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女大學生失聯58天 日記含情侶、欠債、被偷拍等詞

2015年02月13日11:27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小王失聯前的最后一篇日記。

  小王失聯前的最后一篇日記。

小王的父母將兩人的身份証收繳后,以為他們不會再跑,想不到兩人又失蹤了。

  小王的父母將兩人的身份証收繳后,以為他們不會再跑,想不到兩人又失蹤了。

小王留下的日記本裡記錄了很多她的往事。

  小王留下的日記本裡記錄了很多她的往事。

找不到女兒,小王的父母傷心難過。

  找不到女兒,小王的父母傷心難過。

  還有5天就是春節了,仍沒有女兒王祉潞的消息,王永東夫婦如坐針氈。

  去年12月15日,成都錦江區琉璃街某酒店,是王永東夫婦見女兒的最后一面。當天下午,在夫婦兩人上房間的間隙,女兒跟著一個叫梁健的男子離開了酒店,此后一直失聯,至今已過去整整58天。

  女兒留下的背包裡,王永東發現了一本筆記本,上面記載著2014年9月23日到12月12日,女兒與同學的相處,以及與兩個網友之間故事。被同學偷拍隱私,向李建(化名)哥哥借錢治眼睛,與大寶同居的生活……這本女兒的親筆日記,就像一個個謎團困擾著王永東這對農村夫婦。與網友“私奔”?躲避8萬元巨債?隱私被同學偷拍不敢見人?他們一邊苦尋女兒,一邊試圖一層層剝開謎團。

  最后一面///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人就跑了。”父親王永東稱,為了開房間,還把兩人的身份証收了。學校傳來討債消息,女兒見面后又跑了

  “我應該盯緊點女兒,不讓她離開半步的。”說起女兒不見了,43歲的王永東兩眼發紅,連日來的尋找,讓夫婦兩人疲憊不堪。

  2014年12月14日,在西藏打工的王永東突然接到學校輔導員喬老師打來的電話,有人來學校討債,女兒欠了別人8萬多元錢。“女兒出什麼事了?”王永東給女兒打了電話。女兒隻說在成都治眼睛,絕口不提8萬元錢的事情。王永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連夜趕飛機回來。

  到達成都已經是晚上9點,在親戚家,他發現平時活潑可愛的女兒完全變了個樣,沉默不語。

  表姐在王祉潞的手機裡發現了端倪,表妹頻繁跟一個叫大寶的男子聯系。“8萬塊錢對我們家來說,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平日節省的女兒不可能借這麼多錢。”找到這個男子就可能把這個謎解開了。拷問下,王祉潞說大寶只是她的普通朋友,人正在都江堰。

  連夜,王永東在都江堰一家酒店找到大寶,並把他帶回成都。此時已是凌晨三點多了,幾人在琉璃街附近一家酒店住下。

  第二天中午幾人還一塊吃了午飯。下午1點過,從房間裡出來的王永東發現,女兒和大寶不見了。撥打電話關機,此后再也聯系不上女兒。

  王永東說,前一晚,為了開房間,還把兩人的身份証收了。“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人就跑了。”留下的身份証顯示帶走她女兒的大寶叫梁健,1990年9月30日出生,沈陽大東區人。

  日記謎團///

  王永東不敢相信,日記裡寫的是自己的女兒,“她是一個多麼乖巧的女娃娃,一定是被人騙了。”

  43頁日記充滿謎團:情侶,欠債,被偷拍

  女兒失聯后,王永東在酒店的房間裡找到了一個黑色背包,裝著女兒的衣服和一個淺藍色的筆記本。

  2月10日,在征得王永東夫婦同意后,記者見到了這本隻寫了43頁的淺藍色筆記本,上面記載了王祉潞從2014年9月23日到失聯前三天的日記。“是女兒的筆跡,我一眼就看出來。”

  日記裡密密麻麻記錄了王祉潞和一個叫“大寶”的男子相處的日子,他們以情侶相稱,一起做飯、出去旅游、鬧別扭,還有一些親昵的行為。王永東說,日記中的“大寶”就是在酒店和女兒一塊失聯的男子。

  除了情侶間的恩愛,日記多次提到,為了找回奶奶、到醫院治眼睛、以及生活需要,向一個叫“李建哥哥”的網友陸續借了8萬多元。

  日記裡還提到她和同學之間的相處,有一個姓高的同學安裝微型攝像機,偷拍她洗澡、換衣服等細節。日記還稱有人在她的體內注射了毒液,要控制她。

  一邊翻看著日記,一邊嘆氣,王永東不敢相信,日記裡寫的是自己的女兒,越往下看,就感覺女兒變得越陌生,“她是一個多麼乖巧的女娃娃,一定是被人騙了。”

  自動退學///

  學校喬老師証實,“1月5日,學校已經批准通過,只是退學通知還在教務處。”兩個多月沒回學校 已被自動退學

  王祉潞就讀於都江堰某大學英語貿易系,今年大二。輔導員喬老師說,她不在學校已經有兩個多月了。2014年10月底,王祉潞向學校請假3天,說要去治療眼睛,此后一直未回。其間,學校還要求帶著病歷回學校延長請假時間,王祉潞並未配合。

  喬老師說,就在王祉潞與父親在成都見面的12月14日,她要求家長敦促王祉潞回校准備期末考試,其間也給王祉潞發了短信提醒。第二天再給她打電話時,已經處於關機狀態。

  喬老師說,此后的16號、17號,她給王祉潞發了多條短信,並且提醒她按照學校規定,兩個星期未參加教學活動,根據學籍管理規定,要按照自動退學處理。但短信未得到回復。

  正在苦尋女兒時,父親王永東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王祉潞已被學校按照學籍管理自動退學處理了。2月12日,喬老師証實了這一說法,“1月5日,學校已經批准通過,只是退學通知還在教務處。”

  焦急尋女

  “王祉潞,你在哪裡?

  隻要你平安回來,爸媽都不會怪你!”

  2月11日,王永東又去了一趟學校,已經放假的校園裡特別空蕩,隻有他孤獨的身影在校園裡穿梭。

  這個43歲的男人,長期在西藏打工,他的妻子周玉英2000年被檢查出視神經萎縮,其間花費了數萬元治療費。王祉潞上大學后,為了省錢,周玉英幾乎都不用藥了,這加重了病情。女兒“丟了”之后,周玉英情緒更是低落,不時地抹眼淚。周玉英說,可能是因為遺傳原因,女兒也有點弱視,但他們查找了女兒所說的醫院,並未找到女兒的病歷。

  再過幾天就是2015年春節了,王永東的心裡越發地著急。

  每次翻看女兒的日記,他嘴裡喃喃自語:“女兒回來吧!不管你出於什麼原因,我們都會原諒你,隻要你平安回來!”

  謎團日記

  一本43頁的日記寫滿父親的不解

  得到退學的消息后,王永東一直難以理解。他多次前往學校尋找女兒無果,也未曾見到學校老師。隨后,他在錦江區成龍路派出所和女兒所在大學的轄區派出所報了警。王永東說,解開日記裡的謎團,就可能找到女兒了。

  謎團一/ 女兒跟梁健私奔了?

  43頁的日記裡,大部分內容都是記載著她和梁健之間的交往。他們以“小寶”、“大寶”相稱,字裡行間洋溢著種種幸福和甜蜜:

  10月21日 感動的陪伴。晚上感冒嚴重了,大寶用熱毛巾給我捂住額頭,在床頭守了我整整一夜﹔10月29日,和大寶的分合。昨天下午一點醒來,發現大寶不在床邊了,他一個人提著行李在天橋。本來我可以拉著他回來的,但是手一直在顫抖。后來大寶數落我一頓﹔11月13日,一大早在大寶的懷裡醒來,左臉親親,右臉親親,感覺特別幸福。

  女兒會不會是跟梁健私奔了?王祉潞的同學說,他們是網上認識的。早在2014年夏天,梁健從沈陽專門飛過來。“他們經常一起牽著手散步。”同學小風說,王祉潞還帶著梁健參加過班級的聚會,當時她介紹說是男朋友。

  謎團二/ 欠了8萬多,躲債了?

  12月11日,一個陌生的男子來到輔導員喬老師的辦公室,他自稱李建,和王祉潞在網上認識,並以“兄妹”相稱。喬老師說,李建自稱先后被王祉潞騙走了8萬多元。關於這筆錢,王祉潞也不時穿插在日記裡:

  10月17日,成都行。今天李建哥哥又打了6000元過來,不過正如大寶所說的,人都是有目的的。跟大寶在一起的日子裡,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如今,女兒沒有找到,又遇到討債的,王永東愈發覺得壓力大。他總是不斷地告訴自己,女兒肯定是被梁健利用了,否則不可能借這麼大筆錢。

  李建今年29歲,在成都一家IT公司上班。他告訴記者,王祉潞高中畢業后,他們就通過QQ認識了。

  2014年3月初,兩人還在王祉潞的學校見過面。“當時一起吃了飯,還牽了手。”李建說,當時確實喜歡上王祉潞,還在電話裡向她表白過,但遭到了拒絕。

  李建稱,一開始,王祉潞只是借一百兩百,后來就變成一千兩千。有段時間,她說家裡痴呆的老奶奶失蹤了,需要錢,當時借了一萬多。而這一次治眼睛,先是借了幾千元,后來她說手術感染了,又借了一萬多。

  李建提供的短信、QQ聊天記錄裡,記者看到了他們以哥哥、萌妹兒相稱。李建承認,他們之間關系確實有些曖昧。后來在姐姐的提醒下,才知道上當受騙。李建的姐姐說,弟弟跟王祉潞認識一年多了,而且又知道她在那個學校上學,所以比較信任她。“通過短信,我們也看出王祉潞很單純的,應該是被人利用了。”

  “我去西藏前,專門給她留了兩萬元,應該不缺錢呀!”在王永東看來,完全就像被蒙在鼓裡一般,越說越迷糊,謎團越理越亂。

  謎團三/ 被偷拍隱私難以見人?

  在王祉潞的日記裡,有幾篇日記最讓王永東困惑:

  10月12日,心情神奇。親愛的爸爸媽媽:我真的很想念你們,我現在才明白這個世界是多麼黑暗、陰險、惡毒,我無緣無故被上學第一天就認識的女生高敏(化名)暗算。聽大寶說,我在寢室一年來洗澡、上廁所、睡覺都被微型攝像機偷拍下來,ps制成短片發到一些黃色網站……

  43歲的王永東想不明白,單純的女兒身上怎麼會如此奇怪的遭遇?他擔心,女兒是不是因為隱私被暴露,不敢面對家人,更不敢回學校,才選擇不告而別。

  對於這樣的說法,日記中提到的當事人高敏稱,自己並未跟她在一個寢室,也未做過此事,平時和王祉潞也沒有過任何矛盾。

  同班同學小琳告訴記者,王祉潞的寢室本來有四個人,有一個人很早就退學了,另外兩個同學是隔壁班的同學,“在她去看眼睛之前,她們的關系還可以。”

  輔導員喬老師說,家長提出這樣的疑問之后,學校還專門找過不少學生核實此事,並未發現偷拍的情況。華西都市報記者李秀江攝影張磊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