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武大為抗擊非典獻身的38隻猴子樹“慰靈碑”(圖)

2015年02月15日09:08    來源:網上車市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武大實驗動物中心慰靈碑。 通訊員鮮巧陽 提供

  工作人員給猴子做纖維支氣管鏡。

  本報記者體驗穿著防護服觀察實驗猴。 見習記者楊少昆 攝

  為抗擊非典而獻身,它們是38個“無名英雄”

  武大校園立著一塊“猴碑”

  也許很多市民都不知道,在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的動物實驗樓左側的空地上,聳立著一塊巨大的花崗岩石碑,這塊被命名為“慰靈碑”的石碑正面刻著一行大字:“獻給為人類健康而獻身的實驗動物”,背面的碑文裡有這樣一段文字:“慰藉首批為研究抗SARS病毒疫苗、藥物獻身的38隻恆河猴”。

  那麼,這塊“猴碑”是什麼來歷,背后藏著什麼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16噸重的花崗岩

  來自神農架

  1月18日,武漢晚報記者走進武漢大學醫學院大門,穿過幾條小路,來到一處相對安靜的小院,院門口挂著兩塊牌子: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ABSL-Ⅲ實驗室(簡稱A3實驗室)。

  那塊“猴碑”就安放在小院裡一棟灰色小樓旁。中心副主任李湘東說,每逢清明節或趕上做完實驗,醫學院的學生們都會自發地來此獻花。

  風雨侵蝕,原本金色的碑文已變得有些模糊,但依稀可見:“此重16噸花崗岩巨石,受天真地秀,納日精月華,於神農架南麓山澗中沉睡萬年之久,經採做碑。”

  李湘東回憶說,2003年5月,這個動物實驗中心剛建成,正趕上我國科學家爭分奪秒地展開SARS疫苗研制實驗,急需足夠大的生物安全防護三級動物實驗室。全國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科技攻關組一眼相中了這個實驗室,決定把新研制的“人用SARS病毒滅活疫苗”的猴體實驗放到這裡進行,18隻猴子為此獻身。后來還完成了抗SARS病毒多?藥物的動物實驗,又有20隻猴子獻身。

  2004年4月28日,以這38隻猴子為紀念對象的“猴碑”落戶動物實驗中心。時任中心主任孫理華教授現在已退休了,談起這件事,他的話語中流露出一種對生命的敬重情懷:“我們在醫學方面取得的每一個進展,都與實驗動物分不開。把動物列入道德關懷的范圍,這是社會的進步,體現出人類的愛心和對生命的珍惜。”他說,當初選擇從神農架採石,是考慮到神農架是猴子的天堂。

  實驗為什麼會選用恆河猴?李湘東的回答是,恆河猴別名獼猴、黃猴,是我國常見的一種猴類,因為適應性強,容易馴養繁殖,關鍵是生理上與人類比較接近,是醫學研究中比較理想的實驗動物。按照要求,實驗動物必須是人工培育的,遺傳背景清楚,所攜帶的微生物和寄生虫要得到有效控制。

  一次簡單的注射

  曾令人高度緊張

  2003年10月13日晚,來自四川養殖基地的18隻恆河猴運抵動物實驗中心。此前,從武大醫學院各部門挑選的23名專家和骨干提前住進了隔離區。實驗人員按低、中、高3種劑量,先給猴子注射了SARS疫苗。

  為了做SARS疫苗評價實驗,接下來給這些猴子接種SARS病毒,即攻毒。這是一次非常關鍵的實驗。時任主管實驗師王勇對此記憶猶新。

  那年11月5日,是給猴子攻毒的日子。內衣、隔離服、防護服、三層手套、二層口罩、一次性隔離服、防護眼鏡、呼吸面罩、深筒雨靴……實驗人員全副武裝進入A3實驗室。上午11點,裝有 SARS病毒的一個鋁合金盒子抵達實驗室,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與SARS病毒如此近距離接觸。

  王勇和實驗員鮮巧陽一起給猴子攻毒。平常很簡單的注射,此時變得很復雜,一是因為猴子不會配合注射,二是因為操作空間狹小,實驗人員必須將手從猴籠有機玻璃門上的兩個小圓窗口伸進去,才能進行注射。

