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計劃3到5年內建成內連外通高速公路網 年底縣縣通高速

2015年03月12日15:18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廣州機場高速 羊城晚報記者 黃巍俊 攝

烏石北江大橋 羊城晚報記者 林桂炎 攝

廣樂高速通車首日 羊城晚報記者 林桂炎 攝

去年年末,賈先生被抽調到順德清遠(英德)經濟合作區工作,過上了雙城生活,周一到周五在英德英紅鎮上班,周六日回佛山順德。與早他去英紅的同事相比,他算是幸福的,因為去年9月27日廣樂高速開通后,順德英德兩地一下拉近了。現在,賈先生從順德出發,坐城際快速,轉高鐵,再經高速到英德,最快隻要兩個小時,而以前至少需要3個多小時。

不到兩年打通五條出省通道

廣樂高速穿過了整個順德清遠(英德)經濟合作區,並在園區邊設一個出入口“英紅”。“我們正在加緊修園區內四條路,其中一條與高速出入口對接,屆時園區上高速就更方便了。”這對合作區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賈先生說:“園區目前進駐的企業,大多由順德轉移而來,交通改善可吸引更多優質企業轉移到此。”

廣樂高速的開通得益於廣東省委、省政府2013年初開啟並強力推進的“交通大會戰”。不到兩年時間,全省高速公路建設完成投資1453億元,建成781公裡,開工2166公裡,打通了與湖南、廣西、福建對接的5條出省通道,新增了大埔、南澳、連山3個縣通高速公路。到2014年年底,全省高速公路通車總裡程達到6280公裡,躍居全國第一。

今年交通基建擬投資1100億元

廣東省委、省政府的振興發展粵東西北地區戰略中,提出“三個抓手”思路:交通網絡外通內連、產業園區擴能增效和中心城區擴容提質。在“三個抓手”中,交通網絡外通內連是基礎、前提,因而被省委、省政府列為重中之重。通過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可逐步破除產業轉移與后發地區發展瓶頸,實現“三大抓手”良性互動。

公開資料顯示,未來廣東交通設施建設投資有增無減,2015年就計劃投資1100億元人民幣用於交通基本建設,其中高速公路建設要完成投資800億元,建成9個項目600公裡,新開工14個項目919公裡,到年底實現通車總裡程6880公裡、與陸路相鄰省份各開通3條以上高速公路省際通道以及“縣縣通高速”。

2018年將迎來高速公路通車潮

廣東省交通廳曾透露,目前正在加緊興建的深圳外環高速、佛(山)江(門)高速順德段、花都至東莞高速、汕頭至湛江高速、清遠至雲浮段、汕(頭)昆(明)高速龍川至懷集段等項目,計劃2018年全部建成通車。據了解,隨著高速公路項目大力推進,廣東預計在2018年前后集中迎來高速公路通車潮。

廣東省今年1月21日召開的加快推進高速公路建設工作會議透露,3到5年內基本建成以珠三角核心區為中心、直達粵東西北、輻射泛珠三角、內通外連比較完善的高速公路網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會上強調,要加強科學統籌,進一步完善交通網絡體系,切實把高速公路支撐帶動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發揮出來。

專家指出,完善國家和廣東省高速公路網絡,優化沿線干線公路網布局,構筑粵北公路網主骨架,可促進推進粵北區域經濟協調發展,增強珠三角地區對粵北經濟欠發達地區乃至內地的經濟輻射能力,加快珠江三角洲向粵東西北產業轉移。

對話

南雄市副市長呂道宏:

“三大抓手,交通是基礎”

羊城晚報:據了解,工業園挂牌時,招商引資不太順利,原因是什麼?

呂道宏:當時的南雄,第一沒有鐵路,第二沒有高速公路,第三生產配套跟不上,第四融資渠道非常窄,第五沒有比較好的產業支撐。當初甚至可以說,把地白送給人家都不要。我們最開始招商引資的幾家企業,要不就是顧慮重重了,拿地后遲遲不敢投資,要不就是虧損,做不下去。后來隨著生產要素的轉變,才慢慢好起來。

羊城晚報:交通與經濟發展關系大嗎?

呂道宏:那肯定很大,這個毋庸置疑,正所謂路通財通。最開始規劃時,南雄提出口號是“承接珠三角,對接長三角”、“兩個大市場,南雄是橋梁”,而落實這個口號精神,交通改善立下了汗馬功勞。尤其是高速公路,對招商帶來的效果是比較明顯的。這兩三年南雄城鎮交通也突飛猛進,在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我們舍得花血本。

羊城晚報:去年通車的鐵路,效果怎麼樣?

