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蔣介石日記內容令人驚訝 好色暴躁多疑孤僻自戀

2015年02月05日09:37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曾有記者要我用幾個字概括蔣介石的一生,我做不到,但我能總結他5大毛病:好色、暴躁、多疑、孤僻、自戀。”自戀這一條,是楊天石最近才補上去的。

蔣介石(資料圖)

  踏進楊天石的辦公室,覺得這個高大的老者幾乎要被密密堆積的書本淹沒。到處是書,架上案頭,牆腳凳邊,書架間挪出一線小道通向門口,容不下兩人並肩行走,桌邊隻留下狹小的空間放了兩個凳子供來訪者落座。楊天石嵌在書堆裡,向記者追溯自己過去25年研究蔣介石日記的歷程。在談話中,他不時地隨口引用史書中的某些章節,為了指明出處,他時時起身,三兩下從書堆中抽出剛剛引述的那本書,略翻幾頁,指給記者看:“就在這裡,我剛才告訴你的那段話。”

  “史實敘述的准確和觀點表達的准確”,是史學界對楊天石的評價。正是因為這種治學態度,讓他在歷史學界享有很高聲譽。就研究領域而言,楊天石貫穿了晚清史、近現代史和當代史,對中國古代史也有涉獵。在這些領域當中,蔣介石研究和抗戰史研究是重點,尤其是蔣介石研究,他用力最多。

  閱讀蔣介石日記的大陸第一人

  今年7月,楊天石按計劃又要去美國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院繼續閱讀蔣介石日記。胡佛研究院已經將蔣介石日記從1918年公布至1945年,這期間的內容,楊天石已經全部看完了。

  楊天石清楚地記得,胡佛研究院2006年宣布向公眾開放蔣介石日記,同時邀請楊天石赴美閱讀、研究這些日記。3月31日是日記開放的第一天,楊天石唯恐人多佔不到位置,一大早就在門外守候,可等到8點一刻開館時,楊天石左右看去,隻見到寥寥數人,“這部日記,在大陸學者當中,我恐怕是第一個讀到的。”

  蔣介石從1915年開始記日記,直到1972年臥病不起才中斷,除去其間丟失的四年,保存下來的共有53年的日記,幾乎一天不落。“中國,乃至世界的領導人中,沒有人有這麼長的日記,這是罕見而了不起的現象。”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在台北去世,日記留給了長子蔣經國。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辭世,將父親和自己的日記交給三子蔣孝勇。1996年,蔣孝勇離世,兩蔣日記由其妻蔣方智怡保存。2004年12月,蔣方智怡代表蔣家將這些日記暫存胡佛研究院,期限50年,蔣家可以隨時取回。其中蔣介石的日記從1918年至1972年止。這些日記的原件皆用毛筆書寫,運抵胡佛研究院之初,由於年代久遠,紙張全部發黃,並且受到水漬、發霉的損壞。負責館藏的技術人員對日記紙張除潮除霉后,放入恆溫檔案庫中,並用高質量的35毫米膠卷逐篇拍攝,再把這些縮微膠卷,以A4大小的紙張影印出來。

  日記原件存放得極為嚴密,一般人不得靠近,檔案館館長和另一位負責的館藏人員各持一把鑰匙,兩個人一起才能打開庫門,而即使進入檔案庫,哪怕是蔣家后人也不能接觸原件,隻能提取復制件。

  楊天石看到的就是蔣介石日記的縮微膠卷影印件。按照規定,楊天石不得對日記進行翻拍,隻能使用閱覽室提供的紙和筆進行摘錄。第一次去,楊天石在那裡待了兩個月,翻閱並摘錄了1918到1931年的內容。2007年7─10月,他第二次到胡佛研究院,繼續研讀蔣介石日記。而今年這一次,楊天石希望能看到最新公布的日記內容。

  蔣介石日記可以說是他的反省錄

  楊天石對蔣介石日記的搜尋始於1983年。在胡佛研究院的日記開放以前,楊天石便奔走於南京、台北等地,查閱蔣介石日記的類抄本與仿抄本,但這些版本畢竟都是摘錄,直到2006年日記原版公布,才了卻了楊天石的諸多遺憾。

  楊天石稱,蔣的日記可說是他的反省錄,“讀蔣介石的日記,很明顯就可以看出來,他主要是寫給自己看而並非為了將來備忘或者出版,其中記錄了他許多真情實感。蔣介石早年每天靜坐,反省自己干了什麼壞事,有什麼壞念頭,晚上就在日記上寫下來。蔣介石好色,有一次逛街時對面走來一個女孩,蔣一看,喲,這個女孩挺漂亮,心裡動了一下。他在當天的日記裡寫道,‘見艷心動,記大過一次’。在認識宋美齡之前,蔣日記裡這樣的內容,是很多的。”

  “曾有記者要我用幾個字概括蔣介石的一生,我做不到,但我能總結他5大毛病:好色、暴躁、多疑、孤僻、自戀。”自戀這一條,是楊天石最近才補上去的。蔣介石在日記中自視甚高,認為中國有了自己才有希望,評價自己軍事才能超過孫子,文才縱橫天下。楊天石說:“因為他無比看好自己,所以就什麼事情都管,細到重慶的垃圾應該堆在哪些地方,木板床裡的臭虫如何消滅,甚至女孩子頭發的長度,他都要過問。和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吃飯,蔣認為他吃相太難看,也在日記裡寫,‘我要跟他打招呼’。”

  蔣介石對打仗更是事事都管,引來了不少麻煩。1944年日本發動1號作戰,蔣介石直接把電話打到團長、營長跟前。河南戰區的司令官蔣鼎文幾分鐘就接到蔣介石一個電話,一會兒指示這樣打,一會兒又指示那樣打。蔣介石在日記裡寫道:“我感到蔣鼎文都不耐煩了。”為了打電話,蔣介石凌晨3點就起床,連宋美齡都覺得他太累,可蔣介石認為,這個電話不打不行,否則仗就打不好。

  手下的黨政軍干部,沒有一人可以入蔣介石的眼,但他卻對科學家和工業技術干部贊賞有加。一次接見完一批工業技術人員后,蔣介石高興地說,“中國還是有人才的。”楊天石笑道:“為什麼他對這些領域的人會欣賞,因為他不懂。”

  盡管蔣介石自我反省了50多年,有些毛病卻一輩子都沒改。蔣介石脾氣暴躁,多次打罵身邊的人,從士兵到警衛員,甚至自己的原配老婆。每打一次,他就檢討一次,但屢犯屢檢討,屢不改。此外,蔣介石的孤僻任性,也令人吃驚。孫中山早年沒有根據地,到處漂泊,所以孫中山很想找一塊根據地,培養一支軍隊。他看中了福建一塊地方,就把蔣介石派去了,可蔣到了那個地方三天,就拂袖而去,最終也沒把根據地建起來。這種情況不止一次發生,但蔣介石總能給自己找到一個理由,要麼是別人妒嫉他,要麼是環境不好。

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