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聚焦省紀委全會

2015,廣東反腐新格局

2015年02月10日19:53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今年廣東將繼續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形成全省辦案“一盤棋”的工作格局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在民眾期待與中央決心都處於前所未有之高位的反腐機遇期,在廉潔正能量與貪腐負能量彼此競跑並相互博弈的關鍵節骨眼上,中國反腐自上而下的“縱深作戰”策略正愈發明晰。

在1月下旬結束的廣東省紀委十一屆四次全會(以下簡稱“全會”)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用“取得了新進展、新成效”,充分肯定了2014年廣東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全會公報晒出了2014年廣東正風反腐的“成績單”: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11168件11315人,查處廳級干部95人,正廳級干部27人,通過辦案挽回直接經濟損失約10.5億元……無論是“打虎拍蠅”的數量,還是糾正“四風”的成果,無論是巡視工作的廣度,還是推進紀檢體制改革的力度,2014年,廣東反腐布局的每一著棋,都行之有道,膽大心細。

斗爭愈酣,挺進愈深,深藏於后的權力“暗流”也更易真容畢露。邁入2015年,省紀委有關負責人預計,今年的案件數量可能會有超越之勢,唯有全面落實從嚴治黨、依規管黨要求,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加強紀律建設,落實“兩個責任”,強化監督執紀問責,才能在作風建設方面取得新成效、在懲治腐敗方面實現新進展、在紀律檢查體制改革方面邁出新步伐、在標本兼治方面拓展新途徑,把廣東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引向深入。

繼續觸動“裡子”的變革

改革必然是“裡子”的變革、內涵的深化,必定要觸動體制機制。

黨的十八大以來尤其是去年以來,廣東紀檢監察機關深化查辦案件體制機制改革,勁往“監督執紀問責”上使,收攏五指,回歸本位,攥緊拳頭,鐵腕反腐。

為了“收攏五指”,2014年,省紀委主動對自身參與的議事協調機構先后進行了兩輪全面清理。清理之后,省紀委省監察廳參與承擔的議事協調事項由原來的213項減少到10項。

在明確責任鏈條的同時,“收攏五指”的努力還來自於反腐力量的整合。從2013年起,廣東省紀委監察廳機關在人員編制不增加的情況下,整合資源,不斷充實一線辦案力量,進一步加大辦案力度,紀檢監察室增加到8個,直接從事紀檢監察主業的部門增加到12個,佔內設機構總數的70%。省紀委還成立了省紀檢監察機關查辦腐敗案件指揮協調中心,加強對全省辦案工作的組織協調和督促指導。

2014年,廣東觸動“裡子”的深刻改革,還反映在省市縣三級紀檢監察機關的辦案工作流程上。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在向同級黨委報告的同時必須向上級紀委報告,即“一為主兩報告”。

作為改革開放先行地的廣東,在推進此項改革的過程中再次領航,成為全國唯一在省市縣三級試點改革省份。改革中,廣東紀檢監察機關進一步規范“兩報告”的范圍、內容、程序,以及監督指導責任追究等有關要求,專門制定了《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兩報告”暫行規定》《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兩報告”工作責任追究暫行辦法》等,部分市縣還將基層腐敗問題多發地區的“兩報告”延伸到鄉鎮、街道紀(工)委,報告范圍擴大至村書記、主任。

改革,激發了各級紀檢機關查辦案件的積極性,有力促進了基層辦案。從聯合到監督,從牽頭到參與,從協調到問責……一系列質的變化,讓有限的力量向主業傾斜,有效解決了職能泛化等問題。

2015年,面臨新的形勢任務,廣東增創紀檢體制機制新優勢的決心信念沒有變。

——制定和實施廣東全面深化紀律檢查體制改革方案。全面實行下級紀委向上級紀委報告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情況制度,建立健全責任追究制度,對瞞案不報、壓案不查的要嚴肅追究責任。研究制定地級以上市、省屬國有企業紀委書記和副書記提名考察辦法,規范工作流程,健全推薦交流機制。

