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當代藝術青年的“藝”想世界

2015年02月15日16:23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林偉祥《對影落人間》。作品以花布為主體,通過精巧的拼接布局,形成美輪美奐的作品。

  袁澤強《寶座》。他喜歡以個人化的視角和想象描繪和改造日常生活中的場景。

  “三無畫廊”裡沒有藝術專業培訓背景的許家其的木刻作品《雲》。

  吳超《植物人視聽喚醒項目》。

  核心提示

  對比北京、上海、四川等地當代藝術的蓬勃發展,廣東當代藝術近年來波瀾不驚。2011年在策劃第四屆廣州三年展時,館長羅一平希望在廣州本土挖掘有潛質的當代藝術家,但尋找的結果並不理想。“廣東當代藝術發展究竟處於什麼狀態?”帶著這個疑問,經過一段時間的策劃和醞釀,廣東美術館策劃的2015年開年大展“機構生產——廣州青年當代藝術生態考察”於2月11日開展,將跨越整個春節期間。

  “廣州青年當代藝術生態考察”希望呈現目前廣州的當代藝術發展生態,共由5個單元構成,總策展人羅一平,單元策展人胡斌、胡震、李耀、李冠宇和WX團隊,參展機構包括美術館、學院、藝術中心、藝術村以及另類空間等。其中有不少80后、90后藝術家,大部分是從未進入過公立美術館舉辦展覽的“草根藝術青年”。

  展覽分為5個單元,分別是“學院超鏈接”“黃邊時間”“在小洲:你想/你能干點啥?——2015小洲藝術生態抽樣調查報告”“轉換”和“游走在虛實之間”,第一單元考察廣州的美術學院與當代藝術的關系,第二單元以廣東時代美術館下屬的黃邊站當代藝術研究中心為對象,第三單元抽樣考察小洲村藝術家的創作狀態,第四單元鎖定廣州剛剛成立的廣東當代藝術中心,最后一個單元邀請年輕的wx團隊參與考察地域生態環境與地域人文狀態之間虛實轉換的關系。南方日報記者請相關策展人從中挑選作品,帶你走入廣東當代藝術青年的“藝”想世界。

  1態度

  用藝術與弱勢人群對話

  與此次參展的大多數80后藝術家不同,李景湖已經跨越不惑之年。他出生於1972年,1996年畢業於華南師范大學美術系本科。出生於廣東東莞農村的他,與大多數同學的選擇不同,2002年放棄了他在深圳穩定而體面的美術教師工作,回到東莞農村老家,開始圍繞社會底層的農民、工人創作。

  展覽中,他的《三無畫廊》邀請了從未經歷過專業美術學院培訓的人創作,在一面牆上展示了他們的繪畫作品。在這個他構想的虛擬的“三無畫廊”中,這些沒有美術經驗的草根人士變身“畫家”,絢爛色彩顯得尤為生動,引發大家思考,藝術是否可以誕生在美院體系之外?

  相比之下,吳超的作品試圖把人們帶入到植物人、抑郁症病人的內心世界。她早年畢業於四川美院,后到法國留學,如今在廣州外語外貿大學藝術學院藝術設計系擔任教師。吳超曾受邀赴荷蘭參加過17屆荷蘭國際動畫電影節。在她的裝置作品《植物人喚醒計劃》中,運用影像、聲音、文字、照片在10平米的空間裡,描摹了病人的內心世界。在整個作品的創作過程中,她多次邀請廣州某醫院神經康復科的醫生一同參與,還閱讀了大量的科學論著,希望以這個藝術計劃給病人以心靈治療。

  作為一個當代藝術品,《植物人喚醒計劃》不可能提供完善的治療方案,但提供了一種生命的“觀測與猜想”,帶領觀眾去體驗病人們的生命感受。

  見慣了當代藝術的光怪陸離,普通大眾對當代藝術存在諸多不解。真正好的當代藝術應該是什麼樣子?策展人胡斌說,今天當代藝術的邊界已經越來越模糊,幾乎沒有辦法完全定義它。“當代藝術的問題不是審美、技術的問題。真正的當代藝術應該可以打破常規,為人們提供另一種觀看世界的方式和思考方式。它不只是提供一種審美,而且提供一種觀念,提出一種新的介入生活的方式,打破人們日常僵化的思維。”在胡斌看來,當代藝術沒有嚴謹的科學標准,可以天馬行空,能夠為觀眾提供一種想象力,但它並非可以任意而為,好的當代藝術應該能夠被放置在美術史的系統裡審視。

  2生存

  用藝術講述一千個故事

  來自廣州小洲村的幾位年輕藝術家,在展廳裡帶來了一組裝置和行為藝術作品,邀請觀眾互動一同完成,引發了觀眾圍觀。

  方亦秀的作品在一塊白色的展板上描繪一個“神話”故事。現場邀請觀眾掃描二維碼,通過這些二維碼,每個人都可以讀到一段故事,如果覺得被打動了,觀眾可以隨意資助藝術家5元錢或者10元錢。最后,方亦秀會搜集1000位觀眾的故事,最終完成一件作品。這個類似“眾籌”模式的作品,引起了不少觀眾的參與。這件作品的創作者不隻有藝術家本人,還包括了觀眾,他們一同完成這件作品。