呂道宏:鐵路效果與影響,應該會逐步體現。但可以說,像我們這種邊緣地方,如果不通高速和鐵路,說實話,人家基本上不予考慮或者說比較少考慮到此投資。高速與鐵路通了以后,連接了江西、廣東,把南雄融合到一個大的區域框架,成為整個經濟圈、生活圈的一分子。對整個生產運輸來說,也提供相當大的便利。

羊城晚報:如何理解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振興粵東西北戰略“三大抓手”?

呂道宏:粵東西北多是國家或省裡的生態功能區,不能村村點火、處處冒煙,為了環保、生態的需要,必須要辦園區,集中起來發展工業,有利於集中監管,也有利於產業聚集,也可解決富余的勞力。城鎮化從國家層面是國家未來10年最重要的一個抓手,我們粵東西北城鎮化尤其重要,因為我們城鎮化相對還比較低了。

我個人認為,“三大抓手”抓住了粵東西北發展的牛鼻子。廣東在全國是富裕地區,但最窮的也在廣東,主要就集中在粵東西北。粵東西北是山區,交通猶如人身上的血管,如果交通再不提上去的話,那麼粵東西北就會長期拖全省、全國的后腿。產城融合、產城聯動,是以交通作為基礎的。

羊城晚報:南雄本地如何落實這“三大抓手”呢?

呂道宏:城市是產業發展的平台和支撐,產業發展是城市發展的前提和基礎。如果沒有產業的支撐,產業空心化,那麼一個城市的發展,就像沙漠上建的大廈。我們園區跟我們城市非常近,城市可為園區提供生活、人才、勞動力的保障,同時園區企業家帶來先進的理念,帶進城市裡來會給城市帶來一個新的提升。產城聯動,這樣非常好。我們提出城區人口由現在約13萬發展到15-20萬的中等城市規模,就是因為有了產業支撐。

樣本

交通改善為經濟帶來新動力

南雄由“邊緣”變“前沿”

從廣州出發,走廣樂高速,轉入韶贛高速,從全安下高速,驅車幾分鐘,就可直抵東莞大嶺山(南雄)產業轉移工業園區。走進園區,可看到一排排嶄新的標准廠房,走進廠房,可看到車間裡工人正忙碌工作著。

很難想象,2008年這裡剛挂牌時,僅有1家企業入駐。不過,到去年12月,園區一期已有103家企業入駐,試投產企業80家,工業總產值達93.7億,同比增長37.2%,實現稅收3.8億,同比增長36.6%。

“枕楚跨粵,為南北咽喉”的南雄,是廣東省最北的一個縣,離省會廣州300多公裡,集老、邊、窮、山於一身,多種先天性劣勢長期制約當地發展。交通改善為當地經濟帶來了新動力,東莞大嶺山(南雄)產業轉移工業園區從弱到強就是例証。

韶贛高速通車引來“落戶”

廣東國際華商會副會長、廣東康綠寶化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顧惠林關掉原先在珠三角三地的工廠,集中轉移到東莞大嶺山(南雄)產業轉移工業園區。在園區,他先后投入5.5億元打造了康綠寶科技園,“我要在這裡做總部經濟。”

顧惠林的公司主打消殺、洗滌等產品,此前,由於珠三角用地不能滿足公司發展,於是到處找地。他告訴記者,他曾考察廣東省內多個地方,最后選擇了南雄。“韶贛高速通車后,我才決定來南雄‘落戶’,否則我不會來這裡。”

他告訴記者,拍板“落”在南雄后,2011年6月,公司與當地政府簽約,當年8月5日進駐,2013年1月9日試投產。目前,佔地400畝左右的廠區已建設完成,去年產值達到3.48億元。“我們企業高度自動化生產,12個車間不到300名工人。”

顧惠林之所以如此看重通高速,是因為他知道物流暢達和成本對企業意味著什麼。“我們現在企業需要克服的最大問題,不是招工也不是資金,而是物流成本太高了。”他們廠運輸材料等主要走公路,現在每天進出企業的貨櫃達50車。

公司董事陳武賢告訴記者,物流最讓他頭痛。“我們發往一些地方的貨物,從這裡運過去,甚至比先運回廣州,再發往當地還貴。”他舉了一個例子,他們公司做殺虫劑的灌裝瓶,光一個空瓶子運來南雄,就比在珠三角貴了0.3元。

“現在南雄交通基礎硬件設施不錯,但物流服務還沒跟上。”顧惠林說,去年他們處理最多的投訴就是物流,因為運力不足,無法保証按時按點送貨。原先在珠三角地區,他不需要處理此類問題,因為發往全國各地汽車很多。“南雄乃至韶關,原先工業弱,配套物流業也就弱,回頭車也少,導致物流成本高。”

不過,他告訴記者,物流屬於下游的服務業,隨著產業集聚的發展,南雄乃至韶關的物流服務肯定會慢慢上來。他說:“物流服務跟上去的話,那麼就非常棒,我很看好南雄。”

