們會處理教練。

運管所駕培股股長崔洪杰說,對於學員反映的這些情況,他們隻有通報,沒有處罰教練的權力。他拿出相關規定讓記者看,在開封縣公路運輸管理所印制的《交通行政執法法律法規匯編》中明確規定,存在索取、收受學員財物,或者謀取其他利益等不良行為的,由縣級以上道理運輸管理機構責令限期整改﹔逾期整改不合格的,予以通報。在《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中,記者也找到了相關規定。

那麼,出現這樣的情況,駕校有何責任呢?《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規定,機動車駕駛員培訓機構應當加強對教練員教學情況的監督檢查,定期對教練員的教學水平和職業道德進行評議,公布教練員的教學質量排行情況,督促教練員提高教學質量。

對此,小蘇顯得很無奈,他反問記者:“你去投訴教練,不想考駕照了吧?他們要知道是你投訴的,難道不給你小鞋穿?你想想,去向駕校反映教練的問題,有用嗎?再說,給教練送禮還得錄下來去舉報,萬一被教練發現,以后想練個車都是難事,別說能不能考過了。”

黑陪練考場邊攬活

“練車嗎?這就是教練車。”深圳大道考場的十字路口停了幾十輛與考試車相同車型的地方牌照車輛,一攬活的婦女叫住了記者,指著自己的丈夫說,“他是專業教練。”

該婦女說,想練車,隻能到其他地方,現在考試道路不能練,警察盯得緊,罰得厲害。說完,該婦女遞來一張名片稱,想練車需要提前預約。當記者問起路口停的都是車,為什麼還要預約時,旁邊一男子接上了話:“別看現在都是車,這些全被預訂了,晚上都上路跑了。”

在這裡練車,按路段和時間的不同,每小時收費從100元到150元不等。該婦女說,包她家的車隻需100元,今天白天不能在考試路段練,晚上可以,價格不變。

“練一個小時根本不行,最少得練三四個小時,練五個小時考試就沒什麼問題了。”說完,她又小聲告訴記者,隻要給錢,科目一到科目四都可以包過,科目三需要1500元。

這時,她的丈夫撥通了一學員的電話,並告知對方,今天省裡來檢查,白天不能在考試路段練車,晚上6點以后才可以。該婦女說,自己家有三輛車在這裡攬活,這路口停的這些車都是別家的。

在現場,一戴眼鏡的女士告訴記者,她包了一輛無牌車,已經在考試路段練習了一個小時,包車費為每小時150元,她還要再練一個小時。

在路邊一個簡易房內,除了給練車學員提供一些小吃、煙、水外,這裡最主要的經營業務也是包車,價格為每小時100元。一名正在做飯的女子告訴記者,從科目一到科目四全可以包過,價格很便宜,隻需一萬二三。

“這還叫便宜?”聽到這樣的價格,記者嚇了一跳。該女子笑了笑:“那你還是自己考吧。”然后很神秘地說:“你想想,你自己考試,練車排隊,少不了給教練‘上菜’,考科三還得給考官‘表示’,算下來錢也差不多,花這一萬多省時又省事。”

看記者有些猶豫,她說:“先包個車去練練吧,你開著,我找個教練旁邊指導著,練練就會了。”

記者坐上了一輛車牌號為豫BR2665的教練車,一上車,教練毛某就說:“練車那地方有警察,咱們換個地方練”。

毛教練說:“警察不查你違章,就查你無証駕駛,一罰就是2000元。”面對記者的為什麼,他直言不諱地說:“我們有駕照,但是學員沒有,這車又不是‘學’字牌的教練車,我也沒有教練証,所以,這車是不允許學員開的。”他訴苦干這行的不易,卻又說不准備考教練証,因為太難。

毛教練也提到了四個科目的考試他們可以包過,並稱找考官不行,必須上面有人。他說他們不但在考核大隊有關系,還在交警隊有關系,考試、查車都不用擔心,這才是能在市場上生存下來的根本。

交通安全專家表示,沒有教練資格,針對無駕照人員開展陪練業務屬違法行為,如果無駕照學員找“黑陪練”開車上路,屬無証駕駛行為,將被處200元以上2000以下罰款,並處15日以下拘留。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