  方亦秀生於陽江,2004年畢業於廣州美院。畢業后,他沒有選擇一份固定工作。“剛畢業的大學生高不成低不就,是比較尷尬的一種狀態。”他后來開創了“飄一代”的藝術表達方式。2008年秋,他去了北京,在黑橋藝術區租下工作室進行創作。但每年大部分時間仍會停留在廣州的小洲村創作,這裡已然成了他的精神家園。

  方亦秀的幾個學弟學妹柯坎法、柯榮華、茹創業被譽為是藝術界的“飄一代”。他們的作品主題都是關於城市的:城市的生長與消亡、城市的寓言與神話。展廳裡,柯榮華的《武大郎燒餅鋪》的作品中,有一個燒餅組成的方陣,中間有一個舊式的燒鍋,每個燒餅上都有編號。“武大郎的燒餅為何擺進了美術館?”很多觀眾都來問個究竟。此外,他們還在展廳裡擺放長桌,邀請觀眾們一同喝茶、聊天和交流,“喝茶”也成了一件作品。這件作品,同樣需要觀眾的參與、互動,才能最終完成。

  多年前,柯榮華和同學們在廣州美院大學城校區附近的小洲南亭村開設了一個藝術酒吧——“水井吧”。“水井吧”並不賺錢,每天的營業額隻有幾十塊錢,每個月的收入大抵隻能與房租相抵消。柯榮華會在美院裡發掘畫得不錯的同學,在這裡開辦展覽。幾個年輕人的創作有一個共同的主題,關注城市化,關注城市中人的存在,時常展露出充滿幻想、充滿困惑的藝術氣質。

  “我們的作品希望提醒世人,關注心靈的健康,遏制心靈斑點的蔓延。真面?假面?事實上生活中很多人都是雙面人。”柯坎法說。

  在策展人胡震看來,廣州小洲村是原生態藝術家的聚集點。“這些徘徊在美院附近的年輕人,已經畢業,但他們沒有穩定的生活來源,大多想發展成職業藝術家,他們生活處於相對清貧,但創作中的想象力非常旺盛。”

  觀眾應該如何看待他們這些互動式的作品?策展人胡震解釋說,受到前些年獲得威尼斯雙年展主競賽單元金獎獲得者提諾·賽格爾的影響,互動式作品是目前當代藝術創作的一個趨勢。提諾·賽格爾的作品沒有物質形態,實現作品的有效程度取決於觀眾的主觀配合。通過對身體、聲音和遭遇式情境的極端強化,使得藝術家像是一個“催眠者”,邀請觀眾一同進入當代藝術作品的語境。

  “他們的作品透露出一種信號,挑戰現有日益沉悶、僵化的展覽機制。美術館是否可以空無一物?是否可以通過與觀眾面對面的交流產生作品?當藝術家在展廳中與觀眾直接交流、互動,從中產生愉悅和滿足的時候,它算不算藝術?”胡震認為,這些年輕藝術家作品中的一重意義是,藝術或許不是用來被膜拜的,它不該被束之高閣。

  ◎策展人說:

  羅一平(廣東美術館館長,總策展人)

  引導廣東當代藝術走向

  廣東美術館做這次展覽有戰略考慮,關系到美術館如何把握未來廣東當代藝術走向的問題。廣東美術館2015年即將做亞洲雙年展,希望從廣州出發,從海上絲綢之路的線索來看待藝術的交流和發展。從這個角度看,廣東本土當代藝術生態的展示比較重要,因此有了這次的展覽。其目的是讓新生的、民間的藝術力量與國家美術館發生關系,形成一種合力,共同推動廣州當代藝術的良性發展,此次展覽的另一個目的即是通過考察廣州當代藝術生態的樣貌,以期與當代藝術進行溝通與博弈,在對話和共享中,真實全面地探討廣州本土乃至中國當代藝術的面貌與本質。展覽中,我們不僅希望展現廣東當代藝術家的創作狀態,而且展示他們的生存狀態。廣東當代的生態中,有學院派的力量,有民間藝術家群體的力量,也有民營美術館的力量,我們將各方力量聚集在一起。我們希望引導青年當代藝術家,如何把個人審美、個人的價值判斷,在一個國家美術館的公共平台上,進行合理、合度、有味道地表現。通過這個展覽,我們也看到了廣東當代藝術目前與北京、上海、西南等地的差距。但它的狀態非常鮮活,我們希望借此讓廣東的當代藝術釋放出更大的影響力。

  胡斌(廣州美院藝術與人文學院副教授)

  廣州當代藝術缺乏市場支撐

  廣東的藝術院校學院當代藝術的思維一直比較活躍。從上世紀80年代初美院教授李正天的105畫室,到80年代中后期的南方藝術家沙龍,再到90年代的“大尾巷”、“卡通一代”,在全國都有影響力。這些當代藝術的探索,具備廣東改革開放前沿地的特點,表現為對商業社會的介入和思考,比較自由和靈活。

  但近十年來,對比北京、上海和四川,廣州當代藝術的發展不夠強烈。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缺乏市場的支撐。廣東當代藝術的生態環境跟不上,缺乏資本的跟進,很難體現出強勁的勢頭。但也正因為沒有強勢資本的介入,廣州的當代藝術更加自由和多元,也相對純粹一些。(李培 劉丹妮)

(責編:孫璐、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