從招商引資到招商選資

東莞大嶺山(南雄)產業轉移工業園管理委員會主任何天山拿著《南雄投資指南》,指著內頁裡交通區位地圖說道:“這是最新版的,去年9月30日新開通的贛韶鐵路更詳細的標注了。贛韶鐵路在南雄設客運站和貨運站,改變了以往不通火車的歷史。”

贛韶鐵路開通后,從南昌到廣州可節省3個小時,從贛州到韶關隻需約兩個小時,大大縮短了贛南到華南的時空距離。而且,贛韶鐵路連接京九、京廣兩大南北鐵路運輸大動脈,構筑了華南、西南地區出海通道,加強沿海發達地區向內地輻射力度。

作為基層官員,何天山更切身地感受到,交通改善對當地經濟發展起著巨大的推動作用。“2008年,園區剛挂牌時,我們去招商,說得夸張點,把地白送給企業,人家都不要。”他回憶道,“交通基礎設施太落后了,人家來這裡不知道干嘛。”

何天山說,當時有廣州企業在簽約后幾個月,突然通知南雄要毀約,不來當地投資。他說,當時為了吸引招商引資,在為企業服務上做足工夫,希望借此彌補硬件上的不足。“我們服務口號是‘沒有辦不到,隻有怎麼辦’,我們甚至為企業起草過公司章程。”但即便這樣,最初幾年招商也收效甚微。

“省裡修‘大’路,市裡修‘中’路,我們修‘小’路,隨著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我們從招商引資變成招商選資。”南雄市副市長呂道宏告訴記者,正所謂“路通財通”,當地工業用地地價也從最初低價乃至零地價,一步步增長,到目前10萬元/畝起。

據何天山介紹,工業園一期招商已基本完成,絕大多數企業的廠房已基本封頂,大多數企業也開始投產。“我們工業園在招商過程中也在轉型升級,通過引導股權置換,把一些效益不好的、遲遲未投產的企業換掉了,前后有十多家。”

2013年年底,廣東省經信委、發改委、財政廳等7個單位聯合發文,同意擴大東莞大嶺山(南雄)產業轉移工業園享受省產業轉移政策范圍,這是省內首個縣級轉移園擴園獲批。何天山介紹,園區二期主導產業是電子機械及器材制造,招商選資門檻更高了,設立了“雙十二”,即土地每畝不低於12萬,稅收每畝每年不低於12萬。

變邊緣劣勢為前沿優勢

呂道宏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南雄上世紀得益於當地煙葉和卷煙廠,財政收入1億多,在廣東山區縣中處於老大。“這也埋下隱患,經濟太單一,隨著2000年左右國家煙草政策調整,當地煙廠合並到韶關,南雄財政一落千丈。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南雄經濟發展處於沉伏期,恢復性增長緩慢。”

2007年,南雄召開了一次務虛會,討論南雄出路在哪兒。呂道宏回憶道:“我們肯定不能像珠三角那樣做外向型經濟,因為成本太高了。從運輸成本來說,一標准貨櫃的貨物,拉到深圳港口得7000多元,拉到廣州黃埔港也得3500元。加上金融危機爆發,低端貼牌加工也危機重重。”

經過一番討論,南雄決定走細分、精准之路,瞄准精細化工行業。“主要考慮到精細化工用工少、附加值比較高、污染也低,而且當時國內正倡導精細化工進園區,我們有上百萬鬆香資源。”呂道宏告訴記者,更重要的是精細化工產品大部分是內銷,銷往全國各地,那麼南雄就可化邊緣劣勢為前沿優勢,讓產品更便捷地銷往華東、華中。

廣東順德三本貿易有限公司在南雄設立了三本化學科技有限公司,主打產品是樹脂。副總經理劉運鵬告訴記者,“選擇南雄,首先是這裡的精細化工產業聚集,我們處於精細化工上游,生產的產品可供園區內企業使用,這樣市場與生產無縫對接,其次還考慮南雄地處粵、贛、湘交匯,有助開拓內陸市場。”

“我們看中了當地的區位優勢,可以把客戶輻射到周邊地區。”劉運鵬告訴記者,他們現在一些大客戶仍是在珠三角設廠時建立的,集中在深圳、惠州等珠江東岸。“現在去這些地方,還得從廣州繞,但仁(化)深(圳)高速部分路段已經開始施工,屆時該條高速路修通后,去見客戶就更方便了。”

廣東康綠寶化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陳武賢透露,自己過幾天就要去江西拓展客戶。“南雄這裡有劣勢,但也有優勢,起碼我們去江西、湖南等地會更方便了,而且省裡已經規劃了更多連接周邊省份的高速路出口,一旦打通就更加方便了,那南雄到時就真的是前沿了。”(陳強 廖春花)

(責編:林龍勇、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