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誰動了我的車票?揭秘春運黃牛進化史

2015年02月04日16:50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華網北京2月4日電(“中國網事”記者黃筱 馬曉媛)4日開始,鐵路客運正式進入2015年的“春運時間”。“黃牛”與“春運”就像一對孿生兄弟,每年年關都會如期而至。

  而多年致力於倒賣火車票“服務”的黃牛,也是始終與鐵路春運“共同成長”,讓回家心切的人們“又愛又恨”,一方面是抱怨黃牛提前囤票,影響正常購票秩序,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依靠”他們,在最后關頭能讓自己踏上旅途。

  細數黃牛的進化演變史,也許其中就有我們春節回家的故事。

  “跑腿黃牛”:掙得都是辛苦錢!

  在買火車票必須去火車站的時代,黃牛干的更多的是跑腿體力活:裹著大棉被、拎著小馬扎,早早地到售票窗口排隊,為的就是能“拔得頭籌”。

  在廣州站工作二十多年的售票員郭女士說,早些年春運期間,凌晨三四點就看到有人搬著小板凳來排隊了,“等到七八點窗口開始營業時,隊伍已經排的很長了。”而且頭幾個買票的人中,她常常會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買票時拿著紙條,對應著上面記錄的出發時間、到達站、車次等信息反復核對,“熱門車次一次買二三十張也是常有的事。”

  這些人就是最初倒賣火車票的黃牛,有時是按照乘客需求,提前交付定金“預定”某趟火車票,每張票收取幾十元到上百元的“辛苦費”﹔有時也會根據以往經驗,購買返鄉集中地區的火車票,“囤貨”后再以高價轉讓。

  20世紀90年代末在廣東打工的安徽人李先生說,那時鐵路客運火車車次少,除了到窗口買票也沒有其他途徑。由於工作比較辛苦,也沒精力早起排隊買票,后來發現隻要願意加錢,黃牛甚至可以買到當天回家的火車票,“最貴時加的錢都快跟火車票一樣貴了,覺得黃牛真的太坑了,但為了回家還是得買。”

  浙江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所長楊建華表示,“跑腿黃牛”在鐵路春運運力緊張初期比較常見,雖然掙的是辛苦錢,但這種囤積居奇的行為加重了鐵路客運的負擔。由於黃牛的流動性大,証據又難以收集,增加了打擊難度,“使得越來越多的票販子看到了其中的盈利空間,想方設法的找關系、摸門路,春運黃牛的現象也就日益普遍。”

  “關系黃牛”:靠的就是這張臉!

  “我跟北京到長沙直達車上的列車長都很熟,百分之百可以幫你弄到票。”在北京西站,一位黃牛正在跟沒買到票從窗口失望而歸的湖南小伙子搭訕。這位模樣50多歲的“黃牛”大叔,跟著年輕人一邊走一邊“苦口婆心”:“我又不會騙你,你看我這兒登記的身份証號和名字,都是他們主動找我的。我也是做個好事,幫你們回家,自己稍微賺點疏通關系的錢啊!大過年的,不能回家團圓多遺憾啊!”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游說終於讓小伙子動了心,他逐漸與“黃牛”大叔打開了話匣子,“要加多少錢?”“票是怎麼弄到的?”“萬一買不到怎麼辦?”,一個個問題拋出來,“黃牛”大叔都能熟練地應答,“硬座加150,硬臥加250,我是鐵路上的老員工,和他們都很熟,弄幾張票肯定沒問題,多年合作的關系了。萬一買不到票,我有工作証,把你先帶上火車后再補票,絕對是萬無一失的。”

  看到“黃牛”大叔如此嫻熟老練值得信賴,小伙子給了50元定金,留下了姓名、身份証號和電話號碼。

  記者隨后與多位在北京西站拉客的黃牛交談,他們都自稱是鐵路部門的“硬關系戶”,還透露了不少放票“潛規則”:大部分直達列車都會預留一節臥鋪車廂,給乘務員和其他工作人員,那麼多鋪位也睡不滿,列車長就會想辦法把這部分鋪位賣給“關系戶”,“不是一般的關系肯定弄不到的”。

  一位在鐵路客運段工作多年的內部人士表示,“關系戶”們和部分鐵路內部人士有利益關系,“裡應外合、權錢交易讓這個利益鏈條能長期存在,目前各鐵路局的打擊行動抓獲了部分涉嫌倒賣車票的嫌疑人,但加強監管、車票信息透明公開對鐵路部門而言,依然任重道遠。”

  “技術黃牛”:要搶票得先投資!

  中國鐵路總公司(原鐵道部)在2012年1月1日起實行火車票實名制,“技術黃牛”應運而生。相比以往的“跑腿黃牛”和“關系黃牛”,“技術”二字讓這個群體變得有些“高大上”。

  一項由1141名網民參與的網絡民調顯示,截至2015年1月15日,依然有89.92%的人沒有買到回家的火車票,而67.75%的受訪網友是通過找“黃牛”才買到票。

  在北京工作的張成老家在太原,由於單位一直沒公布放假時間,他也沒操心買票的事兒。等到單位宣布大年二十九放假,他到網上一看才慌了神,回家的票早沒了。“急呀,發動親戚朋友天天給我刷,刷了一個多星期也沒刷出來!如果不是黃牛在其中鼓搗票,怎麼可能一張不剩?”張成說,有一天看了新聞報道,得知淘寶上有黃牛能搶票,於是趕緊上網一探究竟。

  在“萬能”的淘寶輸入“春運”“搶票”等關鍵詞后,張成找到了能代購火車票的賣家。挨家問過去,多數要收取一百元左右的“手續費”,部分賣家還要收取10元的定金,即使票沒買到這定金也不退回,算作是“資源佔用費”。

  張成試圖和賣家還價,結果卻被告知是“一口價”,“100塊已經是最便宜的了,不議價喲,親!”看到這樣的回復,張成心裡又急又氣,“搶了我們的票,反過來又要來撈一筆,如果黃牛能被完全打掉,我還真不信鐵路客運會緊張到如此程度。”

  過了三天,賣家跟張成聯系:“票搶到了,快付款吧!”張成用賣家給的12306賬號登錄后付了款,在代售點順利取到了車票。看著手中的票,張成頗感無奈,“雖然多付了一百元手續費,但也多虧了黃牛才能買到票,居然又有點感激了。”

  在淘寶上提供代購車票服務的賣家小陳表示,自己做足了“前期投資”:升級網絡帶寬、購買專業的搶票軟件。小陳說他的搶票軟件自動刷新速度可以用毫秒計,比人工操作快多了,不但搶票速度快,而且還能實時監控,一旦有人退票就能很快發現,從而成功“撿漏”,“所以技術黃牛還是要費些心思的,一百塊服務費真的是‘良心價’了。”

  山西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李小偉表示,隨著科技的發展和鐵路售票功能的不斷完善,“黃牛”的門檻越來越高,這個隊伍也更趨“專業化”。加上網絡倒票的虛擬性,使得打擊“黃牛”的難度不斷增加,有關部門的防范、監管須立足於現狀,才能真正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