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法官檢察官5年內佔編比降至39%

2015年02月13日09:37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司法體制改革后,廣東法院、檢察院系統實行法官、檢察官的員額制改革,法官和檢察官佔各院政法編制的比例將在5年內降到39%,這是否有利於司法公正高效?當前,法官、檢察官“下海”人數增多,如何留住人才?因司改而凍結的法院、檢察院人事工作何時解凍?12日,司法體制改革問題引起省人大代表熱議。參加雲浮代表團分組討論時,省人大代表、省高院院長鄭鄂一一作了回應。

  鄭鄂說,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提出的司法體制改革項目已經全在廣東進行試驗。“中央司法體制改革的理念就是法官應是法院工作人員中的少數,這符合中國實際,也符合世界各國法院建設規律,對於解決當前中國各級法院、檢察院面臨的問題非常關鍵。”

  法官佔少數符合國際規律“39%”系全省法院平均值

  去年11月,經中央政法委批准,廣東正式啟動司法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根據試點方案,廣東將對法院、檢察院工作人員進行分類管理,並實行法官、檢察官員額制。法院工作人員分為法官、審判輔助人員和司法行政人員﹔檢察院工作人員分為檢察官、檢察輔助人員和司法行政人員。廣東省以全省法院、檢察院政法專項編制總數為測算基數,結合經濟社會發展、常住人口數量和案件數量等情況,綜合確定三類人員的員額比例。其中,法官、檢察官員額5年內逐步減少到39%以下,司法行政人員員額比例調整至15%左右,46%以上人員為司法輔助人員。

  “39%的比例符不符合廣東案多人少的實際?”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會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周麗瓊說,在調研中她了解到,分類管理后,法院、檢察院的一些領導干部重新回到工作一線,擠佔這39%的比例。

  周麗瓊建議對如何推進司法體制改革開展討論。為推動廣東的司法體制改革,省人大也計劃加大對這項改革的監督力度,已經把聽取兩院對司法體制改革的報告列入工作計劃。

  鄭鄂披露了“39%”的來源。他說,據中央司法改革的精神,廣東法院、檢察機關在試點改革的時候,向中央提出5年內全省各級法院、檢察院的法官、檢察官佔比要根據具體情況保持在35%—45%左右。中央回復稱比例要在40%以下。據此,廣東決定把比例定為39%。

  “我要說明的是,這39%不是指每個法院都要保持這個比例,而是全省的平均數,即全省法院中,法官的比例總體上佔39%,各院的比例要根據辦案量來決定。”鄭鄂說,比如雲浮市法官的比例可能就是29%左右,而深圳法院改革后的比例是60%多,且還需要增加。

  鄭鄂說,真正的法官是可以對案件審理情況拍板、負責的法官,在各級法院應該是少數的,多數的應該是法官的助理和輔助人員。改革的理念就是讓法官干該干的事情。“改革前,法院的工作人員都是通過公務員考試被錄用的,經過司法考試就成了當然的法官、助理審判員,再之后就成了審判員,這就造成了法官隊伍質量的參差不齊。”他說,根據國際上通行的法官成長路徑來看,法官絕對不是考試考出來的,是要通過審判實踐鍛煉出來、選拔出來的,“現在的改革就是讓這樣的人成為法官。”

  發達地區人員流失嚴重三大原因致法官“下海”

  省人大代表、清遠市政協副主席黎智明說,39%的員額比例讓有些法官不可避免地要離開這個隊伍,有些已經“下海”。

  “人員流失的問題是一個很復雜的現象。”鄭鄂說,改革前,法院系統每年也都有一兩百人離開,這幾年人員流失多集中發生在發達地區。“承受不了這些辦案壓力,也就走了。”

  鄭鄂分析法官“下海”的幾個主要原因。一是因為工作量太大,省內經濟發達地區法院一線法官人均辦案量在300件以上,“一年的工作日才200多天,所以別看法官神氣,工作是很苦的,白天開庭,晚上還要寫裁判文書。”他說。第二個原因是待遇不高。法官承受了這麼大的工作量、這麼大的壓力,司法體制改革還規定了法官辦案終身責任制和零容忍的制度。“也就是說,如果在辦案中,法官不能潔身自好被追究,他將終身不得從事法律職業,律師都不能當。”法官工作壓力大、責任大,收入低,在這種情況下,很多機構又以優厚的待遇向法官伸出橄欖枝,“一掂量,一些人也就走了。”

  鄭鄂說,其實在各國的公務人員中,法官往往都是被給予最優厚待遇的人,因為他們要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需要一定的生活條件和社會地位。“現在司法體制改革對這方面也有所考慮,適當提高了法官的收入,比相應級別的公務員工資稍高,鼓勵法官走職業化發展道路。”他說。

  鄭鄂說,法官“下海”的第三個原因是當前改革確實產生了一些波動。“這個波動主要發生在年長和年輕的法官身上。”他說,年長者抱怨,自己都快退休了還要回到一線辦案,不情願。“可如果你想成為法官,就要佔據這個名額,佔了這個名額就必須辦案,因為人手本來就緊張,”他說,“但是,我要強調的是,中央明確規定,改革有5年的過渡期,現在可以不辦案,你可以5年之后再做選擇,到時候退休就算了。”年輕人的問題是,對政策了解不清而想法又多。“他們想老同志還沒有安排,我們今后的前景如何更不得而知,因此比較焦慮,我們正在引導教育。”鄭鄂說,目前廣東法院員額制改革探索,也在考慮年齡比例的問題,比如,整個法官隊伍中,50歲以上的法官可佔一半,40—50歲的法官可佔30%,30—40歲的法官佔20%。他說,5年過渡期能解決很多目前大家認為存在的問題。

  “留不留在法院、是否要成為法官,是一個雙向選擇的事情。”鄭鄂說。他還坦言,曾經有人找到他說想成為法官,他給此人提了三個問題問其能否接受:能否承受得住終身責任制的壓力,終身對案件負責﹔能否潔身自好,辦案能否做到公正廉明﹔能否承受經常性的責任倒查壓力。

  司改賦予法官“拍板權”專業化審判培養是關鍵

  省人大代表、雲浮市檢察院檢察長江理達說,司法體制改革以來,法院、檢察院的人事工作已經凍結。“我們基層本來就缺乏檢察官、法官,現在編制有空缺,卻因為人事工作凍結而無法招聘或選調人員進來,影響了工作。”他說。

  司法體制改革賦予法官“拍板權”,因此,法官的辦案質量非常關鍵。“培養專家型法官是一個系統性的工作。我覺得關鍵是要通過專業化的審判培養。”省人大代表、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審判長閔睿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除此之外,固定的專業培訓,法院與高校、與相關專業部門的溝通、交流也是培養專業化法官的重要途徑。現在由於案件的壓力,一線法官專業培訓的次數、時間比較有限。如果從培養專家型法官的角度看,還應當大力開展法官的專業培訓力度,尤其是基層法院的法官,他們的需求更為強烈。”

  除此之外,閔睿還說,很多代表建議提升基層法院審判輔助人員的素質,覺得這確實很有必要。“審判工作是一個團隊的工作,單是法官的素質提升了,並不足以保証案件的質量,審判輔助人員的素質也得要跟上。”(趙楊 雷雨 鐘嘯 黃穎川)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