——深化派駐機構統一管理改革。制定省直部門派駐改革實施方案,逐步推進派駐機構全覆蓋﹔制定派駐機構職責清單,規范派駐機構履職行為﹔健全派駐機構負責人與駐在部門領導班子成員廉政談話、約談等制度,充分發揮“派”的權威和“駐”的優勢。

——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巡視工作。“利劍”高懸,威懾常在。繼續完善巡視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加快巡視節奏,增加巡視批次,堅持常規巡視與專項巡視相結合,實現巡視全覆蓋。對已巡視過的地方或部門殺個“回馬槍”,繼續在省屬衛生、國企和教育等系統推行巡查制度,與常規巡視、專項巡視形成“三駕馬車”齊頭並進的巡視監督新格局。

凝神聚力落實“兩個責任”

“沒想到,帶不好班子也要被問責。”僅2014年,廣東就有354名領導干部因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不到位被查處。

“權力就是責任,責任就要擔當”,各級領導干部們切實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分量。

過去,一些地方和部門的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對執行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的重要性認識不足,抓作風靠開會,反腐敗靠表態,被群眾稱為“雨過地皮濕”。針對這一現象,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黨委負主體責任,紀委負監督責任,制定實施切實可行的責任追究制度。

聚全黨之力,作雷霆一擊。按照中央的要求,廣東緊緊抓住落實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強化監督執紀,以開展黨委(黨組)負責人向上級紀委全會述責述廉述德活動為抓手,推動落實“兩個責任”的具體化、制度化和程序化。

一年來,廣東相繼出台了《關於落實黨風廉政建設黨委主體責任和紀委監督責任的意見》《關於開展述責述廉述德活動的意見》和《關於開展省直部門和地級以上市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向省委書面述廉工作的制度》,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共組織各級黨委(黨組)負責人進行“三述”695人次。

珠海還首次將國企主要負責人納入“三述”對象接受評議,並引入第三方社會測評機制,組織群眾對“三述”對象進行測評,改“官評官”為“官民共評”,增強評價結果的客觀性和公信力。

對於那些“隻挂帥不出征”、說得多做得少,導致腐敗案件頻發的黨委及其負責人,實施“一案雙查”,既追究當事人的責任,也追究有關領導的責任。比如茂名在治理“吃空餉”專項工作中,對5個單位的領導班子進行了責任追究﹔東莞市部分酒店“涉黃”問題曝光后,該市重點查處事件中失職瀆職行為,至今共立案24宗,涉及黨員干部32人……

全會同樣部署了2015年廣東強化“兩個責任”的新工作:全面貫徹廣東關於落實黨風廉政建設黨委主體責任和紀委監督責任的意見,推行地級以上市和省直部門黨政主要領導向省委書面述廉制度,繼續在省市縣三級紀委全會全面開展述責述廉述德活動﹔繼續堅持“一案雙查”,對“四風”問題突出,發生頂風違紀問題,出現區域性、系統性腐敗案件的地方、部門和單位,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又嚴肅追究領導責任,建立完善責任追究典型問題通報制度。

政企不分、權大責小、利益輸送便捷,導致國企腐敗頑疾久治不愈。針對這一問題,2015年,廣東將加強黨委政府對國有企業黨風廉政建設的領導,完善國有企業監管制度,強化對國有企業權力運行的監督和制約,要求全省國有企業紀委要切實履行監督責任,堅持有案必查、有貪必肅,確保國有資產保值增值。

橫下一條心糾正“四風”

2014年底,廣東省紀委披露了韶關樂昌市原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維員等人收送“紅包”禮金、買官賣官、套騙公款等違紀違法腐敗窩案。經查,樂昌市收送“紅包”禮金涉及班子成員27人,鄉科級干部45人,涉案干部收受“紅包”禮金達450多萬元。

針對當前作風建設中存在的突出問題,省紀委向省委提出了2014年作風頑疾整治和落實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作風方面問題整改措施的建議,著力解決各地區各部門存在的“流行病”“部門病”“地區病”,而“紅包”禮金正是其中的重點整治項目之一。

