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納粹戰犯后代隱秘生活 為免生惡魔做絕育手術

2015年02月05日09:35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賴納曾經兩次自殺。在發掘家族犯下的滔天罪惡時,他曾兩次心臟病突發。

  “我的祖父是一名劊子手,這一事實讓我既難過又羞愧。不過我不會像家族中的其他人那樣閉上雙眼,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這些舉動讓賴納成為家族其他成員眼中的“叛徒”,他的父親、兄弟和堂兄弟與他斷絕了來往。在跟陌生人講述祖父犯下的罪惡時,他常會遭遇不信任,“就好像我繼承了祖父的罪惡似的”。

  賴納還是個孩子時,學校從不允許他和同學們一起去奧斯威辛,因為他姓“胡斯”。

  如今,賴納已經45歲。看到父親童年時的家之后,他崩潰了,不停地重復著一個詞:“瘋狂。”他說:“他們用別人的血汗錢修建了這一切,然后竟然厚顏無恥地說這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真是太瘋狂了。”

  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游客中心,一位情緒失控的以色列女孩對賴納說,他的祖父幾乎殺害了她所有的家人。賴納說出他內心的負罪感后,名叫斯維卡的前奧斯威辛囚犯問他是否可以和自己握手。

  他們擁抱在了一起。斯維卡告訴賴納,他對年輕人講述這段歷史時總會告訴他們,納粹戰犯的親人不應該受到譴責,因為那些罪行並不是他們犯下的。

  對於被祖輩的罪行折磨的賴納來說,這是一個重要時刻。

  “得到那些屠殺幸存者的認同,這讓人欣慰,”賴納說,“你不再害怕與羞愧。”

  “家族中出了這樣的人是極大的心理負擔”

  海因裡希·希姆萊是納粹德國的重要人物,他早年當過兵,辦過養雞場,后來逐漸取代戈林,成為德國秘密警察(蓋世太保)的首腦,是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得力幫凶,曾在東歐組建多個集中營。

  他是弗爾·卡特琳·希姆萊的叔祖父。卡特琳的祖父和另一個叔祖父也是納粹黨徒。

  “家族中出了這樣的人是一個極大的心理負擔,他和你的血緣關系如此之近,使你總感覺有什麼事情困擾著你。”卡特琳說。她為希姆萊兄弟寫了《一個德國家族的歷史》這本書,希望此書為“希姆萊”這個姓氏增加一點“正面形象”。她表示,寫這本書時,她“盡可能不帶有感情色彩,客觀公正地批判祖上的罪行”,並稱“我沒必要因與這個家族有血緣關系而羞愧”。

  卡特琳覺得,納粹戰犯的后代似乎陷入了兩個極端—大多數決定斷絕與父母的關系,其他人則決定用自己的愛來洗刷家族中一切負面的東西。

  卡特琳說,在自己開始研究家族的過去之前,她和父親的關系一直很好。父親對過去的事一直難以啟齒。

  “當我認識到接受自己的祖母是納粹成員這一事實有多難之后,我體會到了父親的難處。”卡特琳說,“我愛她(祖母),但當我發現她與老納粹分子的往來信件,獲知他們仍保持聯系,以及她給一個被判死刑的戰犯郵寄包裹時,我在情感上難以接受。這讓我感到惡心。”

  了解家族的過去是件困難的事

  對莫妮卡·赫爾維格來說,了解家族的過去是件困難的事。她的父親阿蒙·葛斯因殺害成千上萬名猶太人而被審判時,她還是個嬰兒。

  葛斯是納粹建在波蘭的普拉紹夫集中營指揮官,他嗜血成性,據說曾親手殺死500多名猶太人,每次殺人或命令手下殺人后,他的臉上都會露出“心滿意足”的神色。

  莫妮卡是母親帶大的,對於父親,她隻能通過家庭合影來了解。她對父親的印象原本是美好的,“我總覺得普拉紹夫的猶太人和父親就像一家人一樣生活在一起”。

  10多歲時,莫妮卡開始質疑這一想法,並向母親刨根問底。母親最終承認,她的父親“可能殺過幾個猶太人”。當她追問父親到底殺了幾個猶太人時,母親“變得如同一個瘋女人”,用一根電線抽打她。

  莫妮卡沒有從母親那裡得到全部答案,后來她通過電影《辛德勒名單》了解了父親犯下的恐怖罪行。

  離開影院后,莫妮卡眼前總是浮現出電影中的一個畫面:清晨,父親坐在陽台上,透過狙擊槍的瞄准鏡監視下面干活的囚犯,誰若稍有遲鈍,他便一槍將他打死。

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赫爾曼·戈林的侄孫女貝蒂娜接受了絕育手術,以免生出“另一個惡魔”。

  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赫爾曼·戈林的侄孫女貝蒂娜接受了絕育手術,以免生出“另一個惡魔”。

上一頁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