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教育投入不能滿足於4%的水平

熊丙奇

2015年03月12日09:1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取消財政性教育投入的“法定支出”紅線,必須回答兩個問題。其一,我國教育財政性教育投入已經得到保障了嗎?其二,目前教育經費投入、使用、管理的體系已經健全了嗎?

今年是修改后的預算法正式實施的第一年,這部被稱為“經濟憲法”的法規有一處修改頗引人注意:該法案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關於重點支出一般不同財政收支增幅挂鉤的要求,刪除了以前預算審查和執行中涉及法定支出的規定。其中就包括不再提教育財政性投入要佔GDP的4%“慣例”。不少代表委員在對此肯定的同時,也擔憂隨著新預算法的實施,教育等領域投入取消“法定支出”紅線后,教育支出佔比會降低、會再度陷入“差錢”境地。(新華社3月10日)

取消財政性教育投入的“法定支出”紅線,必須回答兩個問題。其一,我國教育財政性教育投入已經得到保障了嗎?其二,目前教育經費投入、使用、管理的體系已經健全了嗎?

先來看第一個問題。表面上看,我國財政性教育投入已經得到保障了嗎?未必。我國在1993年制訂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明確提到“本世紀末,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重應達到4%”,可是,這一目標直到2012年才達到。需要注意的是,2012年教育投入達到GDP的4%,不意味著此前那麼多年的欠債就補上了——我國學前教育入園率低、農村義務教育薄弱、義務教育嚴重不均衡都與欠債有關。按照教育界的測算,我國要實現擴大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質量的目標,財政性教育投入至少要達到GDP的5%,而不是滿足於4%的水平——這一投入水平連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投入水平也沒有達到(2003年,全世界平均投入水平為5.1%,發展中國家為4.1%)。

再來看第二個問題。我國目前的教育經費預算、撥款、執行,還是以行政為主導,這帶來的問題是,我國教育投入長期得不到保障,教育一直缺錢花,以及個別一些地方亂花錢,教育經費被用於形象工程,或被擠佔、挪用、侵佔,就與這一撥款體系有關。今年兩會上,教育部門証實,去年有1000億教育預算沒有花完,這不是說教育投入多了,而是暴露出教育撥款體系的漏洞。

假如這一撥款體系不改革,那麼,在取消教育支出的法定紅線之后,教育投入得不到保障的問題,很可能重演,而公眾也難以用法定支出比例去督促政府——本世紀初的10年間,每年的兩會上,代表、委員沒有少拿4%去督促政府,才督促出2012年達到法定支出紅線的結果——而且,也難以確保每一分教育投入都用到刀刃上。為此,有必要繼續明確教育支出的法定紅線,不是上個世紀90年代確定的4%,而是明確到2020年,達到5%的投入水平。當然,具體達到怎樣的投入水平目標,需要深入調研、廣泛聽取意見,進行科學的頂層設計,與教育改革和發展的目標相適應。

另外,必須改革我國的教育撥款體系,建立國家和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由國家和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負責教育撥款預算,並監督政府撥款,檢查教育撥款使用效果。

如果能建立這樣的撥款委員會,那麼,教育支出的法定支出紅線可以取消,因為撥款委員會,會結合教育發展的實際需求,確定預算,並監督政府執行。這是保障教育撥款的重要機制,也是我們改革教育撥款體系的一個努力方向。

(責編:林龍勇、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