與此同時,省紀委還牽頭開展了整治會所腐敗、違規打高爾夫球、大辦婚喪喜慶、收送節禮、培訓中心腐敗、違反工作紀律等7項專項活動,加強對清理樓堂館所違規問題、公款大吃大喝、公費旅游、公款出國(境)、違規配備和使用公車等問題的監督檢查。

據悉,目前全省已關停整改私人會所和相關經營場所31家,查處“小金庫”問題87個90人,清理黨員干部用公款購買或接受有關單位、個人贈送的高爾夫球會員証、貴賓卡30張,查處黨員干部到培訓療養機構奢侈腐敗問題2個3人,查處吃拿卡要、庸懶散奢等違反工作紀律問題3736個2698人。

高效和出成績的整治工作背后,是一套有力監督平台的搭建。2014年,廣東堅持暗訪、曝光、查處、追責“四管齊下”,正風肅紀和通報曝光“雙拳齊出”,強化監督執紀問責,使得八項規定真正成為了不可逾越的“鐵八條”。

據統計,全省全年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548個,處理837人,給予黨紀政紀處分342人,其中廳級干部12件18人。

同時,紀檢監察機關還加強與部門的協調聯動。在干部因公出國(境)管理方面,嚴格實行定額控制、經費先審、回國報告等三項制度﹔在黨政機關樓堂館所建設方面,明確5年內各級黨政機關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擴建、改建、遷建、購置樓堂館所,辦公用房維修改造必須嚴格執行維修改造標准和工程消費量的定額……

接下來,廣東將繼續重點整治收送“紅包”禮金,公款吃喝、旅游、送禮,違規打高爾夫球以及亂作為、慢作為、不作為等問題,加強對中央和省委關於厲行節約、公車配備、公務接待和職務消費等規定執行情況的監督檢查。配合有關部門對非專業出身的各級領導干部在各類書畫、藝術等協會兼任的領導職務進行清理。同時,加大查處和曝光力度,對頂風違紀者所在地區、部門和單位黨委、紀委進行問責,讓那些我行我素、依然故我的人付出代價。

懲治腐敗標本兼治

對腐敗現象“零容忍”,發現一起就堅決查處一起,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廣東紀檢監察機關一以貫之的態度與做法。從查出個案到直搗敵巢,從風暴式掃腐到常態化“打虎拍蠅”,從處理腐敗問題到直面與其相伴相生的政治生態,高壓震懾一以貫之。

2014年,廣東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11168件11315人,查處廳級干部95人,正廳級干部27人……而2015新年伊始,反腐動態還在不斷更新。這釋放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廣東省紀檢監察機關高壓懲治腐敗的勢頭還將延續,查處力度還將進一步增強。

在懲處腐敗力度空前加大的同時,廣東的“治本”工作也在同步推進。

“治本”之道,核心在於規范和制約權力。為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裡,廣東省委印發了《關於貫徹落實中央〈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13—2017年工作規劃〉實施辦法》,部署了今后5年懲治和預防腐敗工作。

目前,廣東已在全省構建起了“分崗查險、分險設防、分權制衡、分級預警、分層追責”的預警防控“五分模式”,實現全省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廉政風險防控的全覆蓋。

根據十八屆四中全會和十八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對貫徹依法治國,推進依規管黨治黨的要求,廣東堅持用法制思維和法治方式預防腐敗,逐步建立內容科學、程序嚴密、配套完備、有效管用的反腐敗法規制度體系。

截至目前,已完成對1978年至2012年6月由省紀委承辦,以省委或者省委辦公廳名義發布的85件黨內法規清理。經清理,繼續有效31件,廢止31件,宣布失效17件,予以修改6件。與此同時,廣東還充分發揮汕頭、珠海經濟特區先行先試的優勢,在兩市探索出台了《預防腐敗條例》。

