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揭秘身份証制作過程:23歲女孩一天驗2萬個頭像

2015年02月05日09:19    來源:四川在線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最后的“把關人”,每天至少校驗1萬張身份証。

小王10多秒就能審核50多張照片。

核對居民身份証膜打印信息。

制圖 姚海濤

  換証高峰即將到來,華西都市報記者探訪省公安廳制証中心

  未來三年,我省將迎來二代身份証的換証高峰,共計上千萬居民因身份証到期需要申請換領。那麼,一張身份証究竟是怎樣出爐的?2月4日,華西都市報記者探訪了省公安廳制証中心,揭秘身份証制作過程中不為人知的秘密。

  事實上,一張身份証的出爐,經歷了10多道程序,証件上的信息也要經過三道關卡。而一天2萬人的身份証照片標不標准,是由一個23歲的女孩來審閱判斷的。身份証的最后一道關卡,則由兩位40多歲的大姐把守,她們對全省180多個區縣對應的市州牢記於心,在10秒鐘內,就能對80張身份証的卡片質量、照片是否清晰、地理信息是否相符等作出判斷。

  為何30個工作日領証?

  數量巨大各市州要“排隊”

  武侯區一條小街深處,樹木遮掩著一棟三層小樓,很少有人知道,這裡就是省公安廳身份証制証中心。大門配上了電子鎖,必須使用密碼或者指紋才能通過,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記者進入大門,房間裡擺放著各種儀器,工作人員均身著鞋套和白色大褂,各自埋頭於活路中,整個工作如流水線作業。

  “全省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張身份証出爐,”工作人員說,而制作過程並非想象中那麼簡單,居民從申請到領証需要30個工作日。市民辦理身份証,當地公安機關會成批打包收集,縣、市級公安機關會進行初次抽檢,隨后打包簽發至省廳制証中心。因為目前制証中心每天的制造量隻能容納4個市州,所有21個市州輪下來,上傳一次的間隔至少5個工作日。信息經過解析、打包、對賬、制証,再發送回市民手中,需要10個工作日。此外,成品証件發放的13個工作日中,3天由制証中心發放至市州,3天由市州到縣,剩余7天派出所還將核對、讀証、分揀、回饋。

  一張証件要過哪些關?

  12道制証程序需三次查驗

  早上9點,工作人員小黃的電話響起,“達州來個包,收到,1200人。”她熟練地在本子上記下。小黃是身份証進入中心的第一道把關人,市州上傳的數據進入她的電腦中,電腦會過濾掉重號、申領理由不恰當、照片空白等信息。經過第一輪篩查,部分不合格的信息將會被退回。

  第二道關卡是照片審核,平均每天超過一萬張的照片通過電腦屏幕,由工作人員小王用肉眼一一檢驗。為了讓身份証上的照片辨識度高,國家對身份証照片作出了十多項規定,照片的對稱、燈光、色差等要求頗為嚴格,“一般1萬個人裡有10個會被退回。”工作人員說。

  經過兩次篩選,証件已經基本合格,並送往制証。制証前還得經過一道預備程序——膜打印,信息上傳到電腦后分批打印到一張膜上,與國家提供的標准膜版相對比,“由於是批量打印,所以必須通過膜打印的方式事先檢查打印機的油墨深淺、圖像清晰度。”隨后,經過預定位、層壓、電寫入等12道復雜的程序,身份証才算制作出來。

  在送出去之前,身份証還要經過最后一道關卡的檢驗。這道關由兩位40多歲的大姐把守,她們在清點每一批數量是否正確的同時,還會檢查身份証的質量,卡片變形、人相特別不清晰、信息有誤等都必須重新來過。

  經過中心三道關卡的層層過濾,才能保証身份証沒有差錯。

  人物驗照女孩

  一天看兩萬人的照片

  閉上眼睛就是照片

  在制作身份証的十多個環節裡,一頭一尾兩個環節最為引人關注。23歲的小王最多時候一天要審核2萬多個人的寸照,換句話說,她的看法決定著這些來自全省的照片是否合格。

  昨日上午,小王靜靜地坐在電腦面前,手指熟練地滑動著鼠標,屏幕上的照片一晃而過。她所面對的不是什麼風景照,而是一張張統一規格,固定模式的身份証相片,而她的工作職責就是接受第一道審核后的打包信息,然后對每個人的証件照進行審核,是制証環節的第二道門神。

  小王說,以前她在制証中心負責膜打印,去年調到信息審核崗位,專職給照片“挑毛病”。別看這活聽著有意思,可干了一段時間之后才感覺,這是精細活,也是體力活,她要審閱的照片平均每天超過一萬張。有時看得眼花繚亂,卻不敢怠慢,生怕出了錯。小王說,為了不堆積任務,她經常不得不提早來單位加班,以至於回到家一閉上眼睛,腦海裡全是照片。

  電腦前,小王隻要按動鼠標,50張標准的白底証件照便一一羅列在屏幕上,她的眼珠隨著一張張照片迅速移動,如同速讀文章一般,十幾秒后,50張照片便審閱完畢。經過熟能生巧,她練就了“一目三觀”的本領,哪些人相不合格她一眼就能認出。照片不規格,有的是黑白,有的沒有人像,女生齊劉海遮住了上眼皮,耳朵被頭發遮住了,眼鏡反光看不到眼珠都不行。“還有的女生喜歡畫眼線,涂抹濃口紅,和真人相貌有很大的不同,也是屬於不合格的類型。”

  小王說,這一年來,她的視力有些下降,看多了還會眼睛腫痛,所以她給自己制定了一個工作安排:每天上午作一次眼保健操,看上一千張就要休息十多分鐘。她笑著告訴記者,雖然這活挺累,天天坐著,擔負的責任重大,但自己畢竟也是個不愛運動的人,坐得住。

  人物守關大姐

  10秒查驗80張身份証

  數卡片如同“點鈔票”

  身份証做出來后的最后一步是校驗,而這道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關卡由兩位大姐把守——40多歲的閆大姐和熊大姐。一個50多方米的房間,桌子上堆著將近1米高的紙盒和幾十摞捆綁成形的身份証。兩位大姐正埋頭扎在桌上,用手迅速地捋著身份証,短短10秒鐘就數完了80張,嫻熟的動作如同銀行工作人員點鈔一般。

  外人看不出,舉手之間,兩人已經同時完成了點數和校驗兩項工作。閆大姐和熊大姐說,她們所做的就是最后一遍審核身份証的質量,比如人相上有沒有灰塵、有沒有掉字,卡有沒有缺口等。

  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如此多的審核,兩人自然不乏絕招。六七年前,閆大姐和熊大姐被抽調到這裡,每天校檢的身份証少則一萬,多則4萬件。剛開始,兩人並非如現在一樣熟練,而是一張張地看。時間久了,她們也就熟能生巧了,一眼就能看出問題所在。閆大姐手裡拿著一張身份証,在記者看來,這張証件與正常証件並無兩樣,但她指著中間一處地方說,這裡有些凹陷。她說,有時人相上有一個小點,她都必須停下來仔細查看,看究竟是痣還是污點。

  工作時間長了,她們還成了名副其實的地理專家,全省有哪些市州、市州下面有哪些縣,她們都爛熟於心,“縣、區與市能否對上號,一眼就能看出。”閆大姐說。

  華西都市報記者李天宇攝影吳小川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