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陳毅三年五演死神來了 寫下絕筆卻為張學良所救 

2015年02月25日09:59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第五次:下山找譚余保傳達中央關於國共合作抗日的指示,被誤認作叛徒險遭槍殺

  國共第二次合作抗日,長征到陝北的紅軍主力編為八路軍,南方八省紅軍游擊隊編為新四軍。當時紅軍游擊隊分散在各個山頭,集中整編遇到許多困難,主要是多年與中央失去聯系,對中央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不理解,堅持不下山。陳毅派人去動員他們下山,派去的人被他們當作叛徒殺害了,如浙江省委書記關英,被弋陽磨盤山游擊隊殺了,紅十六師政委明安婁和鄂東南特委書記林美津被贛東北游擊隊殺了,湘南游擊隊支隊長曹樹良被湘贛邊游擊隊殺了。對此,陳毅十分焦急。1937年11月中旬,陳毅坐著擔架來到湘贛邊九龍山游擊區,見到湘贛邊游擊隊參謀長段煥競和政治部主任劉培善,向他們傳達中央關於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指示,他們覺得有點道理,但一想到蔣介石做夢都想消滅紅軍游擊隊,“西安事變”后,搞“北和南剿”,調兵遣將加緊“圍剿”紅軍游擊隊,又覺得不可信。他們懷疑陳毅不是什麼黨代表,可能是“叛徒”,便將陳毅捆了送到省委,讓省委書記譚余保親自處理。

  第二天下午,譚余保來了,帶支駁殼槍,戴副墨色眼鏡、一頂紅軍帽子,陳毅說:“你就是譚余保?”譚答:“我就是譚余保,你認識我!”陳毅說:“我曉得你這個名字。”譚答:“我也曉得你呀,我在井岡山,你在台上講話,神氣十足,我們坐在下面聽,你過去講的話還記得嗎?”陳毅說:“我講什麼呀!”譚答:“你講要革命呀,要堅決呀,不要搞投機呀,搖頭擺尾講幾個鐘頭,你現在呢?當了叛徒,還有臉來見我,你趕快坦白,我還要審你。”譚又說:“你們領導人怕死,帶走了紅軍,留下陳洪時這個叛徒在這裡領導。你現在要合作,階級斗爭怎麼能合作,你們全去合作,我不合作,我要革命到底。”

  陳毅說:“譚余保同志,你光想自己,不顧大局,光是叛徒、叛徒,根本無的放矢。你怎麼能講這話,你們合作,我不合作,你是共產黨員,你得相信組織嘛。毛主席、朱總司令在北方號召合作抗日,我們就不能打,打了步調就不一致了。”譚說:“你這是狡辯,你是叛徒!”派人把區公所派來在路上照顧陳毅的兩個人拉下去一頓苦打,要他們招供。陳毅說:“他們是區公所派來照顧我的,你打他沒有道理。”下面的人卻說:“跟你來的兩個人供認了,他們把你叛變經過全部供認出來了。”陳毅說:“簡直是笑話,叛徒哪有這麼蠢,還帶這麼兩個人跑這裡來。你給我鬆綁呀。”譚說:“鬆綁呀,我們今晚要砍你腦袋,還鬆綁?”陳毅說:“譚余保同志,不要這樣。你用槍斃那套不行,怕死不當共產黨員,你派人到吉安、到南昌、到延安去,就會查清楚我這次來,是為共產黨工作還是為國民黨工作?朱總司令他們到南京了,葉劍英在武漢,項英過幾天也從南京回來了。”譚說:“項英、葉劍英我不管,你就是斯大林、毛澤東派來的,我也要把你抓起來!”陳毅火了,說:“你混蛋,你是土匪頭子,我半天都忍耐,我以為你是共產黨。你們廣大指戰員的堅決,我非常佩服。你們為了黨,不怕犧牲,你們是光榮的。今天,你們罵我是叛徒,這很容易理解,你們懷疑我是應該的,你們站在階級立場上,很難突然接受統一戰線。我講項英,講我是葉劍英、朱德派來的,你就抓起來,毛澤東、斯大林派來的也要抓。毛澤東、斯大林派來的你怎麼能抓?你已離開了黨的立場,你怎麼當省委書記?我們大家站穩階級立場,搞游擊戰爭是應該的,當土匪就不干。譚余保,你槍斃我好了,你有本事把我槍斃,你是共產黨員,就不能槍斃我,你是土匪頭子,就槍斃我,槍斃吧!”

  到了第四天,看守陳毅的游擊隊員對陳毅說:“譚書記要你好好准備,好好把問題講一講。你要把叛黨經過全部老實講出來,還要講這次怎麼與敵人勾結來進攻的。你坦白了可以寬大處理。”

  第五天上午,譚余保集合紅軍游擊隊員講話,他說:“今天見到這麼一個重要人物,名叫陳毅,他當然是老資格啦,我們知道這個名字。他是地主,我們要審查,不能不相信,也不能全相信。大家不要動搖,要站穩階級立場,不能隨便相信。他有幾個理由,第一個是過去蘇維埃是正確的,現在蘇維埃不能用了,取消蘇維埃,這當然是機會主義!第二個,是土地革命,他主張階級合作﹔第三,改編紅軍,把紅軍編為國民革命軍,是摘帽子投降敵人。這是機會主義、投降主義。知識分子吃不得游擊戰爭的苦,對國民黨有幻想,他去投機,相信合作,我們要站穩立場,不要受他影響,但也不要把他當叛徒對待。”

  當天晚上,譚余保又跑來找陳毅談話,說:“你講!”陳毅問:講什麼?譚叫警衛員出去,說:“這裡沒外人,你把叛變經過全講出來,我給你保密,不給你氣受,保持你的地位,像你這樣的負責人很難得。”陳毅又氣又好笑,說:“你想想,真正的叛徒,那有這麼簡單,你怎麼能收買呢?”同志們向譚余保建議,將陳毅關押幾天,看看山下敵人動靜再作處理。因為就在兩個月前,一個自稱是湘鄂贛邊區黨委派來的交通員到了山上,譚余保熱情接待了他,可這家伙走了不久,敵人就來“圍剿”,紅軍游擊隊受了不少損失。

  在以后幾天中,譚余保又和陳毅談了幾次話,山下國民黨軍不但沒有來剿,反而撤退了,他這才感到對陳毅的懷疑未必妥當。於是,譚派一個交通員下山,到吉安去了解情況,這時吉安已成立了新四軍通訊處,交通員連夜帶回通訊處証明陳毅是黨代表的公函和中共中央告全黨同志書,譚余保看了,連說:“我魯莽,險些誤了大事。”並親自給陳毅鬆綁,道歉。

上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