  王勇先關閉負壓櫃的送風,把排風開到最大,再打開擋板按鈕,把猴子擠壓到靠近窗口的地方,讓它無法掙扎,王勇順利地完成了麻醉。

  隨后,鮮巧陽從鋁合金盒子裡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枚注射器,注射器裡裝的就是SARS病毒,他先把注射針頭上的套子取下,然后針尖朝上高舉注射器,以防閃失。

  交接注射器時,鮮巧陽按王勇能順手拿到的角度,把注射器遞給他,兩人的目光一直盯著針尖。王勇一隻手觸摸猴子的氣管,在找准位置后,另一隻手注入SARS病毒。當天下午5點,所有猴子攻毒完畢。走出實驗室,他們才發現衣服已被汗水浸透了。

  王勇現在是A3實驗室的生物安全負責人。他說:“實驗人員在裡面的每一個操作,都要接受生物安全委員會的風險評估。”

  一場驚險的智斗

  成就“排彈專家”

  王勇還饒有興致地講述了一次智斗“毒猴”的經歷。

  2003年的一天,一隻被攻毒的猴子竟然把籠子的電源線拉斷了,導致電動擋板不能工作。王勇和鮮巧陽奉命前去排除故障,他們從外面伸進去一根長長的狗夾,狗夾類似火鉗,可以套住猴子的脖子,將其固定但又不會傷害它。可是,這隻猴子很聰明,它竟一把抓住狗夾,一刻也不放鬆。

  在中央監控室看到這一幕,總指揮孫理華教授的心懸了起來,他擔心實驗人員被猴所傷。

  兩位勇士靈機一動,一人在后面用一根長棍子推擋板,把猴子往前擠,另一個人在前面,瞅准機會一把抓住猴子的兩隻前肢,后面人再趕到前面給猴子注射麻醉劑,接著兩人趕緊連接電線。意外變故被排除了,他倆因此被大家戲稱為“排彈專家”。

  “猴子的上肢比人要細些,力量大概隻相當於十來歲的孩子,最要防的是它的牙齒。”鮮巧陽告訴記者。

  猴子一旦被選中做實驗

  意味著走向犧牲

  SARS的陰霾消散后,武大動物實驗中心把重點放在動物實驗平台服務和科研工作上。

  2010年武大引進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霍文哲教授擔任中心主任,他具有20多年在美國從事天然免疫和病毒感染(艾滋病及丙型肝炎病毒)的研究工作經歷。經過4年的努力,他帶領團隊建立了適合艾滋和結核病研究的猴子模型,並利用這些模型開展了抗艾滋和結核疫苗和藥物的研發、評估工作,受到國內外同行的高度關注。

  “十多年來,猴子一直在配合我們與威脅人類的多種高致病性病毒作斗爭,所以我們更應該善待它們。”李湘東說,中心有一整套國際認可的動物福利管理辦法,有專人照料實驗動物的飲食起居,還要定期給它們做體檢。比如,猴子的一日三餐,含有40多種營養成分的主食飼料和各種水果都不能少﹔擔心猴子單獨生活會寂寞,還專門為它們配備了塑料球等玩具,並定時播放音樂和視頻。她說,《動物世界》是猴子們最喜歡看的節目。

  鮮巧陽現在已經是中心的獸醫主管,但他的習慣卻沒有變,每周都要查看實驗動物的生活狀況,哪隻猴子吃得多,哪隻猴子有抑郁,要記下來做分析。

  1月18日中午,經過特別批准,在鮮巧陽的陪同下,武漢晚報記者進入位於動物實驗樓第一層的飼養區,雖然不像在第三層實驗區裡需要全副武裝,但仍然穿戴上了一次性防護衣、鞋套、帽子、手套,防護面罩。

  在一間很干淨的房間裡,七八隻猴子被單獨裝在大籠子裡,籠子裡挂著鏡子和塑料球供它們玩耍。突然,一隻猴子沖到記者面前,眼睛瞪得大大的,並用上肢拼命搖晃籠杆,把記者嚇了一跳,鮮巧陽在一旁解釋:“它是因為見到生人,表現出攻擊性。”

  猴子一旦被選中去做實驗,就意味著走向犧牲。李湘東說:“這時,我們要充分論証實驗方案,把使用動物的數量降到最少。”如果實驗動物達到需要實施“安樂死”的標准,即使實驗目的未達到,也要提前實施,以縮短動物承受痛苦的時間,這叫“仁慈終點”。她還透露,所有接受實驗后的猴子尸體,都會在實驗室經過專門的滅菌程序后交專業公司集中處理。記者 王震 通訊員 曾文暉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