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省高院院長:司法系統人事有望春節后“解凍”

2015年02月13日09:16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鄭鄂在分組討論時說,法官職業化道路改革將有助於待遇提升,未來法官待遇會比一般公務員高一點。新快報記者 寧彪/攝

省高院院長鄭鄂回應司法改革熱點:

確認司法體制改革試點后,廣東省司法系統人事凍結,何時才能解凍?員額制中法官、檢察官佔比39%以下,是否一刀切?司法系統人才流失嚴重,原因何在?昨日,省人代會各代表團分組審議兩院報告,在雲浮代表團,廣東省高院院長鄭鄂公開回應了多個司法改革熱點問題。鄭鄂透露,人事凍結有望春節后解凍,員額制的5年過渡期間法官隊伍預計有1/3退休、1/3晉升,還有1/3將退出法官隊伍。

問題

關鍵詞 人才流失

未來法官會比一般公務員待遇高

“近幾年全省法院(系統)和檢察院(系統)每年都有一兩百人離開,不僅僅是貧困地區,這兩年走得最多的是發達地區,深圳、廣州、東莞等。”昨日上午,在雲浮代表團分組討論的鄭鄂花足時間詳述司法系統的人員流失問題,他將這個問題稱為“很復雜的現象”。總結背后的原因,鄭鄂認為最突出的矛盾是工作量太大。

“廣東法官人均辦案量比全國平均數多一倍,別看法官挺神氣的,其實挺苦。白天要開庭,晚上寫裁判文書,不是很簡單的。一簡單群眾意見就來了,比如怎麼有錯別字?壓力大,承受不了的人就離開了。”鄭鄂透露,廣東受理案件量去年猛增十幾萬件,而廣東作為司法體制改革試點后,司法系統人事凍結,加劇了這一情況。

第二個矛盾,鄭鄂認為是待遇,“承受這麼大工作量,這麼大壓力,改革后有終身責任追究和零容忍制度,辦錯案了就要受到黨紀國法的追究,終身不能從事法律職業,律師都當不了。想想也沒啥好處,好多地方高薪吸引,你也給不了我這麼好的待遇。因為待遇離開的,這個很正常。”

對此,鄭鄂認為,法官職業化道路改革將有助於待遇提升,“未來法官待遇會比一般公務員的待遇高一點,這樣才能穩定住(隊伍)。國外任何一個國家,都給法官最優厚的待遇。法官維護社會公平正義,要給與他一定的生活條件和社會地位,他才能夠發揮這樣的作用。”

此外,司法體制改革剛剛鋪開,鄭鄂坦言改革的波動也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當前改革中有一些波動,波動是正常的。實行責任制后,影響最大的是老的和小的。老同志覺得我已經辦不動案了,但不辦案就沒有簽字權,員額制是缺一補一的,不辦案不能佔著法官席位。年輕人也有問題,現在政策不明確,他們想法很多。”

行動

關鍵詞 人事解凍

向省裡提議春節后解凍,肯定會解決

在省人代會分組討論兩院報告的一天裡,新快報記者在現場聽到最多的疑惑,便是人事凍結到底何時解除?昨日下午,雲浮市檢察院檢察長江理達直言:“在司法體制改革之前,凍結一切人事。當時的出發點是好的,確保改革的穩定順利推進。但是時間一長,特別雲浮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改到,就出現了矛盾。”

江理達吐“苦水”稱,雲浮市檢察院目前空缺12個編制,“機構又沒有變,原來那些科長、庭長還空缺,怎麼辦?副科長、副庭長原來以為有機會上,現在又壓住了,不能啟動;原本想在社會上招聘,凍結了;想在縣裡內部調人,也凍結了。怎麼辦?真的受到很大的影響,不利於工作的安排。”

江理達說完后,鄭鄂當場回應:“這個事可以解決,春節過后就解凍。”之后,鄭鄂在接受新快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是這樣一個想法,最后看省裡確定的時間。我們已經提議,肯定會解決。”

方向

關鍵詞 法官晉升

“以前通過考試當法官,以后按工作量”

在司法改革中,法官職業化改革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焦點,深圳作為試點市,已經率先明確法官不得兼任司法和行政崗位。未來,法官如何選拔,如何晉升?說到法官問題,繞不過去的一條線,就是員額制中法官、檢察官員額不得超過39%。

“頂層設計后,很多問題要在實踐中,在試點中發現。下一步原則是按照現有的檢察院和法院的人員,把檢察官、法官的人數控制在39%以下。廣東當時報方案時提35%到45%,但被退回來了,要求必須在40%以下。最后確定39%以下,有多少科學性?沒有經過實踐不好說。”鄭鄂認為從目前看,39%確實與世界法院發展規律相符。

“真正可以拍板負責的法官是少數,多數是輔助人員,比如法官助理、書記員等,給法官服務的人員,讓法官有精力專門干法官的事。現在,我們很多法官的很多精力沒干法官的事。”鄭鄂認為,過去隻要當上公務員通過司法考試進入法院工作,基本上是“當然”的法官,但這並不符合實際需求。

“需不需要這麼多法官,過去沒有這個理念。過去的理念都是多多益善,所有機關都這麼想,多給我兩個人,多總比少好。沒有按司法規律來考慮,而是按照一般行政公務員來考慮。使得大家感覺,法官素質參差不齊。”鄭鄂透露,未來能否成為法官,“以前通過考試當法官,以后按工作量。通過實踐、社會磨練,最后大家認為他能夠當法官了才可以,逐步讓能夠擔當這種責任的人來當法官。”

關鍵詞

人事流動

“5年過渡期法官隊伍退出1/3”

根據中央頂層設計,5年為法官員額制的過渡期,在這個過渡期間,法官隊伍將如何調整?鄭鄂透露,在制度設計上會注重法官中的老中青比例,“中央給出了5年過渡期,5年以后做選擇。老同志很自然就退休了,對沒安排的老同志,他們能否進入法官隊伍,我們要在制度安排上思考。今后安排員額時,會注意老中青員額配備。老法官佔一半,40到50歲的法官佔30%,40歲到30歲的也安排一兩成。最后,逐步做到3比3比3,走上正軌。”

員額制中,法官員額比39%以下是否一刀切?鄭鄂解釋稱,員額制的39%並不會一刀切,“不是說每個法院法官員額都是39%,是廣東全省法官的比例。員額制,要根據自己的案件量來計算。深圳第一輪改革下來,按照60%員額,人均辦案量還是300件以上,這就是編制的問題。佛山第一次認定是44%,也不是39%。”

5年內,目前的司法隊伍將有怎樣的流動?鄭鄂預測,“五年有三分之一的老同志退休了,還有三分之一隨著案件量和工作量增長進入法官隊伍,是根據工作量來的。還有三分之一要退出法官隊伍,當行政人員、輔助人員等,總體是這樣的態勢。”(周雯)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