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這座新中藏舊的建筑,憑什麼橫掃各大建筑獎?(多圖)

2015年02月13日10:10    來源:1財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丹麥俗語中,“駛向克倫堡”意味著重返祖國,過去船隻的登陸點在500米開外的一個船塢,如今這裡是丹麥國家海洋博物館(Danish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卻依然通過跨橋巧妙地與克倫堡宮相連。在2015年初陸續公布的多個國際設計類大獎中,包括美國建筑師協會(AIA)榮譽獎、《牆紙》雜志設計大賞(Wallpaper* Design Awards)等重量級獎項均漂洋過海,授予這個由干船塢改建而來的公共藝術空間。

 

 

  “陳舊的船塢結構既脆弱又堅硬,新橋梁則輕盈而優雅。”項目負責人大衛·扎赫勒(David Zahle)非常驕傲,因為在海平面之下建造博物館的案例之前在丹麥還從未有過。評委會則充分肯定了其在建筑領域的技術創新,並評價道,“輕緩的斜坡造就了雕塑般質感的空間。”

  紐約湖濱公園的LeFrak Center、加州伯克利大學的加利福尼亞紀念館及辛普森培訓中心、洛杉磯的28號街公寓等,一些新中藏舊的建筑或者修復工程成了今年各大獎項中備受青睞的選手。而舊屋改建的戲碼近年來頻頻登頂領獎台,一時間“去或留”的博弈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

  早在上世紀60年代后,隨著生態學理論中對結構和功能的理解發生巨大轉變后,建筑設計的思維也朝著更為開放、動態的視角所發展。體育館轉身為藝術中心、廢棄倉庫組合成藝術博物館、小教堂被操刀成餐廳……多樣化的建筑空間再造,適時地扮演著城市活力的激發者。同時,硬幣的另一面也對新技術和城市規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在歷屆國際設計類獎項得主的功能與風格中,均可梳理出一條對應的演化脈絡。

  “舊混凝土船塢以1.5米的壁厚和2.5米的地板厚度被切割,精確規劃為現代博物館的設施。鋼橋的巨大結構在中國制造並通過最大級的貨輪運抵港口,這些重達百噸的鋼結構由目前北歐最大的兩台移動式起重機進行裝配。”扎赫勒對那些技術上的挑戰記憶猶新。而博物館的建筑方Bjarke Ingels Group的創始人比賈克·英格爾(Bjarke Ingels)則認為,博物館低於地面約8米,必須考慮到毫無遮擋的視線要求,將空間完全放置於地下。但為了能夠吸引游客,同時又需要一個強大的公眾姿態。

  這也是為什麼如今舊屋改建的項目,都傾向於用透明玻璃幕牆來取代原先的磚混立面。由著名英設計師托馬斯·海德威克(Thomas Heatherwick)為杜鬆子酒制造商Bombay Sapphire設計的蒸餾酒廠,就是憑借著兩個種植釀造杜鬆子酒所需原料的玻璃溫室而廣受贊譽,同時,這也是一個結合了鄉村規劃和建筑修復的浩大工程,獲得了2015《牆紙》雜志設計大賞中的最佳公共建筑獎。

 

 

  在海德威克團隊接手前,整片區域磚石建筑混雜,無序的規劃還導致了污濁不堪的河網。整個漫長的工程拆遷了九處劣質增建,涉及到了位於原址的23處歷史建筑的修復與改造,這個計劃被設計團隊稱為“選擇性拆遷”。考慮到溫室半浮在水面,為了使河水恢復清澈,河岸也被重新改造和拓寬。

  “一個事物是新的,然后變舊過時,然后被廢棄,隻有到后來他們重生之際,才有了所謂的歷史價值。”美國著名城市規劃專家凱文·林奇(Kevin Lynch)曾這樣說道。多年來的建筑經驗同樣驗証,被廢棄的場地想要真正融入城市,僅僅依靠加強與場地的空間聯系並不不完整,隻有在功能上反饋出長久效益,或者對人們產生持久的吸引力,才有可能再次成為城市的有機組成部分。

  在這個酒廠的新建筑中,兩個玻璃溫室無疑是最受聚焦的,一端是熱帶氣候,另一端則是地中海氣候,原址是一個老舊的磨坊。整個精密結構由893塊單獨精心設計的構件,以及超過一公裡的不鏽鋼框架支撐而成,同時為了與酒廠的歷史感相符還包裹了青銅。這個新的植物蒸餾酒廠因為其可持續性獲得了英國“建筑研究所環境評估法”的杰出評價--這也是飲料制造業中第一個被授予這個獎項的企業。

  對舊建筑的再造與利用,可以調和落后的既有建筑與不斷發展的時代之間的關系。不過,按照巴黎建筑專業學院的院長奧迪勒·黛克(Odile Decq)的說法,“如果所有的新建筑都需要研究如何‘消失’在舊建筑中,那這就是一種‘死亡的建筑’。”

(責編:陳霄、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