注重利用科技手段,增強預防腐敗創新工作的精准和有效性,是廣東預防腐敗謀治本的又一亮點。

在佛山,一套市國有企業ERP系統開始投入使用,實時監控了該市市屬333家國有企業的投資、資金、財務等信息。省紀委預防腐敗局也正在組織開發預防腐敗信息系統,將對提高反腐倡廉建設科學化水平產生明顯作用。

記者從全會上獲悉,接下來,廣東將繼續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形成全省辦案“一盤棋”的工作格局,健全防逃追逃機制,提高查辦涉外案件和境外追逃追贓能力﹔突出紀律審查重點,重點查辦發生在領導機關和重要崗位領導干部中插手工程建設、土地出讓,侵吞國有資產,買官賣官、“裸官”貪腐等案件,在查處大案要案的同時,加大對基層故意刁難、吃拿卡要,私辦企業、大肆圈錢,同黑惡勢力勾肩搭背、沆瀣一氣等問題的查處力度﹔提高監督審查的質量和效率,切實做到全省實名舉報100%核查,確保全省年結案率達到90%以上。

在治標的基礎上更強調治本的作用。廣東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將把以案治本作為預防腐敗最重要的抓手,推動懲治成果向治本成果轉化﹔健全反腐倡廉法規制度,制定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領導干部親屬擔任公職和社會組織職務以及加強對領導干部“八小時”以外監督等制度,繼續研究預防腐敗地方立法工作﹔完善預防腐敗信息系統,繼續推進廉政風險防控工作全覆蓋﹔推動落實政府權責清單制度、全省五級綜合政務服務體系和農村集體“三資”管理服務平台建設﹔繼續推進重大工程建設廉潔風險同步預防,研究制定社會組織防治腐敗的工作意見。

隨著紀檢體制制度之籠越織越密,讓黨員領導干部“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系統謀劃日趨完善,廣東2015年的反腐新征程清晰可期。(李楠)

省紀委全會有啥“干貨”

2014年廣東反腐成績單

全省查處廳級干部95人(已經和即將移送司法機關35人),正廳級干部27人﹔全省紀檢監察機關共受理信訪舉報64917件,初核線索21900件﹔立案11168件11315人,結案9890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9782人,移送司法機關734人。

部分被查處“老虎”

茂名市原市委書記梁毅民,省財政廳原副廳長林楚欣,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蔣尊玉,原省政府副秘書長、省海防與打私辦主任羅歐

數據對比

2013年全省查處廳級干部38人,正廳級干部9人

2012年全省查處廳級干部38人

聚焦辦案主業

省紀委監察廳機關牽頭和參與的議事協調機構縮減至12個,精簡率達94%。

開展新一輪內設機構改革,省紀委監察廳機關調整合並內設機構12個,紀檢監察室由4個增加到8個,直接從事紀檢監察主業的部門增加到12個,一線人員佔總編制的近70%。各市、縣紀檢監察機關辦案人員佔比分別達到60%、70%。

對全省3200多名鄉鎮(街)紀委書記和專職副書記分期分批培訓,提高基層辦案能力。

巡視發威

地圖

●四批巡視59個對象,包括:

10個地級

以上市

深圳、梅州、肇慶、

東莞、惠州、湛江、

河源、揭陽、佛山、汕頭

6個縣

(市、區)

南山區、龍湖區、坡頭區、

紫金縣、揭東區、禪城區

43個省直

單位

省交通廳、省發改委、

省司法廳、省打私辦、

省財政廳、華南師范大學、

南方醫科大學……

戰績

立案查處領導干部262人:揪出廳級干部19人,縣處級干部45人,科級以下及其他198人。

發現“四個著力”方面問題645個。其中:

權錢交易、以權謀私、貪污賄賂、腐化墮落等違紀違法問題269個﹔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等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的問題183個﹔

違反黨的政治紀律5個﹔

買官賣官、拉票賄選、違規提拔干部等不正之風和腐敗行為188個。

來源:《南方》雜志

(責編:陳霄、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