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陝西社團去官氣去行政化 887名黨政領導干部退出

2015年02月12日14:1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周一波的辭職,在陝西當地,乃至全國書畫界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這位陝西省書法家協會原主席,是一名退休官員,曾擔任陝西省政協副主席、省委統戰部部長。2014年12月2日,他在《人民日報》刊發《讓書畫家協會少一些“官氣”》一文,並在5天后的陝西省書協年度會議上,正式辭去主席一職,表示自己的退出“旨在換來一個新的協會機制”。

事實上,早在2014年年初,一場針對領導干部在社會團體中兼任職的清退行動,就已經在陝西省內低調展開。而周一波所在的陝西省書協,早已因職數過多遭到詬病。

“一直以來,陝西省委都感到在職領導干部在社團中兼職過多,其中存在一些問題。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這些問題也多次被提了出來。”陝西省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陳軍說。作為列入“群眾路線實踐教育活動”的8項承諾之一,清退行動高調進入輿論視線。

2014年1月23日,陝西省率先出台《關於清理規范黨政機關領導干部兼任社會團體領導職務的通知》,這一由陝西省民政廳、省委組織部、省監察廳三部門聯合印發的“紅頭文件”,針對在職副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在社會團體中兼任領導職務的現象首先“亮劍”。

這一被公眾看作“一刀切”的清退風暴迅速見效。9個月時間,陝西省就在全國最早基本完成了對領導干部在省級社團兼任職務的清退。至今年1月,該省已有887名黨政領導干部退出省級社團領導職務,各市區累計退出1548名,全省退出社團領導職務的干部共計2435名。在這887名黨政領導干部中,省級24名,廳級399名,處級464名。這意味著,在職領導干部在社團的兼職已基本清退完成。

對於這次集中清理規范行動的難度,陝西省民政廳副廳長魯鋒深有體會。這中間,既有舊觀念的阻礙,也有長期形成的約定俗成,當然還有政社不分帶來的消極因素。“要歷史地看,有一段時間鼓勵領導干部在社團兼職,隨著改革的推進,去行政化已是必然趨勢。”

領導干部在社團兼職、任職,始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當時,為活躍經濟,國家鼓勵領導干部發揮自身優勢,或退休后到行業協會發揮余熱。但時至當下,領導干部在社團中任職比例過高已成為社團發展的致命障礙。

在陝西省,目前全省870多個省級社團,副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在社團任職的達470人,而一些行業協會、商會更成為這一現象的重災區。

以陝西省書協為例,2013年換屆,領導多達62人。其中,主席團有35人,除了1名主席,還設16位常務副主席,18位副主席。此外,還有11位名譽主席,6位顧問,兩位秘書長則由1名常務副主席和1名副主席兼任,另有10位副秘書長。

不久前由中央巡視組發布的巡視反饋情況明確指出,陝西作為文化藝術大省,有的領導干部玩風盛行、熱衷於書畫聯誼活動,存在腐敗風險等問題。

由此衍生出的問題接踵而至。

“最突出的,就是社會組織被行政化。”魯鋒表示,“草根性”“公開透明”“非營利”是社團的基本特征。領導干部過多介入,使一些社團“草根性”明顯缺位,比如借助領導干部在社團的兼任職,一些政府部門的職能被非正常化地轉移到社會組織中,社團成為行政部門權力的延伸等。

清退的目的,就是要“還原社會組織的本來面目,給真正意義上的社會組織騰挪空間”。2014年6月,清退行動再次升級,中組部發文,清退指向擴大到“退(離)休干部”。

與在職領導干部的清退相比,針對退(離)休干部社團任職的清退難度更大。

首先是觀念問題。長期以來,一些黨政部門和其主導的社會組織之間已形成依附關系,包括一些活動如評審、資格認定等,都被一些行政機關委托協會來做﹔而社會組織則形成依賴性,不願領導干部尤其是有一定威望和地位、能夠為協會提供資源的老領導退出。

“都是退了休的,誰退誰不退的確是個糾結的問題。”“離退休的問題更加敏感,牽涉到一大批老領導、老干部的感情。”不少受訪者表示,的確有一大批退下來的領導干部是想實實在在做點事,發揮余熱,不求回報。對現在的清退行動,他們中有的能想通,有的想不通,這使清退行動“確實頂著一些壓力”。

清退中,工作人員發現:一些退休領導干部正是所在社團的靈魂人物,為社團提高知名度、爭取資源、項目推進、科研信息提供等方面發揮著重要、甚至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隨著個人的退出,所在社團可能面臨空殼化,或就此消亡的命運。

“對退(離)休領導干部清退中存在的實際問題,政策上是留有余地的,並非如在職領導干部清退中的‘一刀切’。”魯鋒表示,“理智、規范、徹底”是陝西省清退行動的指針,而有區別的剛性“一刀切”和“留有余地”,正是清退行動的“理智”之處。

記者注意到,中組部相關文件中,對退(離)休領導干部在社團兼任職劃了“杠子”:不能兼任兩個社團,兼職不能超過兩屆、年齡須為70歲以下。另外,要干可以,必須當“義工”,不得在社團裡獲取任何報酬或其他利益。而陝西省也在執行中給予一定寬限,如學術類、專業性社團中任期未滿屆的,可在換屆時再行退出。

為“理智清退”,避免“一刀切”,陝西省還將清退行動中的社會組織分為四大類。“一些學術、科研類協會,確實要領導干部兼任的,可以按照干部權限,報管理部門審核。”陳軍說,其他的行業協會則務必“剛性”清退,因其是商業性質,領導干部有支配資源的權力,其清退不容任何余地。

在陝西,列入整改之列的18名省級領導中,有15人表示退出社會組織。魯鋒表示,2015年社會組織年檢時,省民政廳將對專項治理工作不到位的社會組織堅決予以整改。“對社會團體來說,清退行動可能會傷及羽毛,但只是少量,而對更多的社團來說,去行政化的清退將對他們的長期發展起到不可忽視、積極而現實的意義。”

作為政府和市場之間的“第三部門”,社會組織將承擔起承接政府購買社會公共服務的重任。目前,陝西省已明確社會組織可承接五大類50項275個服務項目。隻有社會組織被真正“鬆綁”,達到政社分開、權責明確、依法自治,才能使他們回歸社會組織原有的民間性、社會性,按照自身發展規律,激發出應有的擔當和活力。

在清退“在職兼職”“退(離)休任職”之后,陝西省已邁開全面深化社會組織管理體制改革的第三步:推進行業協會商會與行政機關徹底脫鉤。

“脫鉤是為了將政社不分的‘土壤’徹底去除。”魯鋒說,一些社會組織不單單是領導干部介入其中,就連他們的辦公場地、資金來源,甚至內部人員,都是從黨政機關或事業單位抽出來的。

陝西省2015年著重推進的“政社脫鉤”,要求進一步厘清政府職能部門與行業協會、商會的職責權限,最終從人員、財務、資產、職能、機構等方面與行政機關徹底脫鉤。那時候的社團將無行政編制、無級別、無公務員,做到真正的自選會長、自定章程、自籌經費、自主活動。

“經過這幾步,陝西社會組織的數量可能會減少,但質量會提高,能更充分地發揮作用。”魯鋒表示,隻有刮骨療傷、強筋健骨,才能讓社會團體的“呼吸更順暢,成長更茁壯”。

本報西安2月11日電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