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揭秘陸軍首支女子戰斗連隊:稱戰車為男友(圖)

2015年03月12日09: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揭秘陸軍首支女子戰斗連隊:女兵稱戰車為男友

  女兵們在發射車內一絲不苟地訓練。吳凱波攝(人民視覺)

  密林深處,一場信息化條件下的軍事演習激戰正酣……

  戰車列陣,一枚導彈拖著烈焰騰空而起,精確命中靶機。幾個嬌小的身軀隨即跳下導彈發射車。

  “原來是群‘花木蘭’!”詫異之余,觀戰雙方紛紛豎起大拇指!

  這群“花木蘭”來自我陸軍首支女子戰斗連隊——第41集團軍某旅導彈二營搜索發射連。該連2013年組建,組建當年形成戰斗力,在重大演習任務中表現出色,創造了某型導彈實彈射擊多項紀錄,被廣州軍區評為“基層建設標兵連隊”“軍事訓練尖子連”,榮立集體三等功1次,新近又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集體”。

  從保障性崗位走向一線作戰崗位,是現代女軍人編配的新趨勢。2013年,廣州軍區第41集團軍黨委決定,抽調女兵組建一支導彈發射連。

  是年3月20日,一群女兵走進湘江之畔某旅大門,集團軍黨委希望女兵連10月份參加實彈射擊。旅領導打開花名冊,皺起了眉頭:話務員、衛生員、打字員……誰都知道,導彈技術含量高,系統操作復雜,沒個三年兩載訓不出合格操作手。從連隊組建到首次實彈射擊隻有短短7個月。她們行嗎?

  “請叫我戰士,不要叫我女兵”,連隊首次軍人大會上,戰士粟練代表女兵放出豪言。

  堅硬的鐵甲,柔弱的身軀。為盡快練就操作硬功,女兵們每天幾十上百次從戰車爬上跳下,常常磕得頭破血流、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一次協同訓練中,3號手肖燁登上3米多高的發射車頂時,因鞋沾露水打滑,右小腿重重磕到電纜盤挂鉤上,肖燁全然不顧,繼續跟排長脫戰車護衣、對轉塔解鎖。等訓練結束從車頂艱難爬下時,排長才發現肖燁的褲腿右側已被鮮血染紅,小腿肌肉裂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趕緊將她送往衛生隊。

  某型導彈裝備有10多個分系統,一台搜索指揮車上就有300多個開關按鈕。女兵們剛接觸操作教材時,面對密密麻麻的電路圖、流程表如看“天書”。她們每天在狹矮的戰車方艙內,對著開關按鈕、電路板認真識練,常常一蹲就是大半天,下車時雙腿麻得挪不開步子。

  女兵愛美,可在她們眼裡,維護裝備遠勝於顧惜形象。每次射擊回營后,為了不讓海沙腐蝕戰車,女兵們一頭扎進導彈車庫,卸下上百斤重的輪胎,把輪轂、油氣管上附著的海沙一一刮下,連螺絲縫隙都不放過﹔清除底盤上的海沙時,打著手電筒仰躺在地上,用工具甚至手指或刮或摳,將每個凹槽的海沙除得干干淨淨。爬出車底,女兵們頭發被掉落的廢油粘到了一起,臉上、口鼻裡全是帶油的黑沙。

  有一次發射車入庫時,藏族戰士、駕駛員斯娜拉姆聽到車后傳來異常的聲音,立即熄火檢查,沒檢查出結果,向正在巡檢的修理營幾位老班長求助。在車底后輪側傳動箱,四級軍士長張進晴發現了問題。拉姆把頭伸進去一看,被眼前一幕驚呆了:傳動軸防塵套被割開,兩個連接齒輪脫落,裸露在外面。拉姆眼淚奪眶而出。“別哭,拉姆!”聽到“女漢子”拉姆的抽泣聲,張進晴趕緊安慰:“這是墊圈老化造成的,不是你的問題,會修好的!”拉姆一邊抹眼淚,一邊拿起工具鑽進了車底。“丫頭們稱戰車為‘男朋友’,看來真不是開玩笑啊!”老班長們感慨不已。

  2013年10月21日,女子導彈連首次亮相實彈射擊場。20時整,靶機信號閃現在搜索指揮車雷達顯示屏上。搜索員李楓迅速移動操縱球,穩穩套住目標並發送給發射車。發射車內,主操作手延海楠緊盯屏幕,敏捷操縱開關按鍵。車體隨即一陣劇烈震動。數秒后,顯示屏上靶機回波信號消失。“打中了!”女兵們跳下戰車,緊緊擁抱在一起。

  去年10月,該連勇敢接受挑戰,在氣象條件不佳、靶機航路多變的情況下,憑借平時練就的過硬本領,一舉創造某型導彈擊中目標高度“最低”紀錄,為未來實戰積累了寶貴數據。“巾幗神箭”揚威祖國南疆。(本報記者 馮春梅)

(責編